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赤胆神枪—特科英雄传奇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百八十三章 坡上战斗

[字数:4274 更新时间:2018/10/12 3:42:00]






在路上停车撒尿时候,“白无常”和“小无影”在一起,拿了地图比划,叽叽咕咕一阵子。

上车继续走一阵子,“白无常”命令:“靠边停车!”

三辆卡车滑到路边停下,众士兵下车站队。

“白无常”说:“九班留三个弟兄守车。其余的,跟我来!”

他当先快步走上进山小道。

众士兵成一字长蛇形队伍,紧紧跟上。

走了十多里,在一个丁字路口停下。

“白无常”下令:“按照昨晚说的,分作五组,一二组向左,三四组向右,经过的最近山里村子,每村一个组,挨户搜查!凡遇行迹可疑者,抓!外地口音者,抓!先抓再查!

第五组跟我,就在这里,准备增援。”

地下党第十九号交通线东支线第二站站长小竹准备撤离了。

这是按照上级张立山的布置,须按时进行的一项预防措施。

头天下午,一位曾经到这山村里卖过针线帽布的货郎,到小竹门前讨要水喝。

喝了水,货郎看看左右没人,突然说出了接头暗号。

这暗号,是张立山单独和小竹约定的。

小竹狠了狠心,把儿子交给了货郎。

儿子曾经得过货郎给的糖果,倒不害怕,只是说:“妈妈你快些来。”答应跟“货郎伯伯”先走。

货郎说:“小竹同志,立山哥说了,情况有些紧,按照规定,先撤了再说!这里你抓紧处理,明天你一定要离开。去哪里你知道。好,我先走了。”

小竹遭遇到平生第二场战斗。

上次杀死色魔大敌秦富贵,是第一场。那次算是设计好了,让敌人钻进圈套,一击而中-----这次则是遭遇战。

-----货郎同志走了之后,小竹立即急速地收拾。她要将一切可能引起敌人怀疑,并循迹追索的痕迹消除!

说来简单,自己提个包袱走了就是——其实不然。

从来逃法有多种,最好的一种就是——敌人到了这里,什么也找不到,什么也看不出来,什么也不怀疑——以后这里还可以用。

小竹经营这里一段时日,自是有感情,这里就是她的战斗岗位。

经过上级教育和训练,她当然知道眼下必是到了紧要关头。

她想好了,她要将损失减到最小。

货郎同志转达的上级指示,也等同同意她做些紧急措施,在第二天撤离。

“-----这一站的吃住用品,应该藏到敌人无法找到的地方,不给敌人留下线索-----任何带字的纸都应烧掉----”

“最重要的是山村两个方向的出口处的信号,必须变更为:‘此地危险,放弃!’让任何经过这里的同志,在山村外就能看到警示信号,及时避开撤走----”

小竹在天黑了之后,先后将两处信号作了变更,才终于松下一口气来。

这时候她想起来:“后山腰那个岩洞,上次夜里有同志住宿过,在那里烧过文件。我得去看一下。今天晚了,明天早上去----”

这晚上,小竹土屋里的火坑和炉灶火烧到半夜。

早上起来,小竹吃了点东西,就直奔后山腰。

在岩洞里点了火,烧了些东西,摆放了一个信号——“我已撤走”——这信号,只有张立山大叔等自己人认识。

然后,小竹向山下走,她的行装已经备好,装好在一只背篓里。背篓放在土屋门里。背篓中有米有腊肉,有些沉,小竹才没背上山来。

她准备撤离的路线,是出山村右口,走一段山间“大路”,再斜插向西。这样,既安全又快捷。

已经看到自己居住的石屋顶了,小竹突地感觉有些不对。

她闪身在一棵大树后,向曲曲下延的小路尽头看。

她觉得,自己刚才看见了有黄色的物体闪动。

那是一种特殊的黄色,在这山间出现,意味着危险。

那是国民革命军士兵制服的颜色。

小竹站在大树后,急速地回想下面土屋中,自己准备好的背篓中,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敌人怀疑的物品。

她得出的结论是“没有”。

她站了一会儿,大眼睛不眨地看着刚才好像飘过可疑黄色的地方。

一切都好像什么也没出现过。

小竹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能下去了!”

紧跟着产生的念头就是:“这里,看来是要放弃了!”

即便敌人没来,刚才只是错觉,她一旦离开,背篓尚在下面,其后不过数日,她的失踪被发现,村里的甲长也会按照政府定的规矩,向上报告。

惋惜的念头只是在脑海里一闪,小竹转身,准备离开。

向上的路不长之后,山腰岩洞下的丁字路口,向左向右都可以很快远远离开这里,离开山村。

她刚刚一转身,就听见下面有人喊话。

“上面的那位小娘们儿,你走亲戚么?你忘了你要带的东西了!你的背篓!”

