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回到清末当悍匪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七章 爹死妈嫁人

[字数:3045 更新时间:2015/9/16 16:59:00]



  库尔曼别克和张炳正在山谷中等待消息,不过塞西克一行人出去后,迟迟不归。这让他们渐渐失去了耐性,克里木在营帐外不停走动,库尔曼别克就是一皱眉,对于自己儿子这般没耐性的表现,特别是在张炳面前,觉得有些丢人。刚要开口呵斥,张炳却摆了摆手,取下面前火炉上的铜壶,给库尔曼别克倒了一杯热茶,然后又向火炉里加了些新柴,才道:“年轻人没耐性,这很正常。”

  张炳其实也不老,不过因为跟库尔曼别克同辈论交,所以克里木相当于他的晚辈,虽然两人年纪其实差不多。当然,克里木自己并不承认辈分上的差距。他视张炳如仇寇,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

  当枪声传过来时,众人皆惊。急促的枪声在山谷中回荡,甚至引发了一场小型雪崩,堵住了一条山路,不过并未造成人员伤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父亲,该怎么办?”克里木从外边走了进来,显得非常地惊慌失措。

  “慌什么慌!”库尔曼别克终于爆发出来,一巴掌扇在自己儿子的脸上,然后大步走出帐篷。外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人叫马嘶地,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这下连库尔曼别克也没了主意,他这几年一直是太平族长,根本就没遇到过如此棘手的情况,所以虽然见识不凡,但在此刻依然错愕不已。就在此时,库尔曼别克忽听耳边传来一声枪响,震得他一阵的耳鸣。

  “都给我静下来!听族长大人讲话!”

  开枪的是张炳,这个杀伐决断的马贼胆识自然不同。他现在一手举着枪,一手搀扶着库尔曼别克,省得这老头被枪声吓倒了。

  “族长,请您讲话了!”张炳此时放开了手,非常恭谨地说道。

  枪声吸引了众人的注目,山谷中的慌乱终于暂时消停下来。人们站在原地,茫然无措。

  库尔曼别克虽然有些狼狈,不过还是在关键时刻稳住了心神,至少在张炳送开搀扶他的左手时,没有跌倒。

  “都该干什么就改什么去,别给我丢人现眼!”库尔曼别克开口就吃臭骂,虽然不中听,可是却莫名其妙地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片刻,终于散开,各做个事去了。“卫队集合!”

  库尔曼别克把自己的亲卫队集合起来,这是张炳的建议。有这些人,其他人如果要是不服管教,心里多少都会有所畏惧。而张炳自己身边那些马匪不知什么时候,分散成了六七个小队,瞧意思是准备分头突围。

  库尔曼别克将一切看在眼中,不过他却没有过问,眼下不是和张炳闹翻的时刻,同舟共济才是最好龖的选择。

  “巴哈尔和埃米拉回来!”山谷入口处冲进来两名骑士,其中一人刚进山谷就从马上摔了下来,坐在雪地上喘着粗气,额头淌血。另外一人稍微好些,不过看得出来,脸色十分的苍白,眼神惊恐万分。

  巴哈尔和埃米拉是塞西克冲下山坡营救都查部落巡逻队前,派回来报信的两人。不过在他们下山之前,他们看到了塞西克和所有同伴的最龖后一眼,在枪林弹雨中成了筛子的整个过程。

  虽然时间非常短暂,说是一瞬间也不为过,不过在巴哈尔和埃米拉的头脑中却像是在放着慢镜头。子弹呼啸而来,击入身体,血液飞溅,染红雪地。塞西克那把视若珍宝的1873式温彻斯特骑枪,失手飞到了空中,然后战马倒地,在雪地上滑行出很长一段距离。而原本骑跨在上面的骑士则被甩落在雪地上,肢体扭曲,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破木偶。表情呆滞,双眼无神。

  阵亡者的表情和死态深深刺激了二人的神经,他们不敢再回头,深怕光复镇的骑兵嘴上山坡,让他们也成为破木偶中的一员。

  返回山谷似乎是唯一的出路,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山谷中即便现在有着近两千的人马,可是依然让二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安全感。回到山谷似乎只是依从了本能,但他们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到底怎么回事?”库尔曼别克让亲卫将这二人围了起来,低声问道。他有一种极为不好龖的预感,给张炳使了个眼色,两人走进了包围圈。

  因为埃米拉之前摔下了马,额头淌着血,所以大家都将目光聚集在了巴哈尔身上。

  双眼好容易恢复了些许生气,巴哈尔依然有些茫然,不过在看清面前的库尔曼别克后,他翻身下马,然后跪在自家族长面前,大哭道:“真主在上,族长,您要为塞西克他们报仇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光复镇的骑兵!这群白袍恶魔!之前我们巡逻出了山谷,翻过几座小山之后,就来到了一片山头之上,在那里遇到了都查部落的巡逻队……”巴哈尔讲述着事情的经过,只是库尔曼别克越听眉头皱得越厉害。光复镇骑兵的战斗了远超他的想象,他甚至怀疑巴哈尔是不是被吓破了胆,临阵脱逃,所以才故意编了一个荒诞不羁的故事,为的是免受责罚。

  “这么说,塞西克他们全死了?”张炳忽然问道。

  “是!”

  “那光复镇的骑兵有多少人?”

  巴哈尔想了想,然后看着唯一跟随自己回来的同伴埃米拉,道:“有好几百人吧?”

  埃米拉无动于衷,只是坐在雪地上双眼发直。

  有人这时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这个年轻人的脸,只是这一拍不要紧,埃米拉直接仰面摔倒。等众人围拢过去查看伤情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年轻人竟然断了气!

  “死了?”库尔曼别克脸色铁青地低声问道。

  张炳点点头,给库尔曼别克出起了主意。“族长,看来事情有些麻烦啊!您先把那些小部落的头人聚集在一起,我们大家商量一下。如果实在没有办法……”

  “如何?”

  “就让他们去当垫背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