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鹿鼎记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0541 拿下辽阳城】

[字数:7601 更新时间:2019/3/11 7:06:00]




  统计署辽南站站长皱了皱眉头,一抬手:“围死前后大门,守护好城池就可以,这府衙太大,咱们的燃烧固体不多了,根本不可能将他们逼出来的,强攻肯定会伤亡很大,还不见得能攻下来!赶紧派人通知河边的陆卫队的人过来!”

  “是!站长,我去!”一名特工高声答应着,往后就跑,他是负责联络的。

  在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进攻辽阳城之前,陆卫队就已经有一个连队,由海卫队的人负责运送过来了!

  之所以没有一次性运太多的陆卫队的人过来,一方面是不知道辽阳城城中具体有多少粮食,而且,守卫辽阳城的关键在于外围,不能让建奴轻易围成,不能让建奴再轻易靠近辽阳城,否则,放多少人在辽阳城城内守城都是冤枉的!

  况且,海卫队掌控了辽南海域,宝军有水军优势,可以随时从海路增兵,这些都不是问题。

  有城外岸边的一个连队陆卫队的人过来,加上上百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人,守住几着就冲出了院子:“你现在不赶紧带着大家冲,等会明军说不定也会有援军到的,到时候,你不是想守住这里也守不住了?”

  “格格!格格!”

  “格格!格格!”

  辽阳城镇守将军图赖和聪古伦格格的侍女莫雅琪都被聪古伦格格吓得不轻,一起追出去,都忙不迭声的叫嚷。

  “别叫了,金银细软什么都不要戴了,大家带好家伙冲!”聪古伦格格才12岁的小女孩,倒是很有些女将军的做派。

  “格格!这府衙有高墙挡着,我们手里还有二十多勇士,加上满人家奴和汉人奴隶,有四五十人,汉人就算有上百人,轻易也攻不进来的!出去太危险!”图赖快步冲到聪古伦格格身边,一把拉着她。

  “你放手,放手,我才不怕呢!与其坐着等救援,不如咱们自己冲!咱们女真人,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过?”聪古伦格格怒道。

  图赖几乎要被聪古伦格格逼疯了,皱眉道:“格格你要是再这样,我只能让人将格格关起来了!对不住了!”

  “你敢!图赖,你跟我哥哥以兄弟相称,年纪相仿,没想到你这么胆小!你敢关我,我肯定告诉父汗治你死罪!”聪古伦格格怒道。

  “死罪就死罪,反正不能冲!我得为格格的安危负责!”图赖毕竟是三十多岁的人,不会轻易被一个12岁的小姑娘给唬住。

  “你这没用的人!”聪古伦格格气的哇哇叫。

  “格格!咱们府中没有几匹马啊!马都在军营,现在军营被汉人夺了,他们人人有马,咱们只能徒步,多吃亏啊!”图赖解释道。

  “汉人那点骑术,你难道心里没数吗?咱们就是没有马,勇士们也能把马匹都抢回来!到时候咱们不就有马了吗?从城里往城外冲,怕什么?又不是让你从城外往城里进攻。”聪古伦格格辩驳道。

  聪古伦格格和图赖遂开始反复争执。

  而外面的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人,则分出去十来个人,组织城中汉人去建奴军营救火去了!

  统计署辽南站在半年前就派人打入了辽阳城,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活动,但是对于城中情况是很熟悉的,这个时候,能动员多少人来就动员多少人来吧。

  好在刚才用火攻击,其实也没有多大的火,主要是毒烟攻击为主。

  而且军营周边有不少高宅大院,那些大户人家怕被火烧到,已经叫了一些人往军营外围的栅栏浇水。

  建奴喜欢睡帐篷,帐篷都是一把火就烧掉了的,不太容易影响到军营中的大木屋。

  火势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其实不管辽阳城府衙内是按照聪古伦格格的想法一起往外冲出去,还是按照镇守将军图赖的想法,坚守辽阳城府衙,对于他们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等到一个连的陆卫队进来,不管是想守住辽阳城府衙,还是想冲出辽阳城,都是绝无可能的!

