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攻约梁山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342宋江......呆了

[字数:5804 更新时间:2019/7/11 7:33:00]




  场上,殷泰却不是宋江那么乐观盘算美滋滋。

  激战了三十回合,他就感觉到差距了,自己还是不行,力量不差,但斧法就......也不是对手斧法太高明,他自己的斧法差距大,主要是他把王伯超家的战场实用斧法全练得精熟,平时不觉得练得有什么不到位的,这一战场生死搏杀,对手又是个同样使斧子的,殷泰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是学会了那套斧谱,但却并未能融会贯通真正化为自己的本事,而对手三十来岁正年,却是习武和杀伐怕是至少不下二十年了,斧法早已精通,就算斧法不算高明也能使得出神入化,何况还高明.......

  殷泰知道对手的耐力也不差他,久战,怕是最终落败的还是他,甚至有性命之危,但也不惧,不肯露怯退缩。他打定了主意,要趁机好好从中学习、磨磨,提升自己。

  这样的对手太难得,学习机会更难得,想成为真正的高手就得紧紧抓住机会。

  打起全部精神,咬牙死战。

  激烈近身缠战恶斗到六十几合,殷泰有了许多感悟却难以一时成就,渐渐吃不住劲。

  这时,李飞豹却突然先退了,径直拖斧策马逃向本阵。

  殷泰心眼多,不是他那二愣子弟弟,没敢追杀去。他感到有诈。对手明明占了上风,力量不尽,再打下去优势只会越来越大却突然败下去了,这很不正常,肯定是有鬼,不能冒失追赶......

  果然,李飞豹也不是真的认输了不打想回城缩着以坚城固守,奔回本阵的同时,大斧往空中一举。

  列阵的一千沂州军在阵前四置的四员骑将提辖官:赵龙、钱飞虎、孙麟、李凤鸣,立马回应都监,一齐挥旗下令指挥下,齐齐大喝一声,前排盾墙军迅速起巨盾大步向前,全阵列一齐而动,显然是想杀奔二龙山军,要战阵较兵?

  殷泰感觉此事异常,有危险。

  二龙山这边有五千大军。战将头领更多。沂州只这点将校和军力为什么敢主动远离城门出击来和数倍之敌混战?

  殷泰丝毫不敢停留战场中那傻乎乎干等观察个明白,立即圈马奔回本阵避开军阵冲击,并叮嘱显然还没瞧明白怎么回事也和二龙山喽罗正瞎欢呼胜利的弟弟注意警惕。

  宋江、徐槐纯是外行,虽狡诈过人,却瞧不明白是殷泰输了,倒是乐了。

  正想凭借人多势众一举击溃城下官兵趁机破城呢,想不到我们还没动手,官兵反到先主动出击了,正合我意。

  宋江瞧了瞧徐槐,强压下兴奋,耐着性子等官兵冲得近了,换句话说是等官兵离得城远了,就算败了也不能迅速退入城中,他这才猛一挥令旗嘶声大喝:”众位兄弟,破城就在此时。给我杀。“

  他身侧的巨汉熊胜赶忙挥舞中军大旗最后向前一指,令全军出击。

  二龙山人马暴发呐喊,凶恶扑向对面薄弱太多的官兵........

  洪教头一看官军斗将失败改为斗兵,顿时精神一振,勇气倍增,抢先大吼着奋马往上冲。

  副将张保更是个泼皮势力眼,也积极跟上去了,腿上功夫了得,短距离内比马还快,扬刀紧伴洪教头......

  小锉子王英最爱出这风头,怪叫着举枪策马早冲出去了........燕顺、韩伯龙急忙也往上冲......

