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血火忠诚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九章 血战黑树林 (一)

[字数:4069 更新时间:2016/7/17 7:39:00]




  清晨,张耀祖早早爬起来,命令抓紧时间做饭,做好转移的一切准备。几位老人也收拾好随身物品,把藏在暗室里的十来只大箱子搬了出来,警卫班守护在箱子周围,警惕的看着外面。

  吃过早饭,几位老人想起了山上的方丈,执意要和方丈等僧人道别。方丈知道老人们都是学者大师,对老人非常尊重,也非常照顾,老人们和方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现在要走了当然要去感谢一下。

  张耀祖无奈,只得陪着几位老人爬上攀下,几乎把云山大一点的寺庙都转个遍,回到驻地都快中午了。

  不能再耽误了,必须马上出发。张耀祖命令祁星培带特务大队前面开道,蛮娃带二十名弟兄抬上箱子走在中间,警卫班和老人们紧随其后,石小虎带二大队其余弟兄负责殿后,一行人秩序井然的向山下转移。

  大锤带着小林、建子和小社走在队伍最前面,始终和队伍保持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每当前面有障碍物时,小林和建子立即爬上旁边的大树瞭望,确定没有异常情况才继续前进。

  前面是一道斜坡,有二百来米长,近二里地宽,坡上长满了合抱粗的大树。宽大的树冠将太阳遮挡的严严实实,使斜坡上老是黑乎乎的,僧人们就把斜坡称为“黑树林”。黑树林里有数条羊肠小道,顺着小道就能走出黑树林,同时也到了山下。当地人都说黑树林是云山的第一道关口,也是一道“黑关”,胆小的人根本不敢进黑树林。

  到了黑树林,小林迅速爬上一棵大树,向树林里仔细眺望。头顶上太阳毒辣辣的,可树林里却阴森森的,几十米以后就看不清了。

  小林极目远眺,突然,他感觉几十米外好像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再一看却什么都没有了。他不敢大意,向树下打个手势,建子和小社飞身爬上旁边的大树。大锤迅速靠在树后,同时向后面打个手势,后面的队伍立即停了下来。

  一棵大树后面露出半条胳膊,小社拔出驳壳枪对准胳膊,想了一下又将驳壳枪插回腰间,拿出小弓箭,对准胳膊就是一箭。

  只听“啊”的一声,一个黄军装从树后钻了出来,胳膊上插着羽箭,他痛苦而又愤怒的看着四周,似乎想找到射箭的人。

  鬼子,是日本鬼子!大锤眼疾手快,一梭子弹过去,鬼子立刻成了马蜂窝。

  大锤真的捅了马蜂窝,树林里突然枪声大作,密集的子弹射向大锤,打的树叶直往下掉。掷弹筒也开始发射,大锤周围腾起一股股浓烟,他急忙卧倒,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大树。

  小林、建子和小社溜下大树迅速退到树林外边,祁星培带着特务大队飞奔过来,向树林里猛烈开火。

  张耀祖命令蛮娃保护老人和箱子退到另一片树林里,自己带着石小虎等人赶到黑树林边,架起机枪向树林扫射。一时间,黑树林硝烟弥漫,炮声隆隆,一方志在必得,一方誓死捍卫,佛门脚下注定要有一场生死大搏杀。

  剿匪队紧赶慢赶,还是比预定时间晚了半天才到云山。那个和尚不知被藤原骂了多少次,可总是无法跟上剿匪队的步伐,藤原只得命令几个士兵抬着和尚,好不容易才赶中午到达黑树林下面。

  藤原生怕行踪暴露,顾不上休息吃饭,命令剿匪队快速穿过黑树林。剿匪队在树林里遇到几个准备上山进香的佛门信徒,藤原一摆手,几把锋利的匕首瞬间割断了信徒们的喉咙。

  没想到快出林子时还是暴露了,藤原气急败坏,拔出战刀“哇哇”狂叫,真想一刀把那个暴露目标的家伙劈了。可是没有办法,那个士兵已经毙命,他只得命令剿匪队猛烈开火,迅速攻上云山。

  剿匪队疯狂的扫射着,掷弹筒不停的发射炮弹,企图将黑树林外面的武装一举歼灭。然而事与愿违,大部分子弹打在树干上,炮弹基本上都在树林里爆炸,树林外面的人安然无恙,一个劲的往树林里倾泻子弹。当然,特务队也隐蔽的非常好,除了那个暴露目标的倒霉蛋,其他人连根头发都没伤着。

  藤原仔细听着,发现树林外面的枪声有三八步枪的,有德国造二十响的,有歪把子的,偶尔还有捷克式轻机枪的声音,但没有听见炮声。他纳闷了,这是什么队伍?基本上都使用日式武器,难道是皇军?他这几天通过电台里询问了好几次石井少佐有没有别的皇军介入,石井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没有别的皇军参与此事,这说明外面不是皇军,再说皇军哪来的捷克式轻机枪?新四军离这倒不远,可新四军怎么会有日式武器?没听说皇军在这一带丢失过武器,看来也不大可能是新四军。这一带只有皇军和新四军这两支大的武装,还有一支小武装就是断魂山的土匪,既然不可能是皇军和新四军,那一定就是这支可恶的土匪了。想到这里,藤原再次举起战刀:“天皇陛下的勇士们,树林外面就是一直和皇军作对的土匪,冲出去,杀光土匪,攻占云山!”

