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国家使命之抗日怒潮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572章 粮食(二)

[字数:3513 更新时间:2019/8/26 18:44:00]






  晨曦之下,冰封的巴兰河面犹如湛蓝的彩带镶嵌在广袤的大地上,站在河边你可以透过明亮的冰层望见游来游去的小鱼儿,两岸银装素裹的山峦在寒风之中显得格外清新……。这里风景如画,这里人迹罕至,即使是在后世这里成了著名的丹青河省级风景名胜区,巴兰河也是中国自然生态保护得较好的河流之一。

“起来、快起来了”,一个身着黑袄外面套着一件带毛皮褂的男子站在一块巨石上大声吆喝着,他那公鸡般嗓音一响起就立刻打破了河边清晨的宁静。“我说老大,咱们……咱们这样没日没夜地赶路,那国军能追得上咱们吗?咱们……咱们还是再睡一会吧”,一个声音从河边几块巨石之间传了出来,更多附和的声音伴随着袅绕的热气飘然而出:“是呀,老大,我们已经进入山区了(小兴安岭南麓),国军不可能找得到咱们,你就让我们再睡一会吧,啊哈……太困了”“妈个巴子,快起来赶路了,你们哪个要是不听老子的,休怪老子无情!”,一听到老大这样说话,嘈杂的声音再次从巨石之间传来:“老大,我们起来……起来了”“老样子,用尿把柴火弄灭掉”“好勒!”

他们就是在汤原县城外袭击运粮队的歹徒,他们就是佳木斯大粮商们重金雇佣的一帮旧警察,几天来他们风餐露宿、连滚带爬地来到了小兴安岭南麓。为了获取暴利,以翟老板为首的几个大粮商居然拉拢收买了佳木斯城管会的一名干部,当佳木斯城管会派出的第一批前往巴兰河流域采购、征集粮食的工作队时,已经得到消息的翟老板立刻就让这帮旧警察尾随而去,以王武为首的15个携带长短枪的歹徒们如同野狼般一路跟着有一个班士兵保护的工作队,当运粮队租用当地几十台牛车、马车把从各村镇汇集而来的10万斤粮食往回运的时候机会来了,混进运粮队里充当运粮马夫的歹徒们突然掏出短枪发起了攻击,三名工作组成员以及一个班的士兵全部被这些歹徒杀害,无法搬走的10万斤粮食也被王武他们纵火焚烧。

佳木斯是不能回去了,即使翟老板他们不说,王武一伙也知道自己不能回去;西边和日本人打仗的国军已经控制了铁骊(后世铁力)、东兴、木兰等城镇对庆城、绥化、巴彦、呼兰等城镇里的日军构成威胁,因此西边、西南边也是不能去了,要想安全逃离并花掉翟老板他们给的大把钞票,越过巴兰河往小寒葱沟方向而去,最后想办法去日本人控制的通北、望奎等城镇,或者从通北、望奎乘火车去更远的地方是王武他们认为的最佳选择。

“老大,我们……我们真的要往那边走?”,来到王武身边的一个歹徒手指了指小寒葱沟方向忧心忡忡地说到。“我们只能往那边去,怎么了张二狗,有什么不妥吗?”“呃……昨晚我放哨时,我看见一个……看见一个巨大的碟子忽地一下落在了那边,不一会那东西又忽地升上了天空……”“妈个巴子,张二狗你他妈的想回佳木斯,你就给老子扯犊子”“没有……不是……老大,我真的看见了”“你他妈看见鬼了!我问你,你说的那玩意升天时带响不?”“好像……好像不带响”“你们见过不带响就能飞上天的玩意吗?”“没有”“没有,那肯定是二狗扯犊子”“二狗,你说你梦见啥不好,梦见碟子……估计那碟子还盛满狍子肉吧?”,同伙们的一声声讥讽嘲笑让王武右手一挥,他脸色铁青地说道:“妈个巴子,张二狗,老子要是再听到你扯犊子就把你剁了喂狼,你信不信?”“老大,我信我信”

已经快到晌午了,小寒葱沟里依旧是光线暗淡、寒气袭人。有说有笑的10多个歹徒踩着一个又一个冰冷的石头在沟里行走着。刚一转弯,前面相对开阔平坦的地形便呈现在这伙歹徒们的眼前,就在这时“噗”的微弱一声,走在最前面的歹徒应声栽倒在乱石上,身后的同伙正要开口嘲笑前面这位连路都走不稳,又是“噗”的一声这个歹徒也应声倒下,“二狗、三牤子,你们……你们这是咋啦?”,走在第三位的歹徒大叫了一声后也跟着栽倒在地,中弹倒地前他的一声大叫让身后的歹徒们都把目光对准了他,看着他戴着的瓜皮帽忽然飞起来,看到他的后脑勺突然喷出红白之物,看着他身子如软泥般不由之主地栽倒在乱石上,后面的歹徒们“哧溜”一下,全都顺势趴在冰冷的沟边,个个身子骨瑟瑟发抖。

遭人袭击了!王武心里“咯噔”了一下,弯着腰躲在沟边一块较大的黑褐色石头后面、手里紧握着驳壳枪的他大声吼道:“是哪个道上的朋友,你我之间无冤无仇,你干嘛挡着我们?你干嘛要了我几位兄弟的性命?”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歹徒们的头上响起:“无冤无仇?哼,你们真是忘性大呀,前几天你们袭击了我们的运粮队,你们欠下了血债,老子今天就是来收债的,想跑?恐怕没那么容易!”

