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鹿鼎记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0859 丧权又辱国的条约】

[字数:8979 更新时间:2020/1/24 9:02:00]




  每个区块都靠的很紧密,宝军到时候要撤离都得小心。

  几个指挥官研究了一番,觉得谭疯子师长的安排没问题。

  “沿途用石块做好记号,别到时候把咱们自己炸了。”谭疯子不放心道:“还有,这几日要时刻警惕建奴会大举进攻,不要以为他们连续受挫之后会有所收敛,建奴还是很勇悍的,不能像看待朝鲜兵和明军一样看待建奴。”

  “师座放心,我们不是第一次用地雷战了。”万大喜笑道:“建奴留下了不少火葯和坛坛罐罐,正好都能派上用场了,咱们用建奴用过的坛坛罐罐都嫌脏。”

  谭疯子和参谋长,还有其他几名将领一起笑着点头。

  参谋长表示大营的防务,他会亲自负责,至少建两道防御。

  谭疯子对众人的表态感到满意。

  “我给你五个团,全部以班为单位,一半用于游击班,一半用于埋雷班,游击班给埋雷班打掩护。其余团,留守大营,防护并赶制地雷!”谭疯子道:“这次幸亏总参谋部有先见之明,预料到可能用地雷,让我们带了一些配件材料,用来造几万地雷不成问题。”

  众人一听都很振奋。

  制作地雷的材料,宝军通常都是携带的,因为不占地方,一辆马车拉的材料就能制作上万地雷。

  加上宝军游击战,主要武器也是地雷。

  地雷在我国约有500多年的历史。

  明代兵器制造家首次发明创制了地雷,并大量用于战争。

  明代兵书《武备志》中记载了10多种地雷的形制及特性,并绘有地雷的构造图。

  地雷多是用石、陶、铁制成的,将它埋入地下,使用踏发、绊发、拉发、点发等发火装置,杀伤敌人。

  早期的地雷多是用石头打制成圆形或方形,中间凿深孔,内装火药,然后杵实,留有小空隙插入细竹筒或苇管,里面牵出引信,然后用纸浆泥密封药口,埋在敌人必经之处,当敌人将近时,点燃引信,引爆地雷。这种石雷又叫“石炸炮”。

