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血火忠诚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血火忠诚正文:第十四章 诛杀胡军长 (二)

[字数:3558 更新时间:2013/11/8 20:48:00]





胡军长根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处罚,他见李权和沈世杰在一边嘀咕着,非常恼怒:“奶奶的,处罚个球啊!这些刁民,就该枪毙,要是再来胡闹老子照样开枪。”

话音未落,屋外又嚷起来,沈世杰急忙打开门,原来是那女人娘家的几个代表来了,嚷嚷着要见救国军。

沈世杰和李权一起走出屋子,李权热情的和几个代表打着招呼,沈世杰忙着往屋里让。就在此时,胡军长冲出了屋子:“奶奶的,你们都跑来干吗?来找死吗?都给老子滚,惹恼了老子把你们一个个都突突了。”

几个代表惊的目瞪口呆,一个老年人战战兢兢的指着胡军长:“你……你们把人打死就这么完了?我们老百姓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这世道真的就没有我们老百姓的活路了?你打吧,把我们都打死吧,我们不活了!”

沈世杰伸手就推胡军长,想把他推回屋子,胡军长一把甩开沈世杰,大骂老人:“奶奶的,你以为老子不敢吗?滚,全都滚,再不滚这就是下场。”拔出手枪就对那位老年人开枪,老年人腿部中弹,“扑通”跪倒在地,痛苦的捂着大腿。

沈世杰飞起一脚踢掉胡军长的手枪,李权捡起手枪对准胡军长:“你已经打死了一个老百姓,现在又开枪打伤这位老人,你还有人性吗?刚才我们还商量着怎么处置你,现在不用商量了,给老百姓偿命吧!”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团长,现在还不能处决他,他打死打伤老百姓,怎么处置应该由老百姓说了算。”沈世杰急忙拦住李权。

“也好,你去问老百姓,我赶紧看看老人的伤势。”李权收起手枪,仔细查看老年人的伤口,发现骨头被打断了,急忙喊到:“你们几人快把他抬进屋,我给他包扎一下。”

蛮娃和刘世武等人挤了进来,他们在人群外面大体上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蛮娃担心沈世杰处理不好伤了自己,刘世武等人也想知道咋处理这事情。

胡军长看见刘世武几个人进来,顿时气粗起来:“哈哈哈哈……沈世杰,李权,你们都是老子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不但不报恩还要老子的命,你们问问弟兄们会答应吗?”

沈世杰没有理会胡军长,也没有理会进来的弟兄们,他走出屋子来到人群跟前,朗声说到:“乡亲们,今天这事怎么处理你们说了算,你们说咋办咱们就咋办。”

人群“嗡”的一声嚷开了,救国军居然问他们怎么处理这事情,一时把他们也难住了。那几个代表商量了一会,一位中年人小心翼翼的走到沈世杰跟前:“长官,你说话算数不?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谁都知道,还要我们说啥?”

“这位大叔,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让乡亲们满意的。”沈世杰转身又说:“李团长,弟兄们,你们都听到了,杀人偿命,你们还有啥说的没有?”

“我们现在替乡亲们讨还血债,刘营长,命令你带三营执行军法。”李权大声命令。

“是!”刘世武立正回答。

“胡军长,我想代表弟兄们说几句!军法面前人人平等,您身为军长,这个您比我们懂。在咱们救国军,只有两件事不能做,做了谁都可以要他的命:一是做汉奸;二是欺压老百姓,这您也知道。所以今天这事谁都不能怨,只能怨您自己,您走吧,弟兄们以后会给您烧张纸的。”刘世武走到胡军长跟前。

胡军长知道自己成了孤家寡人,谁也指望不上了,他大声喊道:“沈世杰,李权,你们真的要老子的命吗?有本事你们来把老子的命拿去,让弟兄们来拿算怎么回事?”

“胡军长,你是说死在弟兄们的枪下有点丢人是吗?那好啊,我这个护国军的总教官来执行李团长和乡亲们的命令。我给你一个选择,那就是容许你选择自己的死法,你现在选择吧!”沈世杰冷笑着。

“哈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死法!那我就选择战死,死在你的刺刀之下,你以为如何?”胡军长哈哈大笑。

“你……”沈世杰没想到胡军长会来这么一手。

“怎么?不敢来了?堂堂的救国军总教官难道怕了吗?就这点本事还当总教官?真是胆小鬼,哈哈哈哈……”胡军长得意的大笑。

“胡军长,既然你看得起我,我就和你比试比试。蛮娃,给胡军长一支步枪,我要让他死的心服口服。”沈世杰豪气冲天,他可不能让弟兄们小瞧了,以后在救国军里没法混。

蛮娃取下步枪退掉子弹上好刺刀,走到沈世杰跟前:“沈参谋,小心些!”