是国军,他们怎么找到我们的?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要走小寒葱沟而事先埋伏在这里?王武心里充满疑问,没等他细想,他身边的两个亡命之徒几乎同时举枪而起:“老子跟你拼了!”,他俩的话音刚落便又同时仰面栽倒;看着身边两个同伴头上几乎一模一样的血洞,王武感到一股热流从自己下身流了出来并很快湿了棉裤;更多的声音从头上传来:“缴枪不杀!”“丢掉武器走出来,走到前面平坦处”“走出来,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走出来,让老子看清楚”

“国军……国军兄弟,我们……我投降”,王武身后响起了一个颤抖的声音,他回头一看,见一个同伴已经站了起来,于是他右手顺势一挥,“呯”、“呯”两枪让这个准备投降的怂包永远闭上了嘴。“弟兄们,咱们杀了国军犯了案,咱们回去也是死,弟兄们,跟他们拼了!”,王武把话说完,右手握着的驳壳枪直指天空,“呯、呯”两声清脆的枪响之后,躲在沟底的歹徒们跟着叫嚷起来:“跟他们拼了!”;躲在石头后面的王武放完枪后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身子往石缝里靠了靠,如果站在平坦的地势对面观察的话,你就会看到王武的头和身子大部已经藏在了黑褐色石头后面,他脚上穿着的一双大头皮鞋紧紧地蹬着一块石头;就在歹徒们发出一阵嘈杂声之时,两个走在最后的歹徒又被无声的武器打爆了头,一个歹徒跟着大叫起来:“不好!国军把我们的退路堵死了!”,之后整个沟里沉静了下来。

“噹、噹、噹”的声音打破了沟底的宁静,一枚手雷被扔了下来,黑乎乎的铁疙瘩在黑褐色石头上欢快地蹦跶着并发出了声响;当手雷顺着这块大石头落在王武的脚下时,一声“妈个巴子”的同时王武如同猴子般地从石头后面窜了出来;“哒哒哒”,平坦地势的对面机枪声响起,高速而来的子弹瞬间便击中了王武的胸部让他立刻栽倒,“轰”的一声,黑褐色的大石头在手雷爆炸的热浪中变形、扭曲。“老大被打死了!国军兄弟,我们投降”“别开枪,我们投降”,树倒猢狲散,余下的几个歹徒纷纷把自己手中的长短枪扔掉后双手抱头在沟底现了身……

离春节还有几天的时间了,自己的宅子里却看不到一点过节的喜庆!翟老板倒背着双手再院子里走来走去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翟……翟老爷,大事不好了,那几家粮店又开始……又开始敞开出售平价粮了”“什么?”,翟老板一声惊呼,他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正要张口吩咐管家把其他几位粮商叫过来商量一下,一个伙计气喘吁吁地跑进了院子,他大声叫道:“翟老爷,国军……国军士兵把宅子围了起来!翟老爷,国军要来抓你了!”“啊”,翟老板随即晕倒在冰冷的地上。当全副武装的士兵冲进院子时,翟家上下已是哭声一片,一个国军上尉走到了刚刚苏醒的翟老板面前大声宣布道:“翟富贵,你囤积粮食哄抬粮价,你指使王武他们袭击运粮队,我代表佳木斯城管会宣判你有罪,这是逮捕书,来人,把他带走!”……

曲家宅子里,一字不漏地听完管家汇报后曲二爷面无表情地站在自家的院子里,身边的管家嘴里再次吐出了一团团雾气:“曲二爷,我们借给翟老板的钱恐怕是收不回来了……”“什么恐怕?是绝对收不回来了!”,心中滴血的曲二爷愤然开口说到,他恨恨地跺了一下脚继续说道:“唉,都怪我啊,明知有风险还借钱给他,我……我真是财迷心窍了”“曲二爷,我们要不要找城管会说一下这事……”“找城管会,你……你糊涂啊!”,一提起城管会曲二爷的身体不自觉地开始抖动起来,他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这颗脑袋现在还没有被搬家就已经算庆幸了,你还想去找城管会讨过说法,你真是吃豹子胆了?”“曲二爷,那我们借出去的钱不就全部打水漂了?那可是一大笔钱啊!”“算了、算了,就当是舍财免灾罢了。管家,你去安排一下,这几天我要住到庙里去,我要给菩萨多烧几支高香,我的找高人给我看看相算算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