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鹿鼎记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0661 最帅探花郎】

[字数:5441 更新时间:2019/7/11 7:36:00]




  这是什么场合?

  这是整个大明帝国的最核心!

  皇帝在场,阁臣们在场,魏忠贤这种大佬在场,六部官员在场,文武百官都在场!

  万众瞩目的焦点,就是韦宝,小韦探花!

  很多人不认识韦宝,但都能一眼分出谁是韦宝。

  不是韦宝有什么特异功能,而是韦宝实在是与众不同,15岁的年纪,风华绝代的颜值,往哪儿哪儿一站,都玉树临风个不行,太騒气了。

  翁鸿业还好一点,吴孔嘉的眼睛简直没有喷出火来!

  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世道是怎么了?

  我拜在了魏公公的门下,我是九千岁的人,为什么我会被一个少年干掉?

  不!不!不!!!

  若不是这个场合,忍不住强行克制,吴孔嘉恨不得立时冲上前咬断韦宝的脖子才过瘾。

  鸿胪寺官引探花出班,就御道左又后跪。

  韦宝走在御道上,享受着所有人的目光。

  除了吴三辅是善意的目光,魏忠贤是若有所思的目光,其他人或者事不关己,或者羡慕嫉妒,各有不同。

  最为嫉妒的自然是吴孔嘉,前三弄掉一个人,几乎在他的预料之内,可上去的这个人,却不是他!

  吴孔嘉此刻面若死灰,大脑一片空白。

  好在也没有需要他们这些其他考生再配合什么,他们沦为一群看客。

  今的是这事?”

  魏忠贤笑呵呵的点头道:“还是次辅大人博学多闻啊,正是说的是这事,韦宝中了探花郎,自当成为整个大明学子的楷模才是!告诉大家,只要发奋向上,不管什么地方的人,不管多少年纪,都有机会成为大明的栋梁之才!”

  魏忠贤这句话说的还是很漂亮的,这手招揽人心的招数也很高明,因为韦宝是辽西学子,压根没有出过进士,大明像辽西这样广大的地区,而且从来没有出过进士的地区,还真的有不少!魏忠贤一句话,都将功劳揽到了他自己的头上了。

  “我皇登基以来,吉兆不断,十五岁的探花郎,便是其一。”魏忠贤笑道:“你们内阁是不是应该拟一道本子,编发的有道理的情况下,东林党也不能反驳,也必须要保持一致。

  今。

  把韦宝这事抬高,鼓吹成事迹,也的确对于话厉害的地方,他说话喜欢一步步的说,很少直接把最终结果端出来。

  刚才他如果直接说给韦宝的父亲赐予功名,给韦宝的母亲赐予三品诰命的头衔,给永平府学政发表彰,可能就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了。

  他先提出应该表扬韦宝与永平府,别人都觉得应该,自然会答应了。

  既然答应了应该表扬,如何表扬,再提出来,别人就不太好反对了,这一步步的,韦宝暗中学习着。

  “多谢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多谢九千岁。”韦宝急忙对皇帝离去的方向跪下行礼道。

  “好了,起来吧,希望韦大人今后尽心尽力为朝廷办事。”魏忠贤淡然道。

  “定不负陛下与九千岁的厚望!”韦宝赶紧道。

  一众东林大臣虽然觉得韦宝每一句话都将皇帝与魏忠贤摆在一起,听着很不舒服,有抬高魏忠贤,压低皇帝的意图,但念在韦宝年轻,可能不怎么懂规矩,也没有太在意。

  魏忠贤倒是很满意,不再多说什么,接着带头走路。

  整个过程中,魏忠贤就只与韦宝单独说了话,没有与状元余煌和榜眼华琪芳说过什么。

  他们也没有很在意,都是东林系的学子,也没有打算依附于魏忠贤。

  殿试放榜之后就是御街夸官,状元郎骑着高头大马在皇城御街上走,享受万民夸羡的荣耀。

  当然榜眼和探花郎也会如此,只不过要落在状元郎后面,至于其他进士只能步行了。

  魏忠贤和百官自然不用再跟,看见状元、榜眼和探花郎上了马,他们就可以撤了,一些礼部的官员和鸿胪寺官员张罗搞完这场活动就可以。

  御街夸官的目的就在于表彰状元郎等进士,激励“众人拾柴火焰高”,上层社会人捧人,中层社会人等人,下层社会人踩人。

  一个人能够获得好的机遇,离不开众人的抬举,所以一定要记得维护好身边的人脉圈子。

  胡雪岩说:一个人的力量到底是很有限,就算你有三头六臂,又办得了多少事呢?