  山贼军嗷嗷叫着冲得凶猛,尽管他们绝大多数前不久还是官兵,不过才落幕为寇和朝廷为敌,此刻却如同杀父夺妻之仇一样要冲上去报复曾经的同类,比那些老强盗还凶恶积极......人,为恶往往总比为正时精神容易亢奋劲头足.最主要是,在这个王朝黑暗腐朽的时代,有太多不公,太多憋屈,太多不自由,太多莫名其妙就临头的艰难困苦挫折,太多不如意不幸,可是绝大多数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缺乏见识,蒙蒙在社会中求生沉浮,不明白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明白问题到底在哪,茫茫然间心中慢慢积累的就是愤怒怨恨,却不知到底应该怪谁应该恨谁把自己害成这样难,这些新强盗以前只能笼统把责任归结为社会不公、世风日下、人心险恶以及王朝腐朽霸道瞎搞太无能上,恨社会恨官府,又心性不良,仗着把子力气凶狠精明本事就混起地痞流氓、武门恶棍,拉帮结伙以小人物惯常能采取的方式祸害社会报复社会,从别人的痛苦中取乐,后,不得不混官兵,虽然有吃有喝不用干活辛劳,却没以前的自由了,军中动不动就是军棍毒打杀头,就算本事大名声响一入军中选为基层大大小小的军官,甚至能一下子当上将领,日子却也没啥意思,没肉吃,没美色亨,喝酒也不能尽兴,没好酒而且不能想喝就喝个痛快,因为军职公务在身不能随意喝多喝醉了,否则耽误了军务罪责难抗,没自由,这已经很不痛快了,还得受上官的气狡诈傲慢废物大头巾的气........种种因素瘀积心里就会酝酿出凶戾恶魔,一旦落草走上朝廷的对立面,就会体现出比老强盗更仇恨朝廷更凶狠杀官兵.......

  二龙山新老诸将英勇,新老强盗凶悍,都在猛冲,都想一举击溃官兵,杀入城中尽情作恶.....但这其中不包括殷泰哥俩。殷泰带着弟弟也在策马冲却并不快,身边的头领喽罗不断超越而过,兄弟二人由阵列最前排几转眼就没在了人群中.......

  敌对双方阵列相距不过二百步,相对猛冲,迅速接近。

  果不出殷泰所料。

  突然,前冲的官兵在四提辖的指挥下,前排刀盾兵迅速左右裂开,露出后排,原本是二排的长枪兵却住步不动了,后两排迅速插上来,原来这两排是刀弓兵,共五百人,错开排列,收刀,几乎一齐从背后取了弓箭,张弓就射......这一切都异常迅速娴熟,转瞬就完成了,而且所有弓箭手都是平射,不是惯常的随意抛射,都不用瞄准,却无一箭落空,都很有准头,而且都是射得远、杀伤力强的强弓重箭,一箭出,另一箭转瞬又搭上弓射出......这显然是弓箭兵精锐强军。

  正冲得欢的二龙山强盗被射了个猝不及防,转眼倒下二三百人,骑马招眼抢得又快的头领头目必然是重点打击对象,不少的头领也中箭了,倒霉的身中数箭栽下马去不及吭一声就死了,没死在箭下,汹涌人群踩踏也转瞬踩死了。

  冲在前面的洪教头猛然看到弓箭兵出现,惊得怪叫一声急忙趴在马上,嗖嗖嗖......数只利箭紧追着掠过他头顶,惊得洪教头面无人色。他当强盗已经有日子了,多次和官军交手,对军弓已经有所了解,况且以前在柴进庄还守庄抗击过辽寇,只听声音就知道这是强弓硬箭,武艺高也很难抵挡,更何况是数只攒射,他的铁甲是挡不住的,中了就往往非死即残........

  紧随他冲在前面的张保反应也不慢,

  出身边关蓟州的军痞,报国打仗不英勇,没那心思,但经常经历辽寇犯边,战争见识是不缺的,察觉官兵阵列异动就警觉起来,一瞅见变阵就感觉到危险,立马就窜到洪教头的马后去躲着去了,但就算这样,他仍然中箭了,稍露在马外的那条臂膀中招,好在没伤着骨头,透肉而过,由此也可见对面的官兵弓箭手射术之高,与往日常见的官兵大不相同,疼得张保冷汗瞬间湿透全身,惨叫出声,却立即由进转退,旋身就往后逃......他知道厉害。遇到这样的弓箭军,没有盾牌,不能迅速杀上去近战,还傻乎乎前冲就是送死。他可是见识多了辽军射的厉害。