小竹猛地一激灵,闪身又到了大树后面。

悄悄地快速地从树后向下看,只见十多丈外,一个年轻便衣男子,站在下面小路路边一块石头上,向她这里招手。

小竹轻咬嘴唇,迅速想了想,没有出声。

下面那敦实个子的年轻男子笑道:“我看见你了,你下来一下,我们有点事情问问你。”

那年轻人,身着黑色衣裤,背了皮带系的枪匣,“正是敌人侦缉队员的标准打扮!”

小竹的右手摸到了腰间的手榴弹。

手榴弹铁疙瘩已经被她的体温捂热,忠实地紧紧贴着她,像是在跟她说:“不怕,我准备好了!”

小竹抽出一颗手榴弹来,右手就要拧开木柄尾端的保险铁盖——这是她练过多次的动作,用小木棒练的——她使劲压住了自己的习惯动作,没拧开保险盖。“还不到拼命的时候!”

她站在大树后,屏住呼吸,听看下面敌人的动静。

下面那年轻男子继续道:“你在那树后面,我看见你了!

姑娘你下来一下,我们是政府人员,调查一下各村乡亲的生活情况,这是——这个,县里要求的,我们调查了,就好向上报告,帮助乡亲们,这个,过日子好一些,这个——你不是要走亲戚么?要是不方便的话,东西不好拿,我们可以帮忙送一送。”

小竹听出,下面这年轻人,说的话正是正宗的省城口音!

她的心剧跳:“不好,这是省城里的敌人来了!怎么回事?小安他们?”

她立刻又否定了这个方向的念头:“不会!小安要是出事,敌人就不会像这样,好像城里查户口,乡下查住家。”

小竹早已经不是那个只会耍鞭舞刀片的江湖卖艺小姑娘。她现在根本就不考虑下面这敌人的鬼话。“下去?那是往敌人网上撞!”

她满脑子都是:“怎么样避开下面这人的视界,跑得更快一些,还不被敌人追赶上,跟踪上?上面向左边去?向右边去?对,向右,然后绕半个圈子,过三座山-----”

下面那敌人侦缉队员又柔声喊:“姑娘,小妹妹,大姐?你不要怕,我们真是政府的人,不是土匪,也不是,这个——”

小竹想到:“听这敌人口气,他还没看清我的样子——”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不好!这坏蛋,是在跟我拖时间!”

此念一出,小竹急忙扭脑袋看两边。

左边树林稍密,小竹依然看出,有那种刺眼的黄色闪动!

黄色在她的左侧数十公尺外,向上,隐约移动!

右边树林稍稀疏,小竹一眼看清,一个身材健硕的国民革命军士兵,正在健步上攀!他手中的步枪,甚至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缕阴森森的光芒!

两侧迂回向上的国民革命军士兵,所在位置,都已经稍稍高过了小竹隐藏的地方。

“哈哈哈!”坡下传来一阵得意的笑声。

“上面那小娘们,你下来吧!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

你是共产党,一定是!

老子就不明白了,怎么你这年纪,长得又好看——哈哈,老子虽然只看见你的身材,老子却是能从上去了的弟兄架势上,看出你长得不赖!

当过赤党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不再当,真心悔过,一定能得到政府宽大!

你以后,青春——这个,厉害呀!年轻加上好看,你要什么没有?

你不会说你不是赤党吧?哈哈。

老子也是有点名头的。也不怕跟你说,省城里都知道,‘小无影’就是老子——老子跟在你的上线小伙子后面,走过这一趟山路。当时老子就觉得这里有些不对,还真地他妈的被老子估中了!

你的屋子里有些乱。你昨天晚上烧了多少东西?妈的——

你下来吧,就是有什么弄错了的话,你说清楚也就成了。

你不要想反抗,我们这次来的弟兄,不要说是你和你的同伙,你就是来上几十个,我们也能挡住,把你们收拾掉——

啊?这是什么?啊!——”

手榴弹爆响的声音,扬起,卷过山林!

小竹投出了她平生以来第一颗手榴弹。

她的动作准确利索,就跟她拿木棒练习的一样。

而且,极准!

手榴弹简直就是照着下面那自称“小无影”的脑袋落下去。

轰然一声爆响之后,烟雾升腾起一小团,在晨风中迅速消散。

小竹看见,两侧的国民革命军士兵都发愣站住。左边细瘦些的,还赶紧闪到了大石头后面。

右边那个肥壮些的,则是站在一棵碗口粗的树干后面,瞪着牛眼,咧着喘气的嘴,愣神看小竹。

两侧的兵,都离小竹不到四十公尺。

他们显然都看见了,小竹手中的另一颗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