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战之荣誉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七八章 变通

[字数:5121 更新时间:2019/9/27 1:22:00]








廷议的结果已经十分明显了,天皇最终还是选择寺内寿一和杉山元的提议,决定从南昌撤兵,以结束这场还未准备充分就冒然发起的大型会战。但军部方面还存留一丝侥幸,并未听从寺内寿一的建议从南昌全面撤军,而是命令第三师团和第十六师团分别驻守九江和南昌,以便日后发动二次战役。其实他们也是在赌,就赌日军从南昌撤军之后,我军不会发起反扑,显然他们赌对了。但此时双方都已是强弩之末,我军不敢发动反攻,日军也未见得就敢回头再战。只能乖乖返回驻地,各自舔好伤口再作打算了。所以,在得知日军有四个半师团从南昌撤下来之后,李宗仁又坚持了一天也赶紧撤了,而陆维也在李宗仁之后又多坚持了一天也跟着撤了。此战虽未达到心中预期,不过也倒能看。

随着中日两国士兵先后撤到固有防区,打打闹闹近一个月的中华大地又回归平静。不过,这样的平静终归是暂时的,更大的风雨即将袭来!

没错!在天皇谕令下达之后,华中方面军已经撤回了四个半师团,也就意味着南昌会战算是告一段落了,可对华战争还得继续。所以,就在进入1939年的第三天裕仁就急召群臣召开御前会议制定下一步对华策略。与往常不同的是,此次御前会议不仅有内阁成员,军部要员,还有前线几个方面军的司令官。之所以要这样是因为裕仁已经对军部制定策略的能力不再信任,认为正是因为军部脱离前线的实际需要,盲目的制定作战计划,没有考虑到国内生产力及前方军力承受能力,冒然实施作战。在战事僵持之后也没有制定有效的应对之法,致使作战失利。所以,这一次裕仁更想多听听前方将领的意见。

这其中最受关注的当然是率先提起撤军的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杉山元了。实际上,就在御前会议的前一天,杉山元就已经在宫中与天皇秉烛夜谈了一个晚上,这让裕仁对这位“傻瓜元”的印象大为改观。

老生常谈的那一套裕仁已经听够了,所以在陆军大臣朝香宫鸠彦王短暂发言结束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召杉山元出来。

得天皇亲点,虽然很容易遭嫉,但杉山元还是站了出来,说道:“此番会战失利原因全在于兵力短缺,物资储备不足和补给不及时!”

刻意淡化了畑俊六于指挥上的失误,而甩锅军部?杉山元之所以替畑俊六说话,一方面是心有戚戚,另一方面也是十分珍视彼此之间的友谊。畑俊六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南昌会战虽然失利了,但可以想见,不久之后皇军肯定会针对支那军豫皖苏鲁战区这个肘腋之患进行一系列的作战,这是一个需要两大方面军联手才能完成的任务。如此,有畑俊六在,对于作战主导权的分歧就会少一些,而要换做别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杉山元替畑俊六出头,原本以为会得罪军部,可没想到,闲院宫载仁亲王会顺着他的话接茬,说道:“陛下!现在在华兵力纵然连带关东军有37个师团,八十余万人,但对于支那军四百多万的庞大体量以及广大占领区,这点兵力属实有些紧张,所以臣赞成进一步扩军。不如就补齐第二十四、二十五,第二十八至三十一师团,另组建第三十八至第四十一,一共十个师团好了!”

其实,畑俊六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曾担任过天皇的侍卫长,跟皇室的关系不一般,尤其是朝香宫鸠彦王和东久迩宫稔彦王这哥几个的关系匪浅。更为重要的是,此战失利之后,天皇提出的继任者冈村宁次在这方面相较畑俊六就差了太多(传言冈村宁次与朝香宫鸠彦王有过节,与闲院宫载仁亲王的关系也很紧张)。所以,相比之下,保住畑俊六更符合军部利益。于是,就在杉山元这位天皇近日宠臣甩锅军部,军部正好顺水推舟,把责任一揽,不仅可以替畑俊六开脱,还能趁机扩军,可谓一举多得!

“嗯!”天皇对于闲院宫载仁亲王的扩军计划颇为满意,相信有这十个新组建的师团的加入,华北和华中两个方面军的执行力会更上一层楼把?

