『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十字之芯:闪击先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十四章:新的起点【上】

[字数:3473 更新时间:2018/9/4 13:37:00]






“我最后向你们所有人确认最后一次,这就是你们全部的报告了吗?”韦恩上尉举着厚厚的一沓报告对我们说道“如果我一会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呈递上去之后,你们想再说点什么就都晚了!”

“你完全可以再交过去一次嘛。”莱因哈特疲惫而又有些恼火的说道“一份电报的事。”

“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了。”韦恩上尉摇了摇手里的报告说道“我们的这些内容单单是发送到柏林就需要一天多的时间,然后再经过整理和筛选,最后能呈交给最高统帅部的那些大佬们的时间至少是两天后了。而黄色方案的执行日期可是在一天天逼近啊。”

讲道理,韦恩上尉简直是个疯子,在回来之后他第一时间与柏林打了个长途电话,跟他的顶头上司迪特里希煲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粥,然后他突然间又把已经休息下去的我们全都叫了起来,然后要求我们立刻书写关于这次见不得人的侦察行动的每一个细节。而且要求的是两个星期内的全部经历!等我们从深更半夜写到第二天下午四点的时候,任谁也不会有个好脾气。

“国防部那边因为黄色方案的可行性已经快要吵疯了。”韦恩上尉说道“如果没有需要补充的,我现在就上交了。”

没有人做声,我们都累的够呛,随便给个枕头就可以睡一整天!韦恩上尉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就好像是一只皮球被突然间戳破了一样,大家瞬间都放松了下来“这个老不死的……”赫尔穆特骂道“吸血鬼。”

“吸血鬼好像就是这只部队的代号吧……”我有气无力的说道,在我的记忆里面,韦恩上尉的这只队伍在战争结束前换了好几个名字,但是他们的人数好像最多也没超过一个团的规模。毫无疑问这就是一只由魔鬼组成的队伍,可怕的杀戮者。

我渐入梦乡的时候,赫尔穆特突然间坐了起来“你要干嘛?”我问道。

“帮着你们守夜。”赫尔穆特揉揉眼睛说道“该死的党卫军,弄不好这群吸血鬼真的会把我们也都一起做掉。”

说罢他还十分认真的从枕头下面把他的冲锋枪给拽了出来,然后仔细的检查了弹匣里面的子弹,又放在头盔上使劲砸了两下才作罢。但是他这么一折腾我们谁也别想好好睡觉了,这半个月以来武装党卫军毫无怜悯毫无理由和借口的杀戮让我心里感觉冷冰冰的,韦恩上尉所做的一切都是打着‘第三帝国利益至上’以及‘不得泄密’的理由来执行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也会变成他们眼里的刺,并且欲除之而后快。

赫尔穆特居然真的拖了整整一天都没睡觉,而是拖着他的MP40冲锋枪不停地抽烟,一直到把我们所有人的存货都抽没了然后才被莱因哈特接了过去。不过事实证明我们大家都想多了,如果吸血鬼特别作战分队要杀我们灭口的话,早就在回来的路上他们就会对我们下手了,何必等到回到营地呢?需要整理的资料和情报,我相信他们自己也全都会。

就像是两周前被很无奈的像是被当做一批装备一样的送了过来,现如今我们又被以同样的方式运了出去。赫尔穆特直截了当的睡了一天一夜,一度让我们都以为他是不是真的挂了。但是当从阿登森林里面钻出来的时候,总算可以远离那片泥泞以及看不到边缘的原始森林的世界时,我第一次觉得好像自己又活了过来;虽然在不到一个月之内肯定还要再回去。

我甚至觉得从莱茵工业区传来的工厂雾霾和烧煤的味道都可以和鸟语花香相提并论。很明显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日子整个工厂都在加班加点的准备着战争所需要的一切,订单就像是冬天的雪花一样飘落到这里,然后钢铁被锻造成士兵们所需要的样子,随着一份份交付单再飞了回去。

卡车一直都在行驶着,带着我们绕过了一整个工业区,突然间再一个十字路口司机又开始再次向西南方向行驶,这下赫尔穆特突然间好像醒了,他用自己的枪托狠狠地拍打着驾驶员的位置“嘿!嘿!给我停下!!”

司机置之不理,但是很有可能是压根没听到。

“该死的,这群吸血鬼!!”赫尔穆特大骂“他们想把我们再拉回去!!”