  小锉子王英冲得也太欢太靠前,

  本事本就不济,还被他贪婪搞到手的清风寨知寨刘高的风骚婆娘抽得身子骨空虚,能耐越发不堪,但,人却贼机灵,,高俅,高家对他们有知遇之恩,是他们的人生贵人,没有高俅的提拔选用,就他们这样的草根混京城禁军,再混两辈子也绝不可能混出个风光人样来.......林冲那么大本事,而且是在禁军中有点根脚关系的老军户人家子弟,不也照样只能混个区区没品级的吏目教头?这也是他们五将虽也不算什么正经好人好官,但至少忠心报国,用心负责治军,战场也肯卖命作战,而且也没做什么不可原谅的大恶,原本有资格叛逃海盗国获得美好新生,却没就势逃走,灾后仍然忠心大宋尽职保卫高封的根本原因。

  钱飞虎这一箭射得远、狠、准、快。

  殷泰惊觉,急一个闪身。

  他避开了,他后面正跟着冲的一个骑马头目倒霉了。头目的视野被殷泰高大雄阔的身躯遮挡了个严实,没瞧见有箭射来这个方向,完全猝不及防,一箭正贯面门,轰隆一声撞下马去......

  钱飞虎一箭不中,在奔马上转瞬又是一箭急射,这时候,距离更近了,箭更难躲了,可惜殷泰兄弟二人有了防范,都急趴向马上,又逃过了射杀。几乎同时,还有几个官兵也瞅上了殷泰哥俩,争着射来,但也都落空了,不是擦头盔而过,就是划甲而过,惊险是惊险却伤不得殷泰哥俩分毫。他们的盔甲是梁山学习过技术的史谷公特制的高锰钢.....

  有精良的盔甲保护,殷泰也决不冒箭雨冲上去破开官兵箭阵扭转二龙山军的被动仓皇,和弟弟圈马就逃.......

  这一切发生的只是几转眼间。

  二龙山强盗在箭雨中惨叫,惊呼,骇然,却一时收势不住冲势,还在往前,转瞬在第二波箭雨中死伤更多,命好的眼瞅见官兵第三箭转瞬又搭上弓,这下顿时彻底惊恐了......

  阵列已经跑散了,前排盾牌手持重盾跑得慢,拉下去了,混夹在人群中,强悍没拉下去的,不少的也照样被箭雨射得死伤倒下或负伤而逃。二龙山也有弓箭手,而且远不止五百人,却死的死,没死的被身边人挤得挡得想还击也做不到.....

  五百官兵弓箭手确实不一般,强盗,有盾遮挡的,夹在人群的弓箭手,皆露空也照样能射中。他们是灾后高俅为保护高封而特意弄权从裁撤的全国州府的军中挑选的近千有射箭本事的人编入沂州军,又在沂州经过赵钱孙李四提辖官选拔培养再选拔最终选编成的精锐弓箭手,并一直加强训练至今形成的,堪称特种强军。另外,沂州还培养了所有官兵都得会射箭,还有一千射箭比较厉害的兵在,配备的弓箭也是高俅特意弄来的强弓好箭,这也是高封敢对二龙山强寇放狂言的底气所在。强盗们面对如此强悍的箭雨毫无应对办法,只剩下一个结果——崩溃,逃。

  洪教头,王英、新入伙的官军一众将佐还活着的,无不纷纷打马带头狂逃。踢杀羊张保早钻入人群逃没影了。落草官兵以及沙龙那伙海盗同样在惊叫狂逃......此前他们有多积极英勇想屠杀报复抢劫祸害沂州,现在就有多翻倍的劲头逃跑.......这就是胸中有怨有凶恶却无军魂的军队的不堪处。这样的军队再凶悍本事高也没有决死一战的勇气,就没有那个意志。遇弱则强,对好欺负的凶猛无比,遇到硬骨头或意外惨重打击就立马完蛋了,军心崩溃,心里只有个逃字,否则若是能奋勇冲上去,就那么几十步距离,转瞬就杀上去了,人那么多,将那么多,官兵弓箭没用了,怎么可能挡得住冲击.......

  宋江和老鬼徐槐本质是文人,没那本事挥刀杀人,又是领导,自然是叫别人奋勇上去卖命,自己是不会和部下一样奋勇冲杀上前的,在后边悠然跟着上。

  见山寨众兄弟无论兵将或新老,都冲杀得凶悍勇猛,宋江不禁抚须欢喜:新人可用啊。军心可用!沂州?破矣!

  不料,转眼间部下就由凶猛上前变成凶猛败退.......

  宋江........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