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十字之芯:闪击先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十二章:归途【中】

[字数:3437 更新时间:2018/4/20 16:00:00]






“警察局门口连警车都没有一辆……而且居然没有人执勤!”赫尔穆特在我耳朵边嘀咕道“山里的生活难不成实在是太安逸了吗?美国警察可比他们要忙的多。”

“我觉得他们出去巡逻应该是骑马……”我指着地面上那尚未收拾干净的一点马粪残余说道。

“你们在这里等着……”韦恩上尉从前面跑回来说道“我和他……”他对着自己的老跟班,那个三级小队长点了一下头“先进去,然后你们跟着我们。记住一点,能用刀子解决的,不要用枪,所有人!不许使用冲锋枪,明白了吗?”

“拿我用什么?拿着头盔往他脸上乎吗?”赫尔穆特抗议道,当初即便为了携带设备我们几个装甲兵也没有放弃手枪,但是他连手枪都没带,但是却非要垮上一挺MP38冲锋枪,理由是保持队形一致。

“如果必要的话,是的!”韦恩上尉说道,说罢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长长的,大约直径2到3公分左右的筒子。我一开始还以为那是烟火棒或者烟雾棒之类的玩意,直到我看见韦恩上尉开始把这玩意放在自己的P08手枪前端,并且使劲的转动着……

“破玩意,消音器比手枪还沉!!”韦恩上尉抱怨道。他的确恨死这种消音器了,P08手枪的噪音倒不大,但是在寂静的黑夜中有些吵,早期的德国工匠们想了一个办法去尽最大努力的掩盖手枪的噪音,而带来的结果就是他们搞出来了一个跟擀面杖差不多的玩意,消音效果倒是不赖,但是简直巨沉……

“阿尔佛少尉,带着你的手枪,跟在我们后面负责补枪。”

我实在是怀疑为什么韦恩上尉在这次见不得人的行动中一定要在他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时非要我在场;有的时候我认为那是因为国防军和武装党卫军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比如武装党卫军要做什么的时候,必须有国防军的军官在场;又或者是……他们想要冲着我炫耀一下自己的能耐吗?还是说……为了保险?那莱因哈特一点都不比我差劲嘛……

也许上面击中可能兼而有之吧!

和我想象的一样吧,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我拿着一把小巧的P08手枪去做任何事情。韦恩上尉和他的三级小队长拿着两把上了消音器的手枪,而我的手枪根本没有任何消音装置;如果我现在冲着黑夜里开一枪的话,这个镇子上的大多数人会以为那是某个喝多了的醉汉把酒瓶子打碎了,剩下的人是根本就睡不醒的。

韦恩上尉并没有像是一个好莱坞大片里面的大反派一样一脚踢开了门,而是十分正常的推开了门,然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站在左边的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警察,他还戴着一个单镜片的眼镜;上述所有特征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他是个管前台的,确切的说是警察局的前台总管。

而这个人才刚刚习惯性的抬起头,想要用他那只在眼镜镜片后面的金鱼眼睛打量一下我们,也许根据味道他已经猜出来了或许是某个猎人和他的儿子来申请打猎许可?然而他甚至根本来不及看清楚,三级小队长的手枪随便一抬,我只听到嗦的一声响,一颗9毫米子弹就在那个前台总管的心脏部位开了个花,鲜血从他的背后喷了出去,形成了一团附着在墙上的血雾喷涂……

而在正对着大门是两张桌子,确切的说是两张办工桌,在办工桌后面有两位穿着女性上衣下裙工作服,梳着团子发型的女人,她们面前有一沓文件,但是这两位‘另类’的女性工作者却在自顾自的抽烟……

真不知道在深夜,为什么她们还要留在这里!恐怕她们自己也不知道了……韦恩上尉几乎连瞄准的时间都省掉了,又是嗦嗦的两声枪响,甚至这两声还没弹壳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大!那两个根本不知情的女秘书的眉心就这么被击穿了,她们甚至来不及去触动自己的神经反射弧就已经死了!手指还夹着燃烧的烟头……

