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鹿鼎记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0576 公州城谈判】

[字数:6395 更新时间:2019/4/14 9:24:00]




  “不和解是不行的,而且,和不和解,也由不得他们!他们若是有本事,就带人去将韦宝的军队打败啊!韦宝的军队连女真人都能战胜!我们怎么打得过?再这样拖下去,不但黄海道和京畿道都保不住,我恐怕为的势力还会进一步扩张,恐怕我们到时候连公州城都保不住了,朝鲜八道用不了多久,尽数将落入韦宝之手。”李倧正是由于宝军在辽南战场不断取得对建奴大军的胜利,才一点点的下决心,要尽快与韦宝和谈,结束双方军事对峙的局面。

  李倧曾经想过向大明朝廷告状,朝鲜许多大臣也想寻求大明朝廷的帮助。

  但是经过连番商量,最终还是取消了这个提议,主要因为韦宝是大明督师孙承宗的弟子,而且,韦宝控制下的辽南,并不比朝鲜小多少,韦宝在大明都能拥有这么大的实力,朝鲜是大明之外的藩属国,又凭什么寄希望于大明帮他们这些‘外人’?

  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让朝鲜人一直没有闹到大明朝廷去,那就是大明朝廷至今没有承认李倧的合法地位,李倧靠着军事政变将他的伯父光海君李珲赶下台,这件事是不合法的。

  当初韦宝跑到朝鲜搞事情,也正是用光海君李珲这个事情为契机,现在光海君李珲还被韦宝掌握在仁川港旁边的江华岛上呢。

  这件事情,李元翼和李倧已经商议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两个人在大方向上是达成了一致的,主要看韦宝会怎么说。

  李倧的最低要求是韦宝能够归还汉城!并且撤走在黄海道和京畿道的所有军队,顶多允许韦宝军驻扎在仁川港和江华岛,决不允许出来。

  李倧和李元翼商量的时候,贞明公主和她的丈夫洪柱元也在商量这件事情。

  贞明公主是李倧的姑姑,却比李倧还小很多岁,大在辈分上。

  因为仁穆王后的关系,贞明公主在朝鲜是很有地位的。

  上回韦宝到朝鲜来,不小心之下,或者说巧合之下,给贞明公主的丈夫洪柱元打成了不能男女之事的‘废人’。

  此前贞明公主与洪柱元虽然已经完婚,但是因为朝鲜王室军队和李适的叛军一直在开战,再加上之前李倧反正,将光海君李珲赶下台,所以虽然在名义下成婚了,却一直没有圆房。

  谁知道洪柱元会在被派去迎接韦宝的时候逞强好胜,对韦宝出言不逊,然后韦宝让人打洪柱元一百军棍。

  一百军棍虽然大部分人吃不消,但只要挺过来了,也就是将养个两三个月就能复原的。

  只可惜洪柱元这个两班家的子弟,身体太弱,虽然没打死,却把两个蛋都打碎了,并且从此无法再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了。

  这样一来,洪柱元能不恨韦宝吗?贞明公主自然也是恨韦宝的,包括贞明公主的公爹,驸马洪柱元的父亲两班大臣洪霙一家人,都恨韦宝。

  他们已经成为了主要的反对朝鲜王室与韦宝和解的力量。

  只可惜,李倧因为反正了伯父光海君李珲的原因,而李珲是亲建奴的,李倧反对李珲,注定了必须亲大明!

  韦宝在朝鲜,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直接代表大明,即便不是大明的大臣,却是蓟辽督师孙承宗大人的弟子。

  所以,李倧会不顾一切的希望能与韦宝和解,反对的力量再大也无法阻挡李倧的意图。

  可以说,朝鲜政局暗流涌动,已经面临将严重分化的危险,将会分化成两个极端对立的阵营!

