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合体双修(执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247章 山海主

[字数:8466 更新时间:2019/8/27 15:02:00]




  不被宁凡看好的翼国巨人夜壶,最终卖出了三万金高价。

  由于使用的是仙皇交易阵,故而这一次通此物背后,还有一段秘事…”

  “故事就不要说了!直接说此物的价格吧!”

  “呃,好吧,此物可值一万八千金…”

  …

  “这个砚台价值几何?”

  “咦!这砚台本身没什么特殊,问题是其材质,竟是才气石制成!才气石世间罕有,乃是真界儒圣苦求不得之物…此物可值五万四千金!”

  …

  “这把扫帚如何…”

  “居然是释宗五祖的红尘之器,此物可值两万二千金!”

  …

  “还有这张田契…”

  “哦?这不是山海司发放的禄田田契吗!紫薇仙皇在山海司拥有三千一百二十二顷禄田,却因田契遗失,无人可承继此田…此田契可值三十一万两千二百金!”

  …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些元桃花…”

  “哦?道友说的,莫非是号称逆圣贡茶的元桃花!不瞒道友,明面上有山海司监管此物流通,故而我教历来只敢暗中收购此物,且收购价格按例是要压低一些的,一两元桃花最多给你三百五十金,不知这个价格,道友可还能接受?”

  “可以。”

  “如此便好,不知道友的元桃花有多少?”

  “大概两三百斤吧…”

  “咳咳咳!道友莫非是在说笑!逆圣贡茶何其稀有,你如何能有两三百斤之多!嘶!居然是真的,一共三百一十三斤十二两九钱…”

  ...

  真界仙国无数,货币种类也很丰富。

  除了仙玉、道晶之外,还有一些特殊货币流通:灵石、玉贝、龟甲、鳞币、骨钱…不一而类。

  ,大人为我桃妖族做得已经够多了,可小人还是想厚颜麻烦大人一次!失礼之处,请大人海涵!小人想请掌司大人将这笔钱带回山海司,并替我族奔走脱罪,不知此事,可还是不可…”桃万年言罢,一脸忐忑望着宁凡,生怕宁凡拒绝此事。

  他很担心,担心宁凡不愿意帮桃妖族奔走脱罪。

  事实上,充金赎罪虽说是山海司的特例,但这特例其实并不是事事都可以套用的,具体能否套用,还得看正掌司的判断。

  在山海司,掌司一般设有五人,其中一人为正,四人为副。

  在桃万年看来,宁凡是山海司掌司不假,但应该只是副司,不会是正司。毕竟,正司历来是由女子担任的,从无例外。

  所以才会有奔走脱罪一说。

  倘若桃妖族备齐了赎罪金,正司大人却一言否决了桃妖族的脱罪资格,脱罪一事便成了一场空!

  贿赂宁凡,并请宁凡帮忙贿赂正司大人,才是关键所在!

  “我已说了无数次,我并非山海司的人,更无法将你们的赎罪金带去此地…”宁凡无奈道。

  闻言,桃万年几乎急哭了,“求大人念在我族侍奉殷勤的份上,救一救我等!这笔钱一共227万金,取其中10万金赎罪即可,余下钱财,全归大人,便算是我族孝敬给大人的茶水钱了,大人得了这么多钱,难道还不够上下打点吗?正司大人应该不会太过刁难才对,莫非…正司大人胃口极大,这笔钱仍远远不足?!请大人给一句明话,这笔钱,究竟够不够让正司大人网开一面!”

  “…”宁凡觉得和桃万年对话太费劲,直接无视了桃万年的问话,神游世间还有这等高深的木之修为!

  这已经超出了道统界限,更超出了他的理解!

  直到宁凡走出桃花源,众桃妖仍是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至于桃妖族长桃万年,则如傻了一般,望着宁凡离去的方向,不断地自言自语,“不是掌司,绝不可能只是掌司…除了山海簿的主人,谁有可能办到此事,替山海司册封的贡树续命…”

  “他不是掌司!”

  “他是…山海主!”