韦恩上尉对着墙上的某个东西点了一下头,三级小队长又是一枪,这一次的目标是墙上的电线,那根电线是独立出来的,最终通向更高的地方……比如一个警报器。

从韦恩上尉进门,到警报器被解除……我觉得连3秒都没有。

然后韦恩上尉指了一下通往地下室的一扇门,而自己却自顾自的向楼上走去;我选择跟着韦恩上尉一起往楼上走去。大门依然开着,剩余的武装党卫军和打酱油的装甲兵们鱼贯而入,我注意到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手枪。而韦恩上尉在二楼的位置上停了下来,他贴着墙根,好像在仔细的聆听着什么。

然后韦恩上尉从靴子中拔出来了一柄匕首,他用左手倒过来把持着匕首,右手举着消音手枪,然后左手垫在右手下面;这样才最终从角落里探出了头,探了一下,然后猛地直接冲了出去。

我认出来一个是在下午时分开着小轿车的司机,当时轿车顶部篷布被拉了起来,上面一共有三个人。远距离看不清楚,但是近距离我才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司机,司机面朝我,而在他前面还有一个穿着棕色风衣的高个家伙。韦恩上尉的动作似乎和眼睛始终都保持着一致,他大踏步的走了过去,靴子踩在木头地板上发出来的声音甚至比一般情况下的枪声还响!韦恩上尉似乎超级不喜欢偷偷摸摸的行动,除非那是必要的,而一旦他决定露出来自己的真实面目时,所有人都会感觉到仿佛一个魔鬼从黑暗的雾气中漫步过来;他首先用左手上的匕首猛地刺向了那个棕色风衣男子的后背,那个男人太高了韦恩上尉没办法直接抹掉他的脖子,匕首正好就插在脊柱的上部位置,这个可怜的家伙几乎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失去了控制自己四肢和语言的能力,紧接着一把黑洞洞的消音手枪从那名男子的胳膊下面探了出来,我看见那个司机已经做出了反应,他把手伸向自己的大衣口袋,然后还没来得及完全伸进去那里就多了一个小洞,然后又多了一个,又多了第三个……

“搜他的身。”韦恩上尉冷冰冰的说道。

“我记得这是三个人,”我说道“还有一个,他们是一起坐汽车来的!”

然而我多虑了,一秒钟后三级小队长从楼下走了上来“死了一个,看样子是法国人,正在下面的厨房里面煮咖啡,这里居然使用的是煤气罐,不是烧煤(那年头煤气罐可不便宜)。”

“搜索第三层,然后……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韦恩上尉对已经上楼的部下们说道。

武装党卫军分散开来,仔仔细细从头到尾的清理了这栋警察局,韦恩上尉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已经把所有能看见的人都杀光了……唯独……

砰!!

“怎么回事!!!”韦恩上尉骂道“我跟你们说了要小心一点!”

警察局一共就三层楼,到目前为止韦恩上尉成功的没有把这周围的其他民居吵醒,但是这一下明显的枪声让我们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好在一分钟后莱因哈特从楼下走了上来并且摇了摇头“没有人出现,周围安静的很。”

一个头发灰白色的男人被格哈德从楼上拽了下来,他的肩膀上明显挨了一枪“他想用刀子戳我,”格哈德解释道“我们在上面的一间大办公室里发现了他,还有这个。”他递给韦恩上尉一个证件本。

“你是比利时警察……嗯……确切的说是这里的探长……”韦恩上尉很随意的看了一眼证件照“好吧,探长先生,我想知道,今天下午你给你们的法国朋友们介绍的那位德国军官,在哪?”

法国朋友?刚才那个三级小队长说过在楼下煮咖啡的那个倒霉鬼是个法国人,那么这样一来,恐怕今天下午过来的那辆汽车上搭载的全部都是法国军事情报局的人吧……这个比利时探长满脸灰暗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个法国人的尸体,然后冲着旁边的一间锁起来的审讯室点了点头“在那里。”

门打不开,韦恩上尉叫所有人都闪开,然后直接用手枪打碎了门锁,我们冲进去,只见一个满脸血污的人被绑在椅子上,从他的裤子和靴子可以看出来这是个德国军人,但是他的整个上半身几乎全都是血,而且房间里有一种很让人不安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武装党卫军中尉柯杰尔.爱普莱斯就这么被绑在那里,很明显比利时人把他交给了法国人,而法国军事情报局为了尽快套出情报动用了他们力所能及的所有方法。爱普莱斯中尉已经几乎死了,但是韦恩上尉命令我给他打了一针具有强烈提神功能的药剂,我怀疑那里面就是高纯度的脱氧黄麻碱,于是爱普莱斯中尉就这么又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