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血火忠诚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血火忠诚正文:第十四章 诛杀胡军长 (一)

[字数:3527 更新时间:2013/11/8 20:47:00]





沈世杰和李权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胡军长,他俩几乎问遍了所有士兵才知道胡军长昨天就带着两个勤务兵出了寨子,估计去了八仙庙,最近他老往村里跑。李权苦笑着拉上沈世杰出了寨子,救国军没钱了,必须尽快找到胡军长。

快到村子了,两人发现村子东边黑压压的一片,仔细一看,竟是数百老百姓聚在一起嚷嚷着什么,场面十分混乱。

两人对视了一眼,快步向村里跑去,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事情一定不小,要不老百姓聚不了那么多。

跑到人群跟前一看,原来是数百人围住几间草屋,屋门口躺着一个女人,早已死去,还有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看到沈世杰两人过来,村民们立即将他俩围了起来。李权和沈世杰不明就里,看见村民们围了过来,两人非常吃惊。

老田认出了沈世杰,他挤进人群:“沈长官,你可来了,你给咱评评理,这事要不要抵命?”

“大叔,您慢慢说,发生了啥事情?要谁抵命?”沈世杰一头雾水,急忙问道。

“你不知道啊?那你们谁都别走,我把情况说一下,你们把事情处理了再走,事情不处理你们谁都不能走。”老田愤怒的说到,几十个老百姓立即把沈世杰和李权围了起来。

自从沈世杰担任救国军总教练以来,胡军长再也没有操心过队伍,他整天带着两个勤务兵东游游、西逛逛,还经常到村里转悠,到后来几乎每天都到村里转,有时就在村里过夜。

村里有个寡妇,男人因病去世不到两年,她带着年幼的孩子,日子过得很恓惶。有一天胡军长转悠到她家门口,见这女人年纪轻轻,还有几分姿色,他动了心思。

打听到女人是个寡妇时,胡军长什么也不怕什么也不顾了。他每天都往女人家里跑,给女人买了许多东西,干柴遇烈火,两人迅速走到了一起。村里人也都睁一眼闭一眼,救国军谁也惹不起,村里还指望着救国军保护呢。

胡军长和女人甜甜蜜蜜的过了一段时间,女人已经彻底离不开胡军长了。胡军长也不问军事,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女人家过夜,白天在山寨转一圈,有时干脆几天都不见面。两个勤务兵无所事事,呆在女人家里显得多余,就在村里到处闲逛。村里人一看到两个勤务兵到处乱逛,知道胡军长又来了,大家都不去打扰他们。

这两人的事情不知怎的就传到了女人娘家人的耳朵里,娘家人勃然大怒,觉得这事实在丢人,一致决定要惩罚这对狗男女。后来一打听那男的居然是一支队伍的最高长官,这支队伍就驻扎在山寨里,大家都气馁了,谁也没了主意。

可是这事不能就这么完,这关系到整个家族的荣誉和面子问题,必须给大伙有个交代。大伙商量了半天,觉得惹不起那男的,惩罚自己人总可以吧?那女人做了伤风败俗的事情,理应受到惩罚。至于怎么惩罚,大伙还没有一致的意见,最后商定先把女人弄回来再说。

于是,女人娘家聚集了二十来口人气势汹汹的朝八仙庙进发,进村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八仙庙的村民,村民们看到这些人大都赤手空拳进来,一个个讥笑道:“就这点人想来干嘛?还空着手来,这不是找抽吗?”

这伙人不理会村民们的讥笑,怒冲冲的直奔女人家。到达女人家时,看到女人家门紧闭,这些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就把家门揣开,几个人涌进家门,抬眼仔细一看,一个个惊呆了。

原来女人正和胡军长搂着睡觉,家门突然被踹开一下把他们惊醒。胡军长岂是吃素的?起身的同时已拔出了枕头下的手枪,“哗啦”一声子弹上膛,进来的人吓得往后直退。

女人抱着被子,她已经看清楚了来人,惊呼着按下了胡军长的胳膊,胡军长的子弹打在地上。

女人穿好了衣服,让娘家人进屋子,大伙都被胡军长吓坏了,谁也不敢进来,最后还是娘家妈和几个哥哥进来,毕竟是一家人嘛。

几个人进屋啥也不说,拉着女人就走,女人挣扎着喊道:“老胡,咋办啊?我妈要我回去。”