  其构造简单,取材方便,广泛使用于战斗。

  但也因贮药量小,爆炸力较小,而渐被更新。后来地雷的形制,特别是发火装置得到不断改进,扩大了地雷的有效杀伤范围。

  明朝还创造了官亭炮和公署炮,专门埋设在官府大堂的公案下或官亭内,待敌军占领后,只要碰到发火机关,地雷立即爆炸。

  宝军的地雷要比明军的先进的多。

  因为韦总裁带来的军舰上就有几十种现成样版。

  除了没有防坦克雷那种大家伙,其他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主要地雷种类都有。

  清朝前期,统治者极不重视地雷及各种爆炸器材的制造和使用。

  直到鸦片战争以后,丁守存、黄冕等人才开始积极研制各种地雷,主要是拉发雷和绊雷。

  丁守存曾发明一种“跳雷”,曾携赴明当时地雷已发展到一定的水平,而欧洲在15世纪的要塞防御战中才开始出现地雷。

  19世纪中叶以后,各种烈性炸药和引爆技术的出现,才使地雷向制式化和多样化发展,从而诞生了现代地雷。

  宝军携带的制作材料主要是。

  碟形弹簧:外表类似甜甜圈的弯曲钢片,用来垫起重荷。

  延时元件:在点燃引线或爆炸物之前,燃烧一定时间的化合物。

  雷管:用来点燃大量炸药的小部分爆炸物。

  撞针:地雷引爆时压入雷管内部的金属针。

  引线:用来点燃炸药的易燃物质。

  火索:(跳雷中)的金属棒,突出在地面上,当人或物触发时引爆地雷,又称为点火栓。

  磁性地雷:装有磁铁的地雷,当大型金属物体进入附近区域时引爆。

  撞击式雷帽:一种通过撞击或施加压力引爆的化合物。

  压盘:地雷顶部的金属盘,压下可以引爆地雷。

  射弹:地雷内部放置的金属球或玻璃碎片,可以加剧人员伤亡。地雷爆炸后其金属外壳也可以变成射弹。

  发射装药:装在跳雷底部的少量爆炸物,可以将其推到空中。

  保险销:地雷内部埋入的针状物,可以在不使用时防止地雷爆炸。

  现在有了大量黑火葯,直接就能装配。

  黑火药由硝酸钾或硝酸钠、木炭和硫磺制成。明军有,建奴其实也是有的,建奴也有火器。只是没有明军水平高,也没有明军用的量大,不重视。

  这才造成杨古利大营贮存的黑火葯直接到了宝军手里,纯属歪打正着。

  宝军的主要地雷是爆炸式地雷,这是最常见的一种地雷。

  爆炸式地雷埋于地下几厘米深,通常由人踏在压盘上触发,需要大约5-16公斤的压力。

  这种地雷旨在毁坏附近的物体,如人的脚或腿。

  爆炸式地雷可将目标炸成碎片,引起二次伤害,如感染和截肢。

  努尔哈赤一直在沈阳城南门城楼上等消息。

  半什么,虽然让皇太极去攻击宝军,可这一次,他没有像开始对杨古利那样下命令,说什么要立刻打退宝军那样的话。

  “杨古利,你这次吃了大亏,吸取教训吧,以后戴罪立功!”努尔哈赤此时怒气消散了不少,对身边的杨古利道。

  杨古利眼圈红红的,本以为大汗要赐死自己。

  “大汗,我愧对大汗,愧对大金国,请求大汗处死我吧!”杨古利跪地道。

  “起来吧!你过往的功勋呢?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丧气,那不是我们大金国的英雄!”努尔哈赤恢复了昔日豪杰的气度,亲自将杨古利扶起来。

  众人看在眼里,都知道大汗赞许了皇太极的做法,安心了。

  大家都感慨,也就只有皇太极敢这么做了,大汗让去打韦宝的军队,皇太极却改成了堵截,袭扰,这是打了折扣的。

  杨古利起来之后,努尔哈赤注意到了聪古伦格格和皇太极的侧福晋大玉儿。

  “皇太极真是胆大包着向宠爱的聪古伦招了招手,示意聪古伦过去。

  聪古伦赶忙到了努尔哈赤身边,亲昵的轻声道:“父汗,父汗不必焦虑,阿哥一定能打败敌军的。”

  努尔哈赤叹口气,“好了,你们先去睡吧,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估计今日打不起来了。”

  “不,我在这里陪着父汗,不走。”聪古伦道:“父汗把我赶回府,我也一定睡不着的。”

  努尔哈赤淡然道:“那随便你吧。”

  建奴都是豪迈的做派,没有那么多男女之别。

  就此,聪古伦和大玉儿等女眷也留了下来,就在旁边一间小屋和衣而卧。

  她们要和努尔哈赤,和其他大金国高级谋士和将领们一起等待消息,等待皇太极率军获胜的消息。

  当晚,宝军就派出化整为零的上百以班为单位的小股人马去埋雷。

  别人埋雷是偷偷摸摸的,宝军不是,一副要进攻建奴莽古尔泰部的架势,偶尔还放两枪。

  莽古尔泰本来已经在搭建的帐篷中睡下了,听见枪声,一下子惊醒了。

  “哪里的响声!?”莽古尔泰神经紧张的问道。

  莽古尔泰的帐外亲兵赶忙道:“将军待我去查看。”

  “是韦宝的军队,偷偷打死了我们两个游骑兵!”过了一会儿,亲兵回来了。

  莽古尔泰本来还以为是韦宝的大军趁着夜晚发动偷袭呢,韦宝的军队最让建奴反感的地方还不是正面的强大炮火。

  而是偷偷摸摸的行为,尤其喜欢在晚上打冷枪。

  “告诉全营将士,加强戒备,防备韦宝的人马来偷袭营寨。”莽古尔泰道。

  亲兵们答应一声,出去传令。

  莽古尔泰刚刚要睡下,又有人来报:“将军,韦宝的人马出动了很多,好像是在四处埋雷!”

  “埋雷?”莽古尔泰是能征善战的将领,与明军多次交战,明军也是使用地雷的,知道知道埋雷是什么意思。

  只不过,让莽古尔泰疑惑的是,明军使用地雷都是很少的,而且多为守城的时候。

  现在是在平原上大规模作战,埋雷有什么用?能炸死几个人?

