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我的大明新帝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十四章 继承人

[字数:6574 更新时间:2019/4/14 9:31:00]




  四十一年,朱见深原本就要随同南洲巡视组一同巡检南洲,但是太子病逝,让他的行程耽搁了下来。

  一直到一年满孝,他才又踏上了前往海外的旅程,不过这一次不是去南洲,而是去东洲。

  对皇室来说,东洲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南洲,因为南洲主要是宗室和勋贵的封地。而东洲,则是完全的大明属地,在这里分封的,也都是皇室嫡系。

  只有东洲的几个海岛,被分封了出去,剩下的大陆,没有任何勋贵封地。

  如此庞大的一片土地,根据大明新的度量衡标准,这片土地的南北两块大陆,总面积达到了四千四百多万平方公里,远远超过了大明本土的两千五百万平方公里。

  相比之下,南洲的七百万平方公里,还大半是沙漠和荒原,重要性远远低于东洲。

  如今大明就有一句谚语:东洲稳,去南洲是一趟镀金之旅,那么首次作为太孙出行选择东洲,是一趟艰难之旅。

  南洲的宗室和勋贵们相互制约,而且距离大明很近,所有家族都不敢违逆朝廷的任何政策。

  但是东洲只有皇子,只有朝廷的一个总督府,两个提督府。朝廷在这里布置的各级官府并不全,所以,这里的皇子们,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他们即使明知道没有机会登上大宝,但是自身地位无忧,也不怕朱见深告状,所以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朱见深,谁也说不准。

  朱见深也拿这些皇叔们无奈,因为除了皇祖,这些皇叔们谁的话都不好使,更别说他这个晚辈了。

  他这个晚辈,在没有得到皇祖的绝对授权,在没有登上大宝之时,面对这些封建海外的皇叔,本就处于弱势地位。

  朱瞻基当然不会给他绝对授权,这趟东洲之旅,本来就是为了给朱见深增加处事经验的历练。

  朱见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这次出使的态度放的很端正。

  首先不能堕了太孙的脸面,其次,要让所有皇叔知道,这个侄儿不是废物。

  为了这趟出使,他带上了詹士府的大半属官,其中包括身为内阁次辅,詹士府詹士,也是他老师的彭时。

  彭时自正统二十五年状元及第,进入仕途。在大体上,他孜孜奉国,刚正耿直,力持正理,保全大体,不畏权贵,直言相谏。

  在个人私德上,从不对子弟谈论政事,有任何的论奏、举荐,都不让当事人知道。平日安居没有懒惰之容,日常生活非常俭约,不喜声伎歌舞,有古时大臣的风范。

  在如今的朝中,他虽然在名声上略逊于谦,解祯期一筹,却与李贤,商辂被誉为新三杰。

  当然,这新三杰只是相对于已经年过六旬的于谦和解祯期而言,实际上,如今的彭时也已经五十一岁了。

  从应,今后的东瀛王妃,一定要从大明勋贵阶层纳娶,比如说,东瀛王室子弟,必须要在大明接受教育。

  明仁的妻子是曾经的兵部尚书杨荣的孙女杨清,杨清自幼聪慧,是大明有名的才女,同样长的花容月貌。

  明仁与杨清婚后夫妻相敬如宾,两人一共生了八个子女,并且全部活了下来。

  每个子女六岁之后,就被送到大明进学,除世子外,满十八岁可返回东瀛。

  不过,他们大多不愿意返回贫苦的东瀛,愿意留在大明当一个富家翁。

  如今长成的四个女儿,也全部嫁给了大明勋贵家族。

  几乎全,一切都是为政治服务?”

  彭时点了点头说道:“除此之外,还要看经济发展,如果东瀛不会成为大明的负担,自然可以把东瀛并入大明。”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东瀛恐怕不会愿意并入大明了吧?”

  彭时点了点头说道:“所以,这就要看当政者的眼光和手段。如果东瀛的潜力足够,那当然是要在他们经济发展起来之前就笼络住。陛下如今在大明大力推行教育改革,目的就是为了让大明的经济,科技,都处于领先地位。

  想要当好世界的领头羊,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仅需要当政者时刻保持清醒,更需要时刻保持压力感。殿下,打江山难,坐江山更难。

  陛下用四十年的时间,把大明发展成为世界最先进的国家,用了四十年的时间,形成了大明本土,东洲,南洲,西洲的权力构架,又用了四十年的时间,形成了大明和属国之间的文明递进层次。

  而你,身负陛下的期望,外藩的压力,需要做的,就是维持现有的平衡。所以,你不需要展现自己的才华,也不需要展现自己的出色,你唯一需要展现的,是你的平衡作用。”

  朱见深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皇祖将起点抬的太高,让我压力倍增啊……”

  东瀛的王宫是朱瞻基亲自确定地址,亲自主持建设。皇宫位于东京的市中心,四面环水,占地面积只比应道:“东瀛资源短缺,南洲却不缺。如果内务府允许东瀛从南洲直接进口资源,不用经过内务府之手,那我承你一个人情。”

  朱见深沉吟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利用内务府控制大明疆域内的整体经济平衡,是皇祖一直以来最重视的问题。侄儿虽然在一些小事上可以行一些方便,但是在这方面,却不能做主。”

  明仁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只能有机会去大明的时候,直接向陛下请求了。”

  朱见深犹豫了一下问道:“东瀛王,从内务府的手里买货,并不比你们直接去购买贵多少,为什么你要想着直接交易呢?”

