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恶魔的疑踪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40章 孤注一掷

[字数:2643 更新时间:2018/5/30 17:24:00]






镇子外面的枪声刚刚大作,女兵凌红莲就被惊醒了;她入寝的屋子是独享整个镇公所最里面的一间——眼下全镇就她这么一名女兵——因此枪声响起之际,包括工作队队长蒋修武、通讯员小刘等在外间屋子的人都一骨碌爬起来向外跑,却没有一个人想起这名刚刚加入武装连第三排的女新兵。

等到凌红莲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拎着那杆刚刚到手的汉阳造步枪跑到外间的时候,镇公所内部已经没有了人影。

急出一身白毛汗的运河女子径直冲出了大门,这才看到门口那面新四军大旗下还有哨兵在,只不过,已经由原来的两人变成了一人。

“人呢,蒋队长他们人呢?什么人打枪啊?”凌红莲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那个哨兵不客气地锐叫着。

哨兵的注意力本来放在了枪声传来的北面,看到突然冲出来的这个女兵,当即命令道:“回到屋子里去!蒋队长刚才命令你原地待命、不许乱跑。”

“去你的乱跑!”

凌红莲不听则已,一听之下越发恼火了,她不惧怕这个站岗的普通哨兵,索性丢开他自顾自地观望了片刻,随即就拔起脚步,朝此时武装连三排设置的防御阵地跑去。身后响起的那个哨兵气急败坏的吆喝呼唤,根本就被她当成了耳旁风。

精明的运河女子自有她的打算:自己初来乍到,第三排里除了师傅排长之外,她几乎一个也不熟悉,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想进到阵地里打仗,就必须找到师傅本人。

然而,彭家店集镇东西走向的临街建筑是长长的一条,镇公所位于近乎中央的位置,要想在这夜幕中找到孙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何况,听刚才镇公所门口哨兵的口气,蒋队长似乎是不允许自己参战的,如果被他发现了,搞不好会把自己撵回去。

心怀鬼胎的凌红莲,就这样躲躲闪闪地在镇子唯一的大街上摸索着,观察着朝向北方的每一处临街房屋、院墙,她看到了一个个隐蔽在那里的新四军战士的背影,但看不准究竟哪一个才是自己的师傅排长。

就在这时,有一名重伤员突然被抬了下来,与凌红莲走了个碰头,抬伤员的第三排一名战士,借助着月色猛地认出了军帽下面露着两条辫子的女新兵,于是喊了一声:快来帮忙!

等到凌红莲从对方手里被动地接过了简易担架的一端,却发现那个喊她的战士已经一转身跑回阵地去了。

“你还磨蹭什么,走啊!”另一个仍抬着担架的战士,冲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女新兵吼叫了起来——他是三排的卫生员。武装连的三个排,每排均设有一名卫生员,当然,清一色是男兵。

结果,一心想要上战场的运河女子,就这样与卫生员抬着担架、一路鬼使神差地又回到了镇公所。不过,她倒是从卫生员的口中,摸清了这场突然爆发的战斗的大致过程。

更重要的是,她打听到了排长孙浙目前的所在——镇子最东端的机枪工事附近。

所以,当激烈的战斗再度打响之后,她就冒着已经砸进镇内的炮弹的爆炸烟火,跌跌撞撞地摸到了师傅排长的身边。

正忙于组织全力阻击的孙浙虽然惊怒交加,但一时间既没有精力打发这名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徒弟,也担心她到处乱跑再出什么意外,所以只好严令对方呆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按照刚才蒋队长的吩咐,这已经是最后的阻击了,新四军运河工作队准备彻底从彭家店撤离。

砸进彭家店的炮弹,发射自两门日本造的九四式迫击炮,这两门炮,正是伪绥靖军13团直辖的重火力连的装备。今天伪团座卢彬率部从武进县出动时,特意下令将迫击炮带上,他的这个重火力连另外还拥有一挺日本造的九二式重机关枪,被留在了武进县城内。

之所以要带上两门迫击炮,卢彬本是出于万全之策。但没有想到的是,今晚他一口气摆出三个步兵连向彭家店推进,却在一轮攻势后就又败下阵来。

接到前沿指挥的副团长老胡的战报,卢彬的一颗心登时沉了下去——尽管已经对占据彭家店的新四军战斗力有了一定了解,但他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期待自己这边倚仗着数量的优势,一举将新四军驱离击溃(没敢奢望全歼)。

可是最终,遭到驱离击溃的,却是己方一个营级规模的战斗队!消息传回之际,从武进县城跟进出动的柳生少佐派出的那个步兵小队,已然抵达进驻了月桥镇。伪团长只得硬起头皮向皇军的小队长如实汇报了前线失利的情况。

日本人对此的反应当然是震怒——步兵小队长用步话机向坐镇武进县的大队长柳生少佐通报之后,得到的答复除了是对绥靖军无能的斥骂,再就是在午夜十二时之前,务必持续发动进攻,力争拿下彭家店。

迫不得已,绥靖军13团的团长卢彬决定亲自出征,他从留守月桥镇的最后一个连当中又抽出一个排,押送着重火力连的两门迫击炮,赶到了前沿。

这一来,虽然摆在前沿的仍然只是一个营级战斗队,但整个绥靖军13团的团长、副团长、参谋长以及团部,已经全部出现在彭家店一线。

孤注一掷的卢彬,当即下令两门迫击炮架设开炮,带来的四十发炮弹,一口气就打出了半数。完成了这堪称强大的炮火打击之后,副团长带上三营长,指挥着两个连的兵力,再度发起了冲锋。

然而,在镇子外围,绥靖军仍然遭到了来自镇内的顽强阻击;迫击炮的炮火并没有打掉新四军的机关枪阵地,从两端斜刺射击而组成的交叉火力网,继续有效封锁着开阔地面。咬牙坚持了将近十分钟之后,三营长亲自靠前催动的这轮攻势,还是崩溃了。

湖匪出身、绰号“六子彬”的伪团座,在这一刻显出了凶悍的一面,他一鞭子将三营长抽了个筋斗,随即下令重新开炮。炮火还未停息,挥舞着勃朗宁手枪的卢彬,就嘶吼着将全部三个连的兵力,悉数推上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