我也觉得不对劲了,我们进山的时候汽车畅通无阻,而且走的一直是大路,但是出来的时候却磨磨蹭蹭,到目前为止已经走了快一天一夜了,仅仅看了一眼城市的边缘,就又开始往回走了吗?

碰!!赫尔穆特狠狠地砸向了驾驶舱的后玻璃,这下司机不得不停了下来。随着一阵急刹车,一个留着络腮胡子,戴着船形帽的彪形大汉骂骂咧咧的拿着一个大号扳手跳了下来;没等他的脑子寻思出什么骂人的肮脏话语时,赫尔穆特就已经端着自己的冲锋枪跳下了车斗“你这头肮脏的猪!!”赫尔穆特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狠狠地把MP40冲锋枪的金属枪托砸在了司机的腹部;看上去那么彪悍的司机就这么屈服在了MP40冲锋枪最脆弱的枪托上,他被砸的弯了腰,脸几乎要变成猪肝色了……

为了避免赫尔穆特干出更出格的事情,我对莱因哈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莱因哈特跳下了车一把推开赫尔穆特“你想把我们拉到哪去?”他没好气的问道。

“我只是……按照……”

按照?我也提了一下心,他想按照谁的指示在办事?难不成真的有蹊跷嘛?不会吧……

“他是国防军。”莱因哈特翻出来了司机的身份牌“没错。”

“啊哈,那就更说明问题了。”赫尔穆特冷笑道“一个国防军的司机,要去给党卫军干私活吗?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做了他?”

我承认在当时或许这辆卡车上除了那个司机之外,剩下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有点战争后遗症的初期症状。那个司机听到要做了他之后脸色由猪肝色变得煞白“不啊!!!”他也不顾自己还在难受的腹部了,立刻往后退了几步“我真的只是按照命令……”

“按照谁的命令,由文件吗?”我不动声色的盯着那个司机说道“拿过来给我看看。”

“这……这在……”司机犹豫着说道。

“我是国防军军官,”我又说道,同时把手放在了自己的枪套上“现在给我看看你收到的命令!!”

这完全是在胡说八道吓唬人了,即便我是低阶军官,也无权随随便便的去翻看发给另一个人,不管是士兵还是军官或者士官的命令;如果这个司机还是不肯说出他的目的地或者给出命令文件,那么我会直接把手枪拔出来顶在他的脑袋上逼着他说。当然了,我是不会真的开枪的。

恐怕我再也没机会询问这个司机了,就在我准备跳下车的时候。一阵强烈的引擎马达声音从道路尽头的森林后面传来,那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因为整个波兰战役我们一直都被这种声音环绕中度过的……

首先在两排树林中间的土路上你会看见一根萌萌的三棱形状的天线,紧接着会出现一点点白色的烟,然后出现一个把耳机戴在陆军M36便帽的脑袋,那个脑袋我们也还算熟悉“路德维希!”格哈德惊呼道“他怎么在这里!!”

是啊,确切的说,他和他的第二坦克连第三坦克排怎么就到这里来了呢?

哦……不对,这规模可不仅仅是一个坦克排了,我看见一辆Sdkfz222型装甲车从一辆马克III型坦克后面出现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怎么也得是一个坦克连吧?那……第二坦克连?真的假的?他们到这里来……难不成……

哦!不!随着一声悠长的刹车声,凯勒布少校和海卡上尉从一辆桶型吉普车上面走了下来,他们看上去倒是蛮风光的,好像已经修整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比在原始森林里面呆了那么久的我们相比简直就是文明社会的绅士,正在低头看着五个浑身泥泞脏兮兮的原始人……我感觉自己活像是那两个被从非洲捉来塞到比利时国家公园里面展览的卢旺达黑人一样。

而那个司机兼职如蒙大赦“长官!”司机惊喜的叫道而且跑了过去,跑了一半又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然后又开始往回跑,一边跑一边从上衣口袋里面拿出来一封信件,打开了之后“长官,请您签字……”

我们就站在一边尴尬的看着这一切。

凯勒布少校十分潦草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海卡上尉拦住了一辆经过的欧宝卡车“你们几个给我滚上去!快点!!”

这条长长的装甲巨龙就这么在阴沉沉的天气里一路开拔,此时此刻天空中看不见一点阳光,然而钢铁巨兽碾压过的地面上扬不起一丝灰尘,就这么慢慢的移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