  韦宝的到来,正在急速加剧这股暗流的涌动。

  “眼下只能寄希望于领议政大人李元翼大人站在我们这边了!”洪柱元道:“公主殿下要见李元翼大人一面。”

  “我愿意见他。”贞明公主道:“我不愿意主上向韦宝妥协,我恨韦宝。”

  “不过,这也许是一个陷阱,我们并不知道李元翼大人是怎么想的。”洪柱元道。

  “所有两班大臣的家都被李适给抄了,财富和人口都被韦宝夺走了,也包括他李元翼的家,他还能和韦宝站在一起吗?”贞明公主道。

  “男人和女人的想法不一样,财富和人口没有了没有关系,等过几年,依然能保留高官厚禄,很快就能重新积攒回来的。”洪柱元道:“现在我们需要很谨慎才可以,而且,主上已经多次明确表示了想和韦宝和解的心思,听说这次韦宝再来朝鲜,也是主上亲自向韦宝发出的邀请。”

  “我知道。但是我们已经没有时间等了。”贞明公主道:“眼下只能尽可能多的联络两班大臣,在韦宝来之前,或者在韦宝与主上达成和解之前,阻挠主上。以领议政大人的号召力,我必须获得领议政大人李元翼大人的支持。李元翼大人一直以刚直不阿闻名,我相信他在大是大非面前会有所决断的。请让你父亲安排我和领议政大人见面吧。”

  “可以,不过这件事情是违背主上心意的事情,请公主殿下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说是我主使公主殿下这么做的,有什么罪过,都请推到我的身上,我不能看公主殿下涉险。”洪柱元道:“一旦主上要抓人治罪,请公主殿下立刻将我供出来,治罪于我便是了。”

  其实洪柱元与贞明公主并没有接触过多少次,主要的接触,都是在这次洪柱元重伤期间,在他们两个人成婚之前,甚至都没有见过面。

  “夫君,我不能这样做。”贞明公主道。

  “不,公主殿下,请你一定要这样做,否则我不会安排公主殿下与领议政大人见面的事情。”洪柱元躬身低头道:“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请公主殿下照顾好自己,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否则我死也不会瞑目的。请公主殿下能了解我的心意。”

  贞明公主被驸马洪柱元感动的眼圈一红,抓住了洪柱元的手,“夫君,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一起的,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不,公主殿下,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不值得你这样,过段时间,我就会请求主上接触我们的婚姻,公主殿下还很年轻,应该找一个更好的男人嫁了。”洪柱元动情道,说着说着,眼圈也充盈着泪花。

  贞明公主再也忍不住,与洪柱元抱头痛哭:“不,我不会离开你的,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都是韦宝害的,我一定不会让主上与韦宝达成和解,你放心吧。”

  洪柱元重重的嗯了一声,也将贞明公主抱住了。

  洪柱元和贞明公主没有想到韦宝第二话,韦宝也不说话,气氛有点僵。

  这种场面,韦宝见的太多了,知道对方在等自己先说话,似乎谁先说话,谁的气场就弱一些。

  但韦宝毫不在意,因为这次是李倧主动找的他,虽然是在李倧的地盘谈判,但明显自己一方更有优势。

  两个人都不愿意主动打招呼,还有一个问题,是主要的,那就是彼此的称呼问题。

  韦宝指明了李倧的王位有问题,而且李倧的王位并没有得到大明的承认,所以,韦宝不会称呼李倧为王。

  可李倧现在又是朝鲜事实上的王,直接称呼李倧似乎又太无礼,韦宝也难办。

  同样的,李倧也是这样,现在李倧已经知道了韦宝并不是大明的使臣,谁都代表不了,他只能代表他自己。也没法称呼韦宝为大人了。

  但韦宝身为蓟辽督师孙承宗大人的弟子,直接叫韦宝的名字,似乎也很无礼。

  “你比我年长不少,我叫你一声李兄,不为过吧?”韦宝倒是很机灵,在来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了,笑着率先打破僵局。

  一群朝鲜大臣顿时变色,按理说韦宝这么套近乎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妥,但你对一般的朝鲜大臣可以这样,即便是对领议政大人,也可以这样,可你直接与我们朝鲜的王称兄道弟,似乎就太无礼了吧?