“你妈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嘛,过几天再回来,这有啥?”胡军长一听原来是她妈让她回去,放下心来,枪也插回了腰里。

“老胡你不知道,我回去恐怕就回不来了。”女人悲泣的喊道。

“为啥回不来?让你嫁人吗?那可不行,我老胡要娶你,你一定要回来。”

“老胡,我真的回不来了,你不知道我们那里的规矩。”

“啥规矩?让你回去干吗?”胡军长警惕了,他盯着女人问。

“啥规矩?她偷了人,我们要把她带回去,用家规处罚她。”女人母亲怒气冲冲的说道,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一件什么物品。

“处罚?奶奶的,老子的女人也敢处罚?你们他妈的也不看老子是谁就敢来啊?妈的,都给老子滚,再不滚老子的枪可不认人。”胡军长拔出了手枪。

“这是我们家的事情,关你啥事?没把你也带回去已经是你的福气了,你还在这说啥?你走开,别管我们家的事情。”女人的母亲大声嚷道,在她的生命里,家规才是第一位的。

“妈的,老子才不管你们他妈的家规不家规的,把她放开,都滚出去,不然老子不客气了。”胡军长再次子弹上膛。

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唯独女人和母亲站在屋里不动,女人不出去,母亲在屋里死拽着女人,两人僵持着。

胡军长什么也不管了,一脚将女人的母亲揣到门外。这母亲是当地出名的泼妇,一下被摔的鼻青脸肿,岂能甘心?她对胡军长破口大骂,把胡军长家里的所有人都问候遍了,甚至连十八代祖宗都骂上了。胡军长再也无法忍受,一扣扳机,女人的母亲倒在血泊之中。

这下捅了马蜂窝,居然闹出了人命。虽然时逢乱世,死个人就像死个蚂蚁一样简单,可在平静了好多年的八仙庙村,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于是,村民们齐聚女人家里,把女人和胡军长堵在屋里。

女人的娘家人逃离了村子,临走时狠狠摔下几句话:“你们八仙庙村纵容奸夫淫妇,还打死了娘家母亲,你们等着,我们回头跟你们算账。”

这下更不得了,打死女人的母亲已经惹了众怒,还要招惹另一个村子的人来此算账。眼看着一场械斗不可避免,村民们心急如焚,若是那个村子的人手持土枪大刀过来,八仙庙不知又要死伤多少人了。

听完老田的诉说,沈世杰和李权感到事情非常严重,两人低声商量了一会,李权高声对大家说:“老乡们,请大家静一静,听我给大家说。老乡们,这事我们一定管,一定管到底,也一定能管的了,绝不会让乡亲们受到一点伤害。我们先进屋见见胡军长,把事情搞清楚,我们今天一定给乡亲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那你们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吗?那个村子马上就要来好多人,你们能保证不让他们进来打我们吗?”村民们问道。

“大家放心,我让胡军长的勤务兵马上回山寨搬兵,把救国军叫来,我们保证不让一个外村人进来。”李权示意人群后面的勤务兵赶快回山寨。

“那好,我们等你们的消息,等你们的处理结果。”

“胡军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女人是怎么死的?”李权进屋质问胡军长。

“奶奶的,这人太他妈的不讲理,硬要把老子的女人带走,说是要按家规处罚,你说老子能答应吗?老子一开始也没想打死她,是她乱骂乱动的往枪口上撞,这能怪老子吗?”胡军长根本不在乎,只是被堵在屋里非常憋气,他很随便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

“胡军长,村里供咱们吃喝,还把山寨给咱们驻扎,这些老百姓就是咱们的衣食父母。你身为救国军军长,不但随便开枪,还把人给打死了,已经严重的触犯了军法。为了村里的乡亲们,也为了严肃救国军的军纪,你必须接受军法处置。”沈世杰异常严肃的说。

“奶奶的,老子是军长,打死个把人就军法处置?就算那些百姓是衣食父母也不能让老子抵命吧?再说是他们找上门来的,老子也是在无奈的情况下才开枪的。”胡军长一点也没把军法当回事。

数百人往八仙庙涌来,各个都是大刀土枪,浩浩荡荡来到村外。救国军已在村外展开,那些人见有荷枪实弹的大兵帮助八仙庙,顿时软了下来,呆在村外一步也不敢往前走。他们在村外商量了半天,最后商定派几个代表进村处理此事,其他人在村外等候。

沈世杰和李权坚持要给胡军长处罚,两人走到一边小声商量着处罚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