  “他既出手,解了古树之难,是否意味着,他宽恕了我族,我族已经…脱罪了…”

  宁凡当然不可能是什么山海主。

  山海主另有其人,当宁凡强行救活元桃古树的一刹,远在真界山海司的山海簿主人,有了感应,从沉寂的长眠之中,缓缓睁开双眼,微微不解。

  几乎山海主睁眼的瞬间,整个山海司的积雪开始消融,隆冬更迭,转而进入初春。

  四时只在一念间!

  “奇怪…桃花源失踪已久,因已无用,故而此地贡树皆被我勾去生机,可此刻,将死之树竟是生机复燃…”

  “山海簿不可能出错,如此便只有一个解释,有某人干预了此事,且他的木之道行,足以无视山海簿的序令,至少也是仙格一级…”

  “具仙格者,必为仙灵,可我所知的仙灵之中,却没有这么一号人物…此人究竟是谁,此人所为又有何深意,可是冲我而来,亦或者是对我的警告…”

  “漫长轮回中,我可有哪一次,得罪过类似之人…”

  “我旧伤未愈,若此刻对上此人,可有胜算…”

  山海主的脸上,有了少许担忧。

  但也只是少许。

  他不是普通逆圣,纵然真有大敌来犯,最多也不过是折损些轮回之数罢了。

  可他的下属显然不这么想!

  当那些山海司官吏发现山海主的脸上竟有忧色,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亘古以来,山海主只展露过十三次忧色,每有忧容,必有逆圣大敌来犯!

  这回,是第十四次忧色!

  莫非又有大敌来临!

  一时间,整个山海司陷入空前慌乱,更有一道道谣言不断传开,于是乎没过多久,整个真界的大能都听说,山海司这一回又有大麻烦了…

  …

  宁凡并不知道,自己无心之举,竟惹来堂堂山海主一缕担忧,更搞得整个山海司鸡飞狗跳。

  离开桃花源后,宁凡又回到寿星宫主殿,做了第二件事。

  他带走了紫薇仙皇遗留的交易阵。

  想要将第四步的阵法拓印至阵图之内,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此阵图荒置了无数岁月,早已残旧。

  起初,宁凡倾尽手段,也没有办法拓走此阵。

  而后,宁凡另辟蹊径,选择苦口婆心劝说此阵,试图让此阵主动投靠。

  于是便有了下面这段对话。

  宁凡:【在下宁凡,之前用了阵兄进行交易,却没来得及和阵兄多说说话,失礼之处,望阵兄海涵…】

  紫薇交易阵:【人家不是阵兄啦,人家阵眼居于太阴,而非太阳,你不是修理过我,难道不知?】

  宁凡:【抱歉,一时疏忽,叫错了姑娘的性别…】

  紫薇交易阵:【原、原来如此,原来你不知道我是女子,难怪你之前修补我的阵图,会到处乱摸,我之前还道你是个登徒子,在趁机占我便宜呢…】

  宁凡:【…】

  紫薇交易阵:【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宁凡有些惊讶:【姑娘如何知道?】

  紫薇交易阵脸红:【你对我做了那般事情,我除了跟你走,还有什么法子,你总得对我负责…便是你不说,我也有意随你的,如今你主动问询,我反而更加欢喜…】

  这一刻,蚁主震惊了!

  宁凡什么时候又对一个阵法,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她竟没有半点察觉!

  “难道这宁小神灵是我之前昏迷的时候,对这阵图下的手,故而我才没有察觉!”

  “禽兽!真乃,她已欠了宁凡太多恩情,不该再厚颜提出请求。

  可这件事,事关她父母大仇能否得报,她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决定厚颜再求一次宁凡。

  “你有何事求我?”一反常态的,宁凡没有一口回绝姬扶摇的请求,而是神色缓和,如是问道。

  宁凡并不是什么滥好人,轻易不会帮助陌生人,可,此女与他大有因果,或许在遥远的过去,又或是渺茫的未来,他真是她的师尊…

  于是他决定听一听此女的请求。

  “我想求前辈助我寻得三种药材…事实上,这三种药材当中,我本已寻得一种,可之前被丹魔们追杀的途中,那药材一时不慎,被丹魔们夺走…”

  “你要我帮你寻药?需要哪些药材?”

