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汉祚高门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1334 破裂襄国

[字数:3579 更新时间:2019/4/14 9:35:00]




  世上最珍贵的东西,往往都是俯拾皆是的寻常之物,比如阳光。

  迟暮老人,气若游丝,深夜吊命,愿意倾尽所有,只为能看到复升的朝阳。号寒之众,衣不遮体,寒入骨髓,也是深盼骄阳重临大地,驱退寒风暴雪。

  至于羯国的皇子们,大概不觉得当下的阳光有多珍贵,甚至有几分让人厌烦,或者说当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却没有阳光,而当他们不再需要的时候,却是朝日破晓。

  昨夜的建德宫混乱不堪,以至于宫苑之内都将冲入此境的奋武将士当作了石宣归国的大军。可是等到太阳升起后,这不算美妙的误会终于解开了。奋武军虽然没有打起鲜明的旗号以标榜来历,但那与羯国人马截然不同的甲杖器械配给,也让他们很难再装扮下去。

  “一个、两个、三个……”

  建德宫的单于台,沈云笑眯眯的打量着被囚禁在一座单独宫室的人。这里便是他昨夜守株待兔最大收获了,房间里十多人,有男有女,大多年少,年纪大一些的不过十四五岁,小一些的还要被宫人内侍抱在怀中,这都是羯主石虎的儿女!

  随着的,那就是单单石虎的儿子便有六人之多。除了最开始的那个濮阳公石琨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稍小一些的封爵为沛公,名为石冲。而其他的几个,要么年龄太小,要么或是寻常宫人所出、本身也不受喜爱,则就没有封爵。

  “可惜,还是有点可惜啊!”

  这几个石家孽种数量上虽然可观,但却实在乏甚够份量的,如沈云此前所随手刺死的那个渤海公石韬一类的,则更是一个也没有。想想倒也并不意外,石虎常年不在国中,年长的儿子各自早已统军任事,年龄小但又得欢爱的则要带在身边。

  比如审问之后,沈云才知晓,石虎的儿子们自太子石邃以降,一直到这个濮阳公石琨的兄长,也就是石虎的第八子新兴公石袛,俱都各领职事。还有更年少的齐公石世,其母刘氏乃是汉赵刘曜的女儿,眼下母子都是受宠,则跟随石虎仪驾留在信都。

  至于眼下的建德宫中,则还有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皇子名为石遵,封爵博陵公,从封邑所在便可知地位比较重要。但这个石遵却是石虎的嫡子,即就是太子石邃一母所出的少弟,眼下居住在是石虎诸子之中除了石宣、石韬之外,权柄最重的一个儿子。

  如石斌这样重要的羯国皇子,沈云自然不可能在此俯拾而得,但能够趁此机会将之一家家眷连窝端了,也算是聊胜于无。

  这会儿,羯国那些皇子皇女们,总算明白了自己境遇如何,一个个也都脸色惨淡,惊悸不已。至于原本他们身边随侍的宫人内侍,则早被驱散一空,敢于搏杀反抗的,此刻俱都陈尸于单于台下。

  沈云幼狮之名,初显于陇西,在河北并不响亮。但南国奋武军威名,这些皇子皇女们哪怕深居宫苑,也都多有听闻。此刻得知被奋武军所擒,一个个也都如丧考妣,欲哭无泪。

  天色虽然已经亮了,但建德宫秩序却迟迟没有恢复。此刻羯国太子石邃也终于明白了他摆了一个怎样的大乌龙,整个人心情可谓是恶劣到了极点,惊怒交加。

  晨光破晓之际,石邃组织人向单于台冲杀一次,但连阁台都未靠近,便被各据宫墙险处的奋武军击退。他哪怕再怎么刚愎自用、自视甚高,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手组建的嫡系东宫力士还是大有不足,算不上合格的行伍劲旅。