  明仁摇了摇头笑道:“的确,组建自己的船队前往南洋,南洲运送资源,比从内务府的手里节省不了多少银子,可是你忘记了,这样我就可以组建一支船队,又能让最少十万人直接受益,百万人日子好过起来。”

  一直到朱见深登上了永乐号,他还依旧在考虑这个问题。“彭师,东瀛王提到的产业调整计划,似乎对大明并无损失,可是为什么皇祖会坚持让经过内务府之手?”

  “太孙殿下,身为一个统治者,经济问题不能不考虑,但是,却永远不是最主要的啊!”

  这一下,朱见深恍然大悟。这一下,他也彻底见识到了自己这些王叔的难缠,一个跟他没有太多利益纷争的东瀛王,都还想着时不时能坑他一下,为自己获取更多的利益。

  内务府控制经济,只要内务府在自己的手中,就永远不会放弃这个权力。

  这无关利益,只关系统治。

  永乐号继续向东北方向行进,朱见深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着东洲各个王叔之间的利益纷争。

  身为太孙,咨情司,通政司,锦衣卫的情报体系全部向他公开,任何情报都能查询的到。

  而每一件纷争之后的,涉及到什么利益,恩怨,经过彭时的分析,详细地讲解给朱见深听。

  当然,这只是彭时的工作,而朱见深需要对知道的每件事都要做出自己的分析,然后统计成册,由彭时再加以点评,最后被装订起来,回来之后,要交给朱瞻基观阅。

  这个大明不是历史上被儒家带歪的大明,帝王的传承,教育,都有着严密的程序和制度。

  从小时候的皇家教育,一直到成年后才进入公众大学接受教育,然后还有各种统治者角度的思想教育,眼界开阔。

  只要不是一个蠢货,在接受这样的教育历程之后,基本上都不会平庸。

  朱见深虽然现在名不见经传,不是因为他平庸,而是因为没有表现的机会。

  以前太子在活着,他只是太孙,当然要低调。

  但是现在太子死了,朱瞻基已经给了他表现的舞台,由不得他不站出来了。

  不过,任何事情都没有这么简单,他即使要表现自己,表现出什么样的程度,显露出什么样的个性,这些都需要经过整体考虑。

  永乐四十二年六月,朱见深抵达了莱州府。

  这个莱州府可不是山东的莱州府,而是后世的阿拉斯加。莱州府的封地属于莱王。这个朱瞻基的六十四子因为母妃早逝,属于不受重视的亲王。

  他被封到了这个苦寒之地,也没有太多抱怨,而是按照朱瞻基的吩咐,发展渔业和勘探,粮食基本依靠进口。

  阿拉斯加可是后世有名的金矿区,莱州府看似荒寂,但是这些年莱王带着自己的三千护卫以及他们的家属靠打渔和开矿,日子过的比许多王爷都舒坦。

  而且,这里距离大明最近,隔三差五,他们都能借着运送海货和毛皮到大明贩卖的机会回大明享几,朱见深这一次是明确感受到了大明继承法规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正统十年,朱瞻基第一次修改大明律,确定了大明的继承法规的唯一性。

  立嫡长,严格排序,按照这样的顺序,只有嫡长子一系具有无可替代的名爵继承权,其他子女具有财产继承权。

  是的,子女。朱瞻基首次确定了女子也具有继承权,甚至一些家族,在男子绝嗣之后,女子也具有爵位继承权。

  不过到了女子的子女一代,爵位不可延续。东方的父系传承这一点,不容改变。

  在嫡子一系没有绝嗣的时候,任何旁系都没有继承权。

  这彻底断绝了其他旁系依靠武力就能获取继承权的合理性,也让各家王爷失去了斗争的理由。

  三十年过去了,如今大明的民间继承法规也都跟着皇室走,家产平分也成为了常例,无非是长子长孙一系继承权更多一点。

  有了这个死条款,其他王爷想想朱棣那时候造反获得王位也不被认可。而且,朱瞻基的儿子太多了,七十九个儿子封王,现在活着的还有七十四个。

  他们成年以后就被派到了东洲,在大明本土没有势力,谁都没有机会竞争皇位。

  到永乐四十二年冬天来临的时候,朱见深终于跟巡视组巡阅完毕东洲北大陆西海岸的各大州府,抵达了东洲总督城。

  虽然已经是冬季,但是总督城四季如夏,杨道摆出了最隆重的礼节,欢迎第一次来东洲的太孙朱见深。

  五年没有见过东洲总督杨道,再次见面,杨道的头发又花白了许多,不过身体依旧强壮。

  面对这位帝国最著名的海军统帅,朱见深不敢有丝毫倨傲。不提他的功绩,光凭他的儿子娶了永衡公主,算起来,就要比他朱见深高两辈了。

  就连彭时,面对这位老帅的时候,也表现的非常谦卑。

  他出生的时候,杨道就已经从军,他还在读书,杨道就已经成为海军指挥使。

  这东洲最早的海岸地图,就是杨道率军绘制的。面对这位老帅,谁都没有倨傲的资格。

  杨道显然也已经知道了朱见深来到东洲之后的所作所为,对这个太孙的表现也相当满意。

  一个太孙,来到东洲之后不因为身份而倨傲,不管面对百姓,还是面对亲王都不卑不亢,行事有度,这都的陛下教导有方。

  “殿下,东洲海军将士都万分期待殿下的到来,如今总督运河大开,值守运河的将士,期待殿下的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