  剿匪队立即从树后闪出,向树林外冲锋,他们动作敏捷,战术娴熟,边冲锋边开火。救国军已经有两名弟兄牺牲,还有几名弟兄负伤,情况十分危急。

  张耀祖怒火万丈,从地上一跃而起:“弟兄们,冲进树林,和鬼子拼了!”带头向树林冲去,弟兄们也都上好刺刀冲进树林,一场惨烈的搏斗开始了。

  大锤勇猛无比,倒提着步枪率先冲入树林,一个粗壮的鬼子迎了上来,对准大锤就刺。大锤一个侧身闪过刺刀,抡圆步枪朝鬼子狠狠砸过去,就听“咔嚓”一声,鬼子的天灵盖被咋得粉碎。旁边三个鬼子见状,立即朝大锤围了过来,大锤毫不畏惧,步枪抡的“呼呼”风响,力敌三个鬼子不落下风。

  祁星培不喜欢拼刺,见鬼子冲了上来,索性将步枪一扔,举起驳壳枪开始点杀。他喜欢手枪,尤其喜欢驳壳枪,把驳壳枪玩得精熟,只要出枪必定击中目标。几个鬼子见他拿着手枪四处射击,非常恼怒,端起刺刀向他猛扑过来,祁星培不慌不忙,连连扣动扳机,几个鬼子全被爆了头。

  张耀祖身经百战,一杆步枪犹如蛟龙出海,杀的两名鬼子节节败退。一名鬼子退到树下,无法再退,鼓起勇气向张耀祖猛刺,张耀祖略一闪身,手中的枪刺扎进了鬼子胸膛。另一名鬼子企趁机向张耀祖肋下刺来,张耀祖仰面躺倒,手中多了一把匕首。鬼子还没回过身来,脚筋已被挑断,鬼子痛苦的跪倒在地,张耀祖顺手划过鬼子的脖子,鬼子鲜血狂喷,哀嚎着见天皇去了。

  然而战场上的形势对救国军却越来越不利,胜利的砝码逐渐向鬼子倾斜。藤原的剿匪队有五十人,而张耀祖冲入树林的兵力不到四十人,还有二三十人在另一个树林里保护着老人和箱子。鬼子在不断倒下,救国军的弟兄也在不断倒下,许多人抱着鬼子在地上翻滚,最后拉响了手雷,和鬼子同归于尽。眼看着弟兄们一个个倒下,张耀祖心如刀割,他大吼一声,再次扑向鬼子,决心和鬼子同归于尽。

  就在此时,鬼子后面一阵排山倒海的呼啸,沈世杰带着机炮队冲了上来,旋风般的向鬼子杀过去。刚才还是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的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许多人还没明白过来就被刺倒,更多的鬼子被两面夹击,伤痕累累。

  藤原长叹一声,这些土匪太狡猾了,居然在自己身后还藏有一支队伍,和上次遭遇土匪如出一辙,可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也没有发现呢?他无奈的挥舞战刀:“撤退!”撒腿向旁边猛跑,后面跟了不到十人,那些受伤的士兵只能留给土匪了。

  张耀祖抬腿就追,沈世杰一把拉住:“张司令,别追了,即便追上搞不好咱们还得搭上几条人命,让他们去吧,迟早会收拾他们的。”

  “可是咱们死了那么多弟兄,我要为他们报仇,不能就这么放跑了他们。”张耀祖悲愤的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鬼子是藤原的剿匪队,咱们记住这笔仇恨,早晚一起算账。现在赶紧打扫战场,办正事要紧,那些老人和东西怎么样了?”沈世杰问。

  “都好着呢,蛮娃带着二三十名弟兄在保护他们,咱们过去看看。”

  几位老人惊魂未定的从树林里出来,冲张耀祖直抱拳:“张司令,张长官,你们真是神兵下凡,抗日的大英雄!今天若不是你们,我们这些老朽恐怕成了日寇的枪下之鬼,这些国宝也定会落入敌手,老朽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前辈们,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保护国家财产是我们的责任,您不必见外。这是我们救国军的沈司令,今天要不是沈司令在危难之时出手相救,结果还不一定呢!”张耀祖指着沈世杰说。

  “哎呀!沈司令这么年轻,真是年少有为啊,将来必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几位老人纷纷称赞。

  “前辈们,沈世杰来晚了,让您受惊,晚辈向您赔罪!鬼子已被我们打跑,但他们绝不会就此摆手,一定还会来报复的。请前辈们赶紧转移,离开这个地方,我们救国军一定会全力保护你们。”沈世杰赶紧劝说几位老人。

  “好!好!我们听沈司令和张司令的话,现在就走,就走……”老人们走进了黑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