  退回皇后宫中后,石邃便加紧召集昨夜离散的部众,总算又勉强收束起近千卒力,至于其他的,早不知流窜到了哪一方。眼下他手中,尚有三千出头的兵力,暂时控制住了包括皇后宫在内的东六宫区域,但是由于不知敌军底细,也不敢贸然翻阅宫墙与晋军决战。

  此刻的建德宫中,包括皇后宫在内,可谓是一片狼藉。皇后刘氏在缓和过来之后,更是对石邃破口大骂。这妇人出身只是优伶,虽然居养经年望去也颇具风韵,但在如此恶劣局势下也是底色尽露,如市井泼妇叩案大骂,口中多有鄙语俚骂。

  石邃本就心烦意燥,再听到母后多有不堪的辱骂声,一时间也是更加烦躁,直接抽出刀来斩落桌案一角,指着自家母亲怒声道:“贱妇,你若能独守宠爱,若能给我强力母宗助力,我何至于自搏行险!今日种种,难道是我一人之错?”

  听到儿子如此辱骂自己,郑氏也是脸色惨淡,她捶打着自己的胸腹干嚎道:“怎样丑恶一个肚腹,竟然生出如此悖逆的孽子!”

  “你所出孽子,难道只我一人?”

  石邃持刀遥遥指向战战兢兢坐在皇后另一侧的兄弟石遵,脸上不善之色更加明显:“兄弟俱是仇寇,天子何必有亲!留下你来,也是一桩隐患!”

  石遵见状,脸色更是大变,一头扑在母后怀中乞饶。而皇后刘氏这会儿也完全被长子的凶态惊得呆住,她死死抱住怀中幼子,泣不成声道:“老妇生出你来,实在天人共厌。你杀了我,杀了我……勿伤你兄弟!”

  那母子两人抱头哀号,令得石邃更加心烦意乱,不过之后宫舍外传来急报,言是宗亲耆老襄城公石涉归并上庸公石日归等各率部曲不等,正于建德宫外游弋窥望,他心中顿时一惊,不敢再有更过激的举动,喝令兵众谨守皇后宫,自己则匆匆离去。

  襄国城本身便被穿城而过的襄水分割成两个部分,眼下形势也大体如此。襄水南侧便是庶民杂居的城南混乱地带,襄水北侧则是建德宫并一众宗亲贵戚府邸所在的坊区。眼下两处也是各有混乱,纷乱异常。

  此前的城池中,势力划分倒也分明,抛开远来的奋武军精骑,便是太子石邃所控制的人马、领军将军王朗所统率的禁卫和平原公石宣带回的溃卒。

  眼下小漳城溃卒已经覆灭,但复杂局势却并未因此缓和。首先是石邃的人马本身的分崩离析,他自率嫡系的东宫力士坐镇建德宫的东六宫,那些胡部义从则是留在城东围杀小漳城军众,眼下早已经扩散入城,成为祸乱城池的主力军。

  王朗的禁卫眼下也是失于调度,一部分陷在城南不得抽身,另一部分则沿襄水溃逃,还有分散在宫苑之间的残余。

  但王朗约见一些宗亲耆老之后,那些渐渐淡出时局的人一颗心便也不甘寂寞起来。他们虽然没有王命所赋予的权柄,但并不意味着全无力量,各自豢养数量不菲的私兵部曲,此刻一旦发作起来,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这些羯国宗亲重臣,或是不乏贪鄙,但地位决定野心,如寻常贼寇一般于城南趁火打劫并不能满足他们,真正吸引他们的还是建德宫中所蕴含的机会。所以尽管禁卫眼下是没能整编回攻建德宫,但各方私兵部曲集结,竟也在建德宫外聚起了数千规模的部伍!

  至于奋武军,此刻情况则有一些微妙,本就是孤军直入,不足三千的军众却还分兵几处,虽然眼下局面仍是大好,单单羯国的皇子皇女便抓了一大窝,但之后局面如何演变,还是不可持过分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