沈世杰没有说话,挥手让蛮娃把步枪递给胡军长。胡军长接过步枪,仍然有些不相信:“姓沈的,真的和我比试拼刺?那我就得问清楚了,如果你赢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因为那时我已经死了。如果我赢了,这可怎么说?”

“怎么说?什么也不用说,没有这种可能。”沈世杰十分平静。

“是吗?你就那么自信能赢我?万一失手了咋办?这个现在必须说清楚,不然这比试还有什么意义?”胡军长追问道,他对自己的拼刺技术非常自信。

“胡军长,你不就想说如果你赢了就放你一条生路吗?行啊,只要你赢了我,我一定给你活路。“沈世杰很随意的说道。

人群来到打谷场上,密密麻麻的围成了一个圈。进来谈判的几个代表又叫来十多个本族亲戚也站在边上,他们要看着救国军如何处置凶手。一部分救国军士兵在场内维持秩序,另一部分在村外警戒。

场内,根据胡军长的请求,李权和刘世武、潘生、许长来一起检查了枪支刺刀,以示公平。几个人检查完后退到一边,李权示意开始比拼。

胡军长知道沈世杰是从正规军校毕业,但他一点也没把沈世杰放在眼里,就凭自己这副彪悍的身板和多年来枪林弹雨里练就的能耐,和这个有些弱不禁风的小子拼刺那不是小菜一碟?他看到沈世杰很随意的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这回事一样,不禁心中大怒,他妈的,这小子临死前还这么镇静,老子就让他永远镇静去吧。

“啊……”一声怒吼,胡军长如猛虎下山,刺刀聚集了千斤之力,他想一个突刺就解决战斗,不想再来第二次,那样显得太没本事。

沈世杰只是轻轻转了一下身体就化解了胡军长的致命一击。胡军长转过身子一看,沈世杰还站在那里,他恼羞成怒,再次蓄积了全身之力,叫嚣着向沈世杰猛扑过去。

胡军长再次扑空,他看见沈世杰依然站在那里,脸上甚至挂着轻蔑的微笑。这简直是对他莫大的侮辱,他就是战死也忍受不了这种歧视,他暴跳如雷,狂叫着杀将过去。

沈世杰轻移脚步,款款的躲过胡军长致命的一击。他看到胡军长喘着粗气站在那里,怪怪的看着自己,微笑着抬起步枪:“胡军长,你三把斧子使完了?该我使几斧子了吧?”

胡军长哪里肯听?他从来都是只会攻击,哪容得别人攻击?他再次端起步枪,朝沈世杰猛刺,但步伐已乱,力道也不如刚才勇猛。

沈世杰等的就是这个,他一边躲避,一边偷空给胡军长来一下。没多久,胡军长已是血迹斑斑,虽然没有一处致命伤,但他步履瞒珊,刚才的勇猛荡然无存。

沈世杰瞅准机会一刀刺进胡军长的腹部,胡军长扔掉步枪,双手抓住腹部的刺刀:“沈世杰,你真的要老子的命啊?”

“胡军长,我最后叫你一声胡军长,你的路是自己走的,没人要你这样。今天不杀你就不能平民愤,也对不起死去和受伤的老百姓,更无法向养育我们的父老乡亲交代。我还要用你的命告诉救国军的弟兄们,以后谁再敢对老百姓这样,我沈世杰同样会要了他的命。胡军长,你走好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会让弟兄们厚葬你,每年的今天都让他们在你的坟头上点一张纸,你走吧!”沈世杰猛一用力,刺刀在胡军长的肚子里转了几个圈,胡军长痛苦的倒在地上,渐渐的没了声息。

“乡亲们,打死打伤老百姓的凶手已经伏法,即使他是抗日救国军的军长也照样没有特殊。从今以后,任何人只要做了对不起老百姓的事情,救国军的军长是啥下场他就是啥下场。乡亲们,事情还没有完,我们答应老百姓的就一定要算数,姓胡的打死一人,还打伤了一人,我们救国军一定给予赔偿。只是我们现在没有一个铜板,我们真的身无分文,请给我们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们一定把钱送到你们手上,请你们放心,我们救国军说话绝对算数。请你们两个村子不要再互相斗了,都是中国人,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日本鬼子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大家都散了吧,把死者抬回去厚葬,伤者留下治疗,我们一定会把他治好的。”沈世杰高声对亲乡亲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