  要成大事,全靠和衷共济,说起来我自己是一无所有,有的只是朋友。

  要拿朋友的事当自己的事,朋友才会拿你的事当自己的事。没有朋友,就是有,是至高荣誉。

  余煌和华琪芳走了没有几步便无声的痛哭起来。

  韦宝本来走的好好的,觉得特别提气,并没有啥伤感的感觉,被这两位老哥一带动,顿时也觉得鼻子酸溜溜的。

  虽然没有吃过十年寒窗苦读的苦楚,但韦宝能想象这两位都年过不惑的人,为了科考,吃过多少苦。

  回头看去,不少进士都走走便开始哭。

  都是一条道上的苦命人呀。

  不过,他们的苦命属于过去,从这一刻开始,这些人都是大明正儿八经的官场中人了,都是有国家编制的人了!

  吴三辅在人群中特别显眼,因为别人就算不哭,也都颇为伤感,只有吴三辅是咧着嘴直乐的。

  吴三辅看见韦宝回头了,冲韦宝摇了摇手,示意打招呼。

  韦宝想笑笑不出来,暗忖你个没心没肺的老哥哟,又将头转回去了。

  出了长安门,这条道就是进士们夸官游街的道了。

  一路上悬挂了大红灯笼,布置了不少红绸彩带啥的,看得出来破费不少。

  为首的鸿胪寺官员手持金榜,金榜上面盖着皇帝大印。

  金榜被贴在一方指定的墙面,那里有御林军的将领等候为新科进士们保驾护航。

  虽然京城的治安好的不能再好,这么多人在一起,也不至于有什么贼人敢乱来。

  但这个排场是肯定要的,这不是做给进士们看的,而是做给普这家人与韦宝是亲戚,急忙纷纷向他们打听探花郎的情况。

  李成楝那叫一个意气风发,唾沫横飞的将韦宝的家世、籍贯、年纪、婚配情况啥的竹筒倒豆腐的往外冒。

  众人一阵艳羡,都说探花郎好厉害,原来还是寒门子弟啊?

  原来探花郎就是京城和北直隶的书的人,最火热的题材一定是寒门子弟出了一个探花郎的故事。

  甚至不少说书的在场的人,现在就已经开始疯狂的酝酿各种版本的探花郎故事了呢。

  连听闻了韦宝今日要夸官游街的熊兆珪和熊欣儿也来了。

  熊兆珪被王家的人打伤了腰骨,不过幸好韦宝请了郎中为他医治,而且万幸的是没有打断骨头,现在已经能拄着拐杖下地了。

  熊欣儿本来不让他来,说她自己去看一看,然后回去告诉他。

  但熊兆珪感念韦宝的大恩,说恩公夸官游街,一定要去捧个人场才是。

  熊欣儿拗不过他,只得扶着他来。

  韦宝同样也没有看见人群当中的熊家兄妹。

  熊欣儿满耳都是身边众人在夸赞韦宝的声音,都是关于辽西韦公子的各种版本的故事,心里甜丝丝的,轻声对熊兆珪道:“哥哥,韦公子真威风。”

  “那是!好人自有好报!”熊兆珪乐呵呵的道:‘我本来以为恩公只是进士,却原来中了探花啊!恩公真有本事!’

  熊家兄妹的确不知道韦宝中的是探花郎!

  包括李成楝一家人、吴雪霞、王秋雅和贞明公主她们也是才知道的。

  因为今了我家公子是文曲星下凡!我们那里的人都知道!”范大脑袋这个时候也忙坏了,听了各种版本关于探花郎的故事,他恨不得今书人大军,到处去讲故事去。

  不过,他身为这事,都说是听说的。

  辽西也有人在京城这边的,自然也有人听说过韦宝是文曲星下凡的故事。

  所以,这就又为探花郎众多神话故事,多添了一篇。

  其实添不添加这一篇都无所谓,说书人不差这种素材,还有说探花郎韦大人是太白金星转世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