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唐朝工科生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章 势

[字数:4067 更新时间:2018/12/6 15:44:00]




  张帆蔽日的巨舰,犹如巨鲸伏波,哪怕只是随风摇曳,由浪浮沉,那种超出整个时代想象力的巨大,显然不能用“僭越”二字来形容。

  因为“僭越”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咣!

  码头早就被清空,大量原本靠岸的商船,被临时调转到了下游辅港或是民船寨桥。

  地方上的巨头齐聚江阴,和他们神色有点紧张不同,江阴县令张大安很是平静,甚至还偶尔拂须远眺一下江面。

  秋冬的江风相当凛冽,巨舟之上下的人,或是披风或是大氅,包裹的严严实实。戴着皮手套的亲卫隔开了一条“走廊”,直抵迎接人群的前面。

  “呵……”

  瞄了一眼远处的山水,张德吐了口气,多少年了,这地方一共也没有回来几次。

  谈不上到了家乡的激动,甚至在此之前,连一丁点的“近乡情怯”都没有。

  披着黑色的熊皮大氅,原本就高大的身材,此事显得更加威猛霸气。须髯浓密的中年人,早就没了二十多年前的稚嫩秀气。

  哪怕不远处的江阴县令,也不再是个为了胡饼就能兴奋半事,仿佛这便是他们的胆气,仿佛这便是让他们“不畏权贵”的底气。

  却只有真真切切直面真人的时候,才能回想起来,杀地头蛇绝不手软的,从来不是只有皇帝。

  “兄长!”

  “大兄。”

  跟着张大安,张德两个嫡亲兄弟同样跟着见礼,后面是他们“亦师亦友”的虞昶。虞氏子弟来了不少,总算还有点气度,没有看到张德都怂的低下脑袋。

  “车马准备好了?”

  没有寒暄,张德迈步向前,一边走一边问。

  “已经妥当。”

  “知会家中一声,去虎丘。”

  “是。”

  张大安没有废话,干净利落地安排了人前去张氏本宗。片刻,在码头外的官道道旁,一辆辆早就准备妥当的四轮马车,已然由张德的本家亲随掌控。

  进入马车后,将熊皮大氅脱下,张大安坐在对面,道:“这是前来迎接的名册。”

  “谁没来?”

  “都记在这里。”

  张大安又拿出了另外一本名册。

  “三郎自己看着办。”

  “那就杀他们过年。”

  能够在张德大张旗鼓之后,还摆明车马不鸟,要么真的是不畏权贵,要么真的是藐视权贵。

  然而问题在于,凡是能上江阴县令名册的人家,又有几个本身不是权贵?

  就算不是权贵,也是名流中的名流。

  那么,不管是哪种理由……都不是不来的理由。

  排除异己也好,打压潜在敌人也罢,总之,这一切张德做起来并没有什么压力。他并没有排挤和打压的需要,但是张大安或许需要,虞昶也或许需要,甚至安平公主也可能需要。

  那么,这就是一个最合理最好的借口。

  至于需要什么样的国法律令来裱糊一下,等完事儿之后,专门写一个就是。

  “在江阴做‘百里侯’,不好受吧。”

  严肃的事情一放,话锋一转,张德笑着问张大安。

  “政绩斐然,常州地界数第一。”

  也是略微自夸,张大安笑了笑,从车窗外看着两队护卫的骑士,然后道,“大郎离开江阴之时,有人想要裹挟他去……以谋大事。”

  “能谋甚大事?杀了老夫再扶持张沧?还是说拿张沧性命要挟老夫?”

  车厢内有暖炉,还温了茶水,除了茶水,还有正烫着的黄酒。只是张德并不想喝酒,只是拿了一些小食,混着茶水随意吃着。

  “若是后者,兄长当如何?”

  “死一个两个儿子有什么好怕的,死了再生。再死再生。”

  “……”

  明知道是这个答案,但张大安还是脸皮抽搐了一下,情不自禁不受控制。他自幼受张公谨宠溺,父爱是不缺的,有时候张大安也会怀疑,是不是兄长小时候父亲大人去世得早,于是才有这般的心肠?

  当然张大安依然清楚,这是一个扯淡的理由。

  因为他去探望陆德明的时候,在世“文曲星”跟他说过,他这个兄长,是什么。

  片刻,张大安鬼使神差地又问道:“兄长告诉我,这世上,当真有‘智障大师’?”

  “有这个疑惑的,都是智障,但不是大师。”

  笑的有点傲慢,似乎是要安抚一下张大安憋屈且有点扭曲的内心,将温烫好的黄酒拿了出来,两只陶瓷酒盅,满上之后,兄弟二人随意地碰了一下杯。并没有一饮而尽,而是有滋有味地拿着小食,浅饮浅尝。

  苏州,虎丘山下。

  庭院内的榉树叶子只剩一点点绿色,黄叶时不时地从枝头飘落,唯有枇杷树叶依旧墨绿,甚至还迎着寒风开了一茬花,肥胖的蜂子不时地在寒冷的着传回来的消息,榻上躺着的陆德明一动不动,只有一双眼睛睁着,也不知道是看屋顶上的横梁还是什么。

  喵……

  一声猫叫,横梁上一只猫儿探出头,就这么看着榻上的陆德明。

  这是陆德明养的猫,花色驳杂看不上任何特点的猫。

  “嗯?”

  陆飞白抬头一看,“花将军怎么上了房梁?”

  这只猫的名字叫“花将军”,是陆德明取的。

  是“陆宅征鼠大将军”,和别的猫儿不同,“花将军”是真要抓着老鼠往死里整。不管大小,小小的灰家鼠它杀,大大的尖鼻子大家鼠、大田鼠也不让活。

  虎丘山中最像老虎的,大概就是“花将军”。

  “郎君,张公到了。”

  “嗯?”

  陆飞白一愣,看了看“花将军”,又看了看陆德明,“大人,我去接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