  一听宁凡此问,姬扶摇内心一松,哪里不知宁凡已有相助之意,于是感激道,“需要化魂叶,灭圣草,封道灵泉…”

  “你的意思是,让我以古国交易阵来购买这三物?”宁凡大有深意一笑。

  姬扶摇一急,匆忙解释道,“古国交易阵?晚辈不明白前辈在说些什么,晚辈自遇到前辈以来,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过,这一点还请前辈放心…”

  她明明知道古国交易阵,更知道宁凡懂得古国交易之法,亦知宁凡拓走了紫薇仙皇交易阵,更知宁凡从桃妖族手中,得了一大笔一句‘以身相许来报’,可旋即她便想到,自己为了募集炼丹师相助,已向界河万族许下承诺:任何助她炼死北海老贼之人,她愿以身相报…

  这可如何是好…

  窃言术无声运转,使得宁凡看到了姬扶摇的内心。

  于是宁凡无语了。

  此女疑似他的徒儿,他如何会对徒儿下手?此女想得太多!

  “以身相许大可不必,事后以金相酬即可。”宁凡无所谓道。

  “前、前辈误会了,晚辈不是那个意思…”姬扶摇的脸更红了。不知为何,一向性情高冷的她,面对宁凡竟端不起半点架子,这种感觉,像极了面对父皇母后的感觉。

  宁凡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又道,“你说的三味药材,若我开启古国交易阵,应该可以轻易买到。”

  “不必如此破费!前辈有所不知,我要找的三种药材,北极宫内便有。”

  “此地便有的东西,确实也不必多用交易阵…”宁凡点点头。

  “前辈应该知道,北极宫共有十二宫,我要找的灭圣草,位于第十一宫大火宫,那大火宫乃是一处十界至火之地,灭圣草便在此地生长…”

  “大火宫?十界至火之地?”闻言,宁凡面色有了微微异样,心念一动,从玄阴界内取出一个火红火红的土块。

  “这是…”姬扶摇一诧,不知宁凡为何突然取出此物。

  她细细端详起土块,这一看,妖魂小脸顿时惊得合不了口。

  那哪里是什么土块!

  宁凡手握的,分明是一整座熊熊燃烧的火之大陆!

  这不是普通大陆!

  这是宁凡途径大火宫时,顺手收走的十界至火土地!

  这是紫薇仙皇留在大火宫的洞出了星纪宫,似乎此宫极其危险的样子。

  “鹑尾宫和星纪宫是么,我知道了…”

  宁凡点点头。

  反正他还要遍寻北极宫,寻齐多闻无双碎片,顺路帮姬扶摇找到所需药材也不是多么费事。

  “前辈,那星纪宫很危险,还有鹑尾宫,也很危险。事实上,此地每一宫,都很危险…”姬扶摇有些过意不去,她让前辈卷入危险,此举亏欠太多,她不知如何报答。

  以金相酬如何能够,且前辈前番交易之后,哪还可能缺钱,说是紫山斗海第一富翁都不为过了…

  “无妨,你只需跟在我身后即可,不必担心。”

  宁凡随意一笑,带着小跟班姬扶摇离开了寿星宫,进入到第九宫鹑尾宫。

  鹑尾宫是丹魔们的地盘!

  几乎是宁凡踏入此地的瞬间,丹魔们便察觉到他的到来!

  也是这一瞬,宁凡收起了随意的笑容,眼神冰冷如魔。

  “贼子好胆!你杀了海魔将一行人,竟还敢踏足鹑尾宫,真当我等丹魔是泥涅的不成!”

  下一刻,无数道魔气冲天的黑影,朝宁凡杀至!

  面对群魔来袭,宁凡只屈指一点,天地间顿时现出九条雨龙!

  “一个不留,所得丹药取回。”

  宁凡只淡淡一令,雨龙们顿时展开了无情杀戮!

  没有几个丹魔能挡住雨龙一击,往往一个照面就被雨龙咬死,毕竟,这可是北海真君压箱底的绝学!

  宁凡没有费事取出功德伞杀敌,他已经试验过功德伞的存在攻击了,故而没有再用牛刀杀鸡。

  功德伞也有情感,她也不愿意浪费力量对付一些个蝼蚁,宁凡既为伞主,多少也会体贴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