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攻约梁山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507形势大好

[字数:3351 更新时间:2020/2/14 8:33:00]




  梁山人嚣张霸道,却无法破解朝廷的这手组合拳。

  第一:“看看,梁山草寇根本不敢出泊与我官军直接交锋。他没那个实力。”

  如此忽悠,再次鼓舞了官军的信心勇气,也等于安抚了民夫。民夫不必担心此次剿灭不了梁山而害怕参加填泊的自己这些当地人事后会遭到强势梁山人的凶残报复。

  呼延灼也再次加大对民夫许诺过的剿灭梁山后会兑现的好处....你至少能得到鸡鸭.....

  他的自信与举措也确实极大鼓舞了军心民心。军民齐心收拾梁山的气氛越发好了....至少民夫上工积极了些,不再是想方设法磨磨蹭蹭拖耗时间就是不想去干活遭罪。

  第二,文官确实可怕,无论大小都不可轻易得罪,但那是过去了。

  如今可是兵慌马乱,甚至江山都随时可能崩塌的时期,武将才是舞台的主角。

  从皇帝到宰相等文官,都得全力拉拢交好武将实力,这样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才有可能活得继续安稳富贵潇洒,象个人样。呼延家却是有两个有军事大才的实权大将强者在朝。皇家、朝廷,能缺了王家,却缺不得呼延家,对起了冲突的两家会选择谁,这还用想.....

  在这个特殊时期,王家心计再深也没用,有什么整治呼延家的高招也得憋着。否则,都不用呼延家出手,那些指望呼延家出力的官员,包括父子皇帝,就会主动积极伸手教训王家......

  人,就是这么现实。

  官员、君王,更现实冷酷。

  家族世交渊源、君臣情义、官场情义,统统加一块儿也比不得残酷的现实需要,说翻脸抛弃就会......呼延家对朝廷有大用,王家却无人,无关紧要。呼延家就是能欺负得王家没脾气.....

  呼延灼是个大老粗也很明白这一点。

  他一次次打王智慧的脸,倒也不是以往和王家有什么过节。

  他就是看不上王智慧这样的无勇怕死也没打过仗的纨绔废物却总敢标榜也自信是名将。

  号称名将胚子都不行。

  几下就能打死的东西,武艺怕是连耍狠充打手混好日子的京城街头花胳膊都不如,也配叫名将胚子?这不是让(老子这样的)真名将跟着丢人跌份不值钱了?如何得人尊重?

  别人不明真相,搞不清楚王智慧到底是什么本事,呼延灼却是心里门清。

  当初,赵岳入皇宫......赤手空拳却玩似的把全副武装的王智慧和部下数个凶猛扑上去的御林军放倒了,而且是简直眨眼的工夫不到.....王智慧在赵岳手里就象个刚会走路的弱小幼儿.....丢人丢得那个惨,还在大殿装死以逃避尴尬和赵岳带来的凶险。

  呼延灼当时不在殿中,却亲眼目睹了个清清楚楚,也惊骇赵老二的神力与骁勇胆大,却也不惧,自信满京城只有他才能对付了赵岳。只是,当时他不能出手显摆自己勇武超人。因为赵佶父子不敢把已摆明了随时会一怒而反的赵廉得罪狠了。

  可笑的是,王智慧的空名那一次一下子就露馅了,而且已经深深畏惧了凶强的赵老二,可是,等赵老二悠哉悠哉离开了京城了,王智慧又活了,还敢放言如何如何,并且,后来觉得赵廉没了,梁山赵岳就成了无依无靠的弱者,他可以借助朝廷的强大力量轻松弄死赵岳,为王欢报仇,想最先抢到梁山财富,想得功扬名......满怀信心,气势汹汹地来到了济州,结果.....呸!

  在呼延灼眼里,王智慧就是个笑话却偏偏顽强的总自以为是,满身优越感,是个场合,有点机会就要显摆证明名将之姿之才,虚荣虚伪,小丑之姿也就罢了。你不要总这么恶心人好不好?

  老子才是讨伐梁山的主将。我才是主角。你老抢戏算怎么个事......敢抢我风头,总无形中想剥夺我的权威,不整你整谁?我需要你出主意吗?你的主意真有见识真有用也罢了,却是卖弄小聪明,搞笑.....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真军事,却爱说爱秀,不知自觉.....战场是搞笑的地方吗.....

  呼延灼当时看到赵岳在皇宫出手就有心较量较量,终于等到机会了,这次打梁山,他有实现愿望的迫切,也有亲手打败太有名的赵岳,踩赵岳扬名:“灭了赵小二就好了。至少至少,梁山泊周围的野地,大家可以随便进随便打猎,还愁没肉吃?打起精神好好干,前景大大的美......

  安抚了这些刁民,呼延灼却命令各州众将:继续加强晚上的警戒,万不得大意。

  令将士分三班值守,都能有时间放心休息。这活不是一天两天能完的。都耗得没精神了,梁山人就算大白天打出来也无法抵挡。只怕梁山人算计的就是这个机会。不能着了这点小道。

  诸府众将嘴上恭敬应着,心里猛翻白眼:你当我们傻怎么的?当然轮值了,这还用你教......问题是不值班的将士(包括我们这些将领)躺那也不敢睡瓷实了啊....前面可是有邓宗弼神秘战败的例子。那一次,梁山人就是突然夜里杀出来了,不知有多少兵力,只知道很能打,王智慧这个总自觉高我们一等总喜欢混充老大的家伙当时住着酒店,结果被堵在了酒店营寨里被活捉了....好在,那次梁山人没展露凶残,吓跑了我们就完事了,过后还让我们把丢弃的帐蓬等收走了.....这次填泊,真能威胁到梁山,事大了,天知道梁山人会玩出什么花样反击?天知道会不会凶残报复....

  这些当地将领都刻意加强了城中家人的保卫,城门也再次提升警戒把守更严密,严防梁山人混进城玩刺杀,但,无论怎么做得周到,大家仍然都心理难安。沧赵的不败威名就是这么可怕。也就是太强大到不可思议,也没人真了解底细的海盗,才让沧赵吃亏栽了。别人?不行的。

  众将这几天较着劲和梁山人作对,不过是看到了剿灭梁山的希望,起了贪婪心....其实心里都仍然理智地保留着余地。至少一旦再出现上次邓宗弼那样的败事,大家决不会领军奋勇和梁山人死战,到时候定然撒丫子就跑,用这一手态度尽量换取梁山人别太追究着大家不放.....

  知兵而骁勇的呼延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当地官军却是有麻杆打狼两头害怕的心态.....这天夜晚却又是什么也没发生地渡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