  “派铁骑去,以百人为单位,派出十只百人队,去驱赶,去射杀,切忌不要追的离韦宝大军的营地太近。”莽古尔泰当即下令。

  莽古尔泰也不是莽夫,虽然不服气皇太极年纪比自己轻,处处压他一头。

  但是莽古尔泰也不会贸然真的去攻打韦宝的大营。

  亲兵前去传令。

  莽古尔泰部的十只百人骑兵队立刻出动。

  宝军见来人了,并不慌忙。

  负责游击的班一面观察,一面催促负责埋雷的班组撤退。

  旁边还有很多这样的班。

  “来人了正好,正好看看效果。”埋雷班的班长呵呵笑道。

  “快点吧,不足百米了,建奴的箭射的可是很准!”游击班的班长再次催促。

  “马上好了,准备撤离,走的时候注意看暗记,别踩在雷上。”埋雷的班长招呼大家。

  两个班的人遂开始撤退。

  建奴远远的射箭追赶,见宝军走了,追的更凶,这里离宝军的大营还很远,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射杀宝军,但是不能离宝军大营太近。

  轰!

  一声巨响,一匹建奴战马腾空飞起。

  踩在地雷上了。

  “停下,别追了!”百人队的甲喇立刻叫道。

  所有人停止了追赶,不知道哪儿再踩到地雷上。

  这时候,不远处,另外一只百人队也有人踩在地雷上了,又是一声巨响。

  接二连三的巨响,让莽古尔泰的营地的人都没法睡觉了。

  也惊动了皇太极的营地和代善的营地。

  宝军的主攻方向是莽古尔泰这边,是做出要向盛京城挺近的态势,但也照顾到了皇太极和代善这两个方向的敌人。

  代善赶紧让人用旗帜询问皇太极现在怎么办。

  皇太极让人回信,按兵不动!

  皇太极和代善自然也发觉了宝军埋雷的动作。

  皇太极气的牙根疼,正面打不过,背地里玩这些下三滥的花活也玩不过宝军,总之,都是他们吃亏。

  似乎宝军只用了一个动作,就将皇太极侧面拦截宝军补给线的计划粉碎了。

  虽然离得远,努尔哈赤却也听见了响声。

  这一晚,努尔哈赤也是睡不好的。

  所有人都跑到城楼上观望,只见远远的,不时有响声和火光。

  只是间隔的时间很长,稀稀疏疏,不像是大规模的作战。

  “赶紧去问,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努尔哈赤急迫道。

  亲兵立刻领命而去。

  “好像是韦宝的兵马在埋雷!”没多久,去莽古尔泰军营查探的人就回来了。

  努尔哈赤这回彻底无语了,虽然努尔哈赤没有亲自同宝军作战,但是底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敢瞒着他,努尔哈赤是知道宝军的游击队惯用地雷的。

  却没有想到,如今大规模的万人作战,宝军居然还玩地雷。

  这让努尔哈赤异常恼火。

  文化的低层次,造成建奴别说制作地雷,更别说排雷,就连识字也是没有几个人识字的。

  和建奴整体文化水平比起来,已经几乎完成了扫盲的几百万,建奴的财富值仍然远远高于什么,不由想起来白了比较好,父汗不会怪罪我的,也不会怪罪阿哥的。”

  “不是时候,先别说!看你阿哥打的怎么样吧,打不过的时候再说吧。若是打赢了,不必说。”大玉儿轻声对聪古伦格格道。

  聪古伦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忍住了。

  小女孩家家的还是比较不定能说和韦宝与大金国不要再打了。

  建奴这边听见了动静。

  韦宝自然也听到了动静,但是韦宝却睡的很香,完全没有被影响。

  韦总裁睡觉就是这样,除非被人为的大声叫醒,或者拍醒了,否则是不会醒的。

  虽然补给线被建奴拦截,但是韦总裁当天下午就知道了,并没有做出相应部署,因为韦宝已经猜到谭疯子肯定会用地雷战反击的。

  对于地雷战的防御威力,韦宝非常有信心,所以才敢让谭疯子带人深入,脱离河岸边炮船的保护。

  吴雪霞看了看韦总裁,韦总裁谁的真香,呼吸均匀,英俊的侧脸,高高的鼻梁。

  吴雪霞微微一笑,又重新轻轻地靠着韦总裁睡觉。

  总裁安心,她便安心。

  虽然没有多少随军经历,但是吴雪霞通过断断续续的爆破声也清楚,这是地雷战。

  韦总裁其实也听见动静了,迷迷糊糊的,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韦总裁是真的没放在心上,现在对阵建奴,与一年前,完全两码事。

  建奴已经无法威胁到韦总裁的安全。

  没有火炮,没有水师的建奴,等于没有翅膀。

  越接触建奴,韦总裁就越瞧不起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