  不过,如果按照聪古伦格格的办法去做的话,宝军会少不少伤亡!因为攻坚肯定要比在外面正面交战困难的多。

  辽阳城府衙很大,外院被突破了,还可以再退到内院防守,这里又有不少物资,的确是不好攻。

  到外面打的话,宝军占有五倍的人数优势,人多打人少,虽然也会伤亡,总比攻坚好。

  到底还是聪古伦格格赢了,聪古伦格格像是念经一般到处散播强硬的理念。

  辽阳城镇守将军图赖到底不敢真的将聪古伦格格关起来,那些建奴护卫和从军营逃出来的几名建奴勇士,听聪古伦格格一直说他们是缩头乌龟,没有勇气,都气的哇哇乱叫,也撺掇着图赖主动攻出去!

  图赖险些被一帮人给气糊涂,“好吧!攻出去!攻出去!行了吧!?现在先把府衙中的汉人女子都杀光!然后把府衙一把火点了,咱们要走,也决不能留给汉人!”

  “不准杀人!四五十名汉人女子知道什么啊?她们能起多大作用?”聪古伦格格拦阻道:“而且,这些都是我哥哥让人精心挑选来的美女,服侍我们也有很长时间了,怎么可以说杀就杀?府衙也不必杀,汉人偷袭是暂时的,不用几日,我哥哥定能带着大军打回来!到时候咱们住在哪儿啊?”

  “这些女人必须杀!不能留给他们!府衙也必须烧掉!不管打不打回来,都不能留给汉人!”图赖坚持道。

  “我说不准就不准!你不听我的,我肯定告诉父汗!”聪古伦格格生气道。

  图赖无语了,暗忖都听从了她的,主动攻出去,也就没有必要为这点事逆格格的意思了,只得就范:‘都听格格的!行了吧?’

  “嗯,我说的有道理,自然该听我的!”聪古伦格格高兴道:“整顿好队形,杀出去!你们男人在前面,我们女真女人跟在后面!”

  一帮人一起看着图赖。

  辽阳城镇守将军图赖叹口气道:“都看着我干什么?都按照格格说的办!”

  “是,将军!”所有人大声答应一声。

  几分钟之后,府门打开,二十多名建奴精锐冲杀在最前面,二十多名满人家奴和三十多名汉人奴隶跟在后面,辽阳城镇守将军图赖则和聪古伦格格,还有府中的五十多名满人侍女在最后一波。

  他们没有带走,也没有杀掉府中的五十多名汉人女奴。

  守在府门外面的是八十名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统计署辽南站站长见对方居然还敢开门,还敢主动出击,知道他们是想冲出辽阳。

  统计署辽南站站长大声喝令:“他们出来了,充分利用咱们有战马的优势,且战且退,但不准放跑了一个建奴,都给我杀光!”

  众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们大声答应道:‘是,站长!’

  此时辽阳城外围的,被海卫队的人用船只护送过来的一个连队的陆卫队的人,仍然在路上,他们靠岸的地方,到辽阳城有二十多里地,现在走了一半了,应该说是急行军了一半了!

  这还是都有马匹的情况下,要是步行,就会更慢!

  当时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害怕外围的陆卫队提前到辽阳城附近会被建奴发现,会打草惊蛇,等下把城中所有的建奴都引到了城墙上面,那样就更加难对付了,所以才让陆卫队的这一个连一直等在岸边,等到他们得手,再通知他们过来的。

  八十多名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立时与冲出辽阳城府衙的建奴们打斗在一起,这是纯冷兵器的作战。

  统计署辽南站的站长为了让建奴都出来打,在一开始建奴冲出来的时候,没有下令使用仅剩下的几枚手榴弹,怕一扔手榴弹,又给建奴吓回去了,统计署辽阳站站长也希望在外面解决建奴,并盼着援军赶紧来!

  二十多名建奴自然不必说,出来就是挥刀猛烈砍杀,二十多建奴家奴的战斗力比较弱,他们都会一些武术,建奴好武力,主要是这些人是家奴,平时做的都是端茶倒水的活,而且,奴的身份不可能让他们像战士们那么拼搏,真正有战斗力的不到五个人。

  三十多名汉人奴隶则不用问了,出了府衙就大叫着我们是汉人,纷纷向两边空旷处躲避逃窜。

  等于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只需要对付三十个建奴就够了。

  可三十个建奴也不容易对付,虽然当中只有三个人是骑马的,另外三匹马给了聪古伦格格,还有聪古伦格格的侍女莫雅琪,还有辽阳城镇守将军图赖骑乘。

  辽阳城府衙总共只有六匹马,是府衙平时办事用的,府衙的马厩没有军营的大,所以平时要用大量马匹的时候,都去找军营要。

  辽阳城的军营有五百多匹战马,还有一些能负重拉车的骡马,这些都是为了给不断往来运输补给的队伍准备换乘用的马匹和骡马。

  韦总裁让人先攻击辽阳城这步棋是绝对没错的!