一下子又扩充了十个师团,尽管首相近卫文麿全程脸黑,但他也没有说什么。这其中不仅有天皇意愿,环顾四周,没有军方背景的貌似只有他一人。再结合在编军人199。7万人(包括现役、预备役、后备役在内),和可补充兵源248。4万人的庞大数量,没有必要为这十个师团而得罪人。

虽然近卫文麿本着明哲保身的态度同意这份扩军计划,但十个师团的名额显然不能满足杉山元的胃口,只见他朝闲院宫载仁亲王行礼说道:

“殿下!您的意思是让支那派遣军全面转入防御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再组建十个师团勉强能行吧!”

“纳尼?”什么是贪得无厌,什么叫得意忘形,这就是了!杉山元此言一出惹恼了闲院宫载仁亲王,眼看这位七八十岁的老亲王就要爆发了,天皇立即插话说道:“贤卿!你这是何意?难道十个师团还不够吗?”

“启禀陛下!若是在半年之前是够了,但现在却是不够的!”

“此话怎讲?”

就听杉山元说道:“不管大家愿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对华战争之于皇军已经由战略进攻转向相持阶段,甚至不久之后更要转入战略防御了!所以臣恳求陛下发布全国总动员令,并实施战时经济!”

“什么?疯子!杉山元!你这个疯子!你这样会将大日本带入无尽的深渊的!陛下!臣以为对华战争还是应以促使蒋政府投降为要。”

杉山元是个狂热的战争分子,在中枢时就极力主张扩大战争规模,还曾口出狂言,要三个月灭亡中国。现在又蛊惑天皇发动战争总动员,还要实施战时经济,再让他说下去,还不知道要有什么疯狂举动呢!所以,近卫文麿强行将话题拉到谈判道路上,是希望天皇能够明白,战争始终是要服务于政治,总之他并不希望战争再进一步扩大了。

然而,以战促和可行吗?且不说这只是客观存在的一种可能性,而中国人的主观意愿才是断绝此途根本原因。杉山元已经看开了,于是说道:

“陛下!是该调整一下对华策略的时候了!此前,我们全都低估了支那人的抵抗决心,以为攻取其首都,战事就会结束,结果拿下了南京,支那人迁都到了武汉,拿下武汉的话,支那人还有重庆!……臣也一度骄狂的以为,支那军不堪一击甚至口出狂言,皇军可以三个月灭亡中国。可战争爆发一年多来,支那军越打越多,越战越强,而皇军疲弱之态已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最终的胜利,帝国必须要做好持久作战的准备!”

杉山元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尽管不愿承认,但事实确实如此!所有人全都在等天皇的表态,其实,就在两人秉烛夜谈了一个晚上,裕仁就已经有了打算,此时只不过是看起来更加名正言顺罢了!

“呼!”裕仁长舒口气,对杉山元说道:“爱卿!若要改变现状,帝国还需要做些什么?”

见无人出来反对,那接下来可就是杉山元时间了!只见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纲略呈秉天皇御览,同时说道:

“陛下!中国人有句古话:猛虎搏兔尚且用尽全力!更何况中国这头睡狮?所以,颁布全国动员令是很有必要的!”

这一点不光是天皇,就是军部诸位也乐见于此。而首相近卫文麿?尽管他很不愿意看到这一天,但他势单力薄已无法改变什么,只能听之任之!

见近卫文麿选择了妥协,杉山元接着说道:“其次,实施战时经济,集全国之力优先服务于战争,只有这样才能在接下来的对抗中占据优势!”

日本综合国力本来就要强于中国,但却只有少部分工业产能用于战争,这是杉山元等军人所不能接受的,在他们看来最理想的数字应该是百分之百。但这样一来,日本经济岂不是要陷入崩溃?与杉山元这些莽夫不同,首相近卫文麿所代表的文官集团,更注重经济和民生。所以,面对杉山元的疯狂之举,这次近卫文麿决定不再沉默。于是半带埋怨,又对帝国未来深感忧虑的说道:

“你们军人就只知道打仗,伸手要钱,却根本不顾及国家之艰辛。实施战时经济容易,可施行之后呢?国家拿什么来赚取外汇,没有钱怎么向欧美国家进口先进设备制造武器弹药?难道还要寄希望于那些可怜的女人吗?”