  李倧不置可否,没有接这个话茬,也没有称呼韦宝,而是开门见山道:“你不是大明使臣,没有正当的身份干涉我们朝鲜事务。”

  韦宝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说,呵呵一笑道:“我早就说过,你的王位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我大明朝廷都不承认,大明人人可管。”

  “请撤走在黄海道和京畿道的兵马,我可以将仁川和江华岛交由你暂管。”李倧开门见山的开出了自己的条件,面无表情道:“鉴于赏识你的才能,以及希望你能帮我们朝鲜王国与大明朝廷沟通,我们也可以承认,的确管不到朝鲜来,这些事情,你似乎不应该和我谈,应该去找李适他们谈吧?”

  朝鲜王李倧和几名重要两班大臣闻言一怔,他们都知道韦宝口才了得,早已经领教过了,却没有想到韦宝还这么无赖,谁都知道李适已经投靠了你,不找你这个带头的谈,还找你手下人谈?

  “李适是我朝鲜的叛臣!我跟他没有什么好谈的!若不是你揷手搭救,李适的叛军早已经被我王室的官军打败!你这是直接出兵干涉我朝鲜事务,即使大明朝廷还没有承认我的王位,但我已经是朝鲜事实上的王!我相信大明朝廷也不会容许你这样胡作非为。”李倧很生气,但表面上仍然面无表情,语气冰冷。

  韦宝最佩服的就是朝鲜人这点,尤其是王室和两班大臣们,似乎他们的脸上都糊了一层水泥,不管生气还是高兴,都能时刻保持两步僵硬。

  “这我就听不懂了,我们我们有出兵,你得拿出证据来。还有,至于有些汉人在朝鲜做事,那是他们个人的行为,你要什么事情都算到我的头上,也可以,我若是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是不是应该直接住进汉城的王宫呢?”韦宝淡然一笑。

  原本韦宝也是打算装的和朝鲜王李倧,以及朝鲜的两班大臣们一样,说话也是抱持面无表情的,但韦宝发现自己实在是做不到,他知道自己大部分的时候,是有表情的,一点表情没有,那是僵尸,所以索性做自己了,懒得继续绷着,太累。

  朝鲜王李倧和朝鲜的几名重要两班大臣闻言大怒,直接住进汉城的王宫?你这是最直接的威胁了!这还不算干政,什么是干政?

  至于说拿出韦宝直接干政,直接干涉朝鲜事务的证据,太多了,数不胜数,不胜枚举了吧!?

  现在黄海道和京畿道全部都是由到这个份上,我可以帮你去和李适沟通。但我想先说明几点。首先,要解决纷争,你们得抛开过往,不再追究李适和他手下人之前的事情。”

  李倧皱了皱眉头,直接道:“这点可以考虑!”

  韦宝对李倧的态度感到满意,觉得对方的确是有诚意的,李适是他扶持起来的人,不再找李适的麻烦,说明李倧愿意承认天地会在朝鲜的势力。

  这是双方谈判的先决条件,若是这个条件无法满足的话,就不用谈了。

  “再次,让出汉城没问题,让出京畿道和黄海道给第都没有问题,可你有没有想过,土地已经分下去,天地会的土地,你们不能动!中小地主和老百姓已经到手的土地,你们也不能动,动了就会有人不满意。会出更大的乱子啊。”韦宝道:“所以,即便要让李适把人马都收拢到仁川和江华岛,这是没问题的,可这么做了之后,是不是得到了土地的人就能保全他们的土地呢?”

  “那是你们自己分下去的土地,与朝鲜朝廷无关!你们这是干政,是擅权!”李倧道:“天地会已经拿到手的土地,我们可以保持现在的样子,但中小地主和老百姓凭什么分到世家大户的土地?这点必须纠正。否则黄海道和京畿道不再归朝鲜朝廷了,这是决不允许的。”

  韦宝早就料到李倧会当即反对,淡然道:“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李适的人马全部撤了,你也坐不稳汉城,你信不信?京畿道和黄海道的一百多万人会一直反对你。”

  李倧和几名重要两班大臣听韦宝一口一个李适的人马,由衷反感,明明都是你的人马,偏要拿李适来当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