  辽阳城作为建奴在太子河以南最大的重镇,是一座最大的补给城镇,建奴的绝大部分物资都放在这里。

  所以刚才图赖才会说要烧掉府衙,虽然府衙中没有多少物资,大部分物资在军营和府衙之间的一座大仓库存放,但是府衙大火,有可能能引发大仓库着火的,最起码可以分散城内汉军的注意力,不必要面对绝大部分的汉军。

  但是图赖想到汉军向来不经打,说不定他们都不用冲出辽阳城就能靠自己的力量反扑,将辽阳城的汉军全部歼灭,所以,也就没有下令烧掉府衙,听从了聪古伦格格的。

  这也是图赖这个人太过优柔寡断,要是换成皇太极,肯定第一时间下令焚毁所有物资,或者绝对不会冲出府衙的,做大事的人,既然想好了一条路线,就会沿着这条路线走到极致!

  战斗进行的异常惨烈,三十名徒步的建奴也不好对付,建奴才死了五六人,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这边却已经死了十几个人了!

  统计署辽南站站长一看情况不对,大声嚷嚷着:“别一味硬拼,后撤,后撤,到城墙边上去打!”

  统计署辽南站站长的想法是不错的,到了城墙边上,他们有马匹,那边更加空旷,优势将更大,而且,等到支援的陆卫队的人一到,马上就有更大的优势!

  而且,等到了城墙边上,建奴将离辽阳城府衙更远,想退回去也不可能了!

  “杀了那个叫唤的,他是领头的!”聪古伦格格对身边的图赖道。

  图赖嗯了一声,立时张弓搭箭去射统计署辽南站站长。

  统计署辽南站站长急忙侧身躲避,这一箭枝便没有射中。

  “冲上去杀了他!”聪古伦格格急的大叫!

  图赖本来不想亲自厮杀的,他是贵族,即便丢了辽阳城,他也罪不至死,又不是他让辽阳城兵力空虚的。

  但是聪古伦格格叫的急,图赖咬了咬牙,还是对着统计署辽南站站长冲了过去。

  统计署辽南站站长一看敌方穿着大官服饰的人向自己冲来,并没有接仗,而是大声嚷嚷着:“快撤!快撤啊!”然后率先调转马头跑。

  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见站长走了,纷纷拨转马头跟上。

  “快追!他们打不过了!”聪古伦格格叫道。

  图赖是懂汉语的,急道:“不可追!不如退回府衙吧!等他们回来,咱们再出来打便是了!”

  “这么好的时候,不冲出去杀光他们,还等什么啊?”聪古伦格格气的不行,“你不敢去,大家都跟着我去!”

  一群建奴精锐是很勇悍的,见聪古伦格格都这么勇猛,更是不敢落后,而且,刚才杀了半什么?怎么可以投降!?这世上绝没有投降的女真人!大家跟他们拼了啊!”

  随着聪古伦格格的叫声,十多名建奴立时再扑上去。

  噗噗噗噗!

  可惜,情况发生了变化,二百多骑兵挺着长刀团团围住,上哪儿拼命去?十多名建奴不到几分钟,全部被杀。

  建奴尸体横七竖八的在小小的包围圈中。

  所有的宝军骑兵又围上来,将辽阳城镇守将军图赖和聪古伦格格,还有五十多名女真女奴围困的水泄不通。

  “我们投降,别杀我们!这是聪古伦格格!”辽阳城镇守将军图赖颤声道。

  “你!”聪古伦格格怒瞪图赖,呸了一声:“懦夫!胆小鬼!”

  然后聪古伦格格挺着娇嫩的胸脯,举着腰刀,对宝军众人道:“不错,我是聪古伦格格,你们杀吧!我不会怕你们的!”

  聪古伦格格才只有12岁,这份勇气,连受过训练的一众宝军战士和统计署辽南站行动队的特工们都佩服的很。

  “别杀别杀!”图赖把手中的刀扔掉之后,下了马。

  立时有两名宝军战士下马,反剪了图赖的手,控制住他。

  “抓活的!你们其他女子都蹲下投降,我们!你们汉人就是阴谋诡计多端。”聪古伦格格生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