近卫文麿所说的女人们就是日本鼎鼎有名的“南洋姐”!自1868年,日本掀起了泼澜壮阔的明治维新,全国上下坚定信念,要让日本从农业国向工业强国的转变,这需要巨大的资本注入,于是在政府的引导和鼓励之下,“南洋姐”一系应运而生。她们以出卖肉体获得的高额回报汇入国内,间接的为日本的崛起注入资金。

据统计,到1902年,日本获得的现钞就有一千多亿日元,“南洋姐”带来的外汇成为日本第五大外汇来源。如今日本早已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国民生产总值接近一百亿美元,但“南洋姐”所创造的外汇占比却一点没有减少。甚至有人认为,正是这些用血肉之躯换来的资本,为日本通向工业化开辟了道路。虽然有些夸张,但不得不承认,“南洋姐”背后所蕴藏的经济潜力是十分巨大的。她们不仅垄断了东南亚的风俗产业,还积极开拓新市场,如今南美的巴西、阿根廷等新兴资本市场也是她们的重点经营对象。如果一国之外汇全靠这些操持皮肉,从事贱业的风俗业者来维持,那可真是一个国家的悲哀了!

然而,尽管她们从事的工作并不光彩,但在日本国内却备受尊重,地位与为国捐躯的军人等同。杉山元虽然疯狂,但还没有下作到再进一步压榨这些可怜人!于是说道:

“元虽是一介武夫,但也能够明白实施战时经济会对帝国造成何种影响。所以,实施战时经济必要有配套措施,那就是加强对占领区的经济掠夺。我想,该用什么办法从中获得更多,阁下(近卫文麿)应该比我更加擅长!”

此言一出,近卫文麿当即呆若木鸡的看着杉山元。心道:这还是那个“傻瓜元”吗?简直大智若愚的一匹!天皇和寺内寿一等人也相继投来赞许的目光,这个点子实在是妙不可言啊!

加大对占领区的经济掠夺不仅符合以战养战的思想,还能将政府牢牢绑在战车上。要想维持国内经济就必须支持战争,只有加大对战争的投入才能获得更多回报。长久以来,政府总是充当绊脚石,阻碍侵略的扩大,制约着战争规模。现在仅一招就让政府充分依赖战争红利,还是个两全其美的计策。如果近卫文麿胆敢反对,不说倒阁就在眼前,就以军人那疯狂作风,撇开政府直接转化战利品也是做得出来的,眼下无节制超发军票就是最好的例子!但由军票入手,正好可以从军队手中瓜分占领区经济大权,政府也不亏!

狼狈为奸是最好的组合!杉山元、近卫文麿两人各怀心机的相视一笑,让天皇看到了团结一致下的大日本必将有所作为,不由得对杉山元的举措更加期待。

“贤卿!可还有其它良策?尽可一一道来!”

天皇企盼的眼神和群臣若渴的模样,山下奉文说得对,只要让所有人都觉得有利可图,那这事儿就没有阻力。

趁着大家都来了兴趣,杉山元又抛出一记重磅炸弹,也是他最想做的。

“陛下!其实,对华不必完全诉诸武力,以华制华才是正途!”

“噢?”杉山元这一主张与之前的态度大相径庭,可不是转性这么简单,而是所谋甚大!

果然!就听他接着说道:“蒋政府的抵抗决心已无从改变,既然如此不若另谋他法。支那人讲究正统,而蒋政府偏安一隅,已与某一地方军阀无异。此时只需找一个合适的代言人,沿袭正朔,就与当初满洲国一样,不仅可与蒋分庭抗争,还可以最大程度吸引支那心向大日本的有识之士来投。进而削弱分化蒋之威望和统治力,等到时机成熟,即便没有皇军插手,他们也会斗个不死不休!据臣所知,参谋本部中国课课长今井武夫正在极力诱降汪精卫,此人最合适不过了!”

“呦西”从以武促和到分化诱降,杉山元为支那事变又找到一条可行之路。有道是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相信这四条策略按部就班的实施,中日之态势必将有所起色!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杉山元接着说道:“等到支那新政府组建完成后,外务省也该行动了!一方面是为新政府造势,另一方面却也要积极修复大日本的国际关系,尤其是美英两国的态度。英国只是要保全他们在亚洲的利益,以及扼制苏联,而美国人则只在乎钱。既然如此,那么他们想要的我们都可以给,但只是要求他们与蒋政府划清界限,如果仍然坚持,再行翻脸好了!”

PC:家中老人病危,可能要断更一段时间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