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北上南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人间正道

[字数:3868 更新时间:2013-11-20 5:59:00]




  isH第三百九十九章 人间正道

  转眼就到了墓前。
i

  一块不大的空地,坟冢上只有一块石碑,几个字:

  颜青青之墓。

  没有抬头,没有立碑人。

  星竹在碑前献了一束鲜花,双手合十:

  “水颜姐,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和一梅姐过来看你了,你在天堂还好吗?那里没有了斗争,没有了阴谋,你可以还原你的本色了,不管怎么样,你在二哥心里都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二哥因为你的事,也被关了两个多月,他一定也会经常想起你,也请求你保佑我们大家都能顺顺利利,幸福如意吧,你看到二哥幸福,也一定会很欣慰的,对吧。今生无缘,我们来世继续做好朋友,好姐妹,好吗?”

  说着,说着,星竹的肩头便轻轻颤抖了起来,脸上留着的,分不出是雨,还是泪水。

  说完,深深地鞠躬,站到了一边。

  许一梅上前一步,挺着小腹鞠躬:

  “水颜,这里再没有枪声,没有争斗了,地方很好,风景很美,你一定不会觉得太寂寞吧,我的孩子已经7个多月了,医生说下个月可能就会出来,记得你说过,每日与校园里的孩子为伴,你最美好的愿望,就是将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体会做母亲的幸福。 那时候我们还开玩笑,让你做我孩子的干妈。而今,我即将成为母亲,而你,你与我们已阴阳相隔。”

  雨渐渐停了下来。

  雨雾缭绕,桃花坞成了一个空灵通透的地方。

  不大的坟冢,周边长满了青草,开着一种不知名的紫色的花朵。

  乔向文仰起脸,那后面是满目的桃树,小溪潺潺。

  再后面是巍巍青山,秀丽如画。

  再后面,是一片湛蓝湛蓝的天空,彩虹隐隐约约。

  两个人慢慢走远,乔向文独自站在石碑前,闭起眼睛。

  风轻轻地吹,带来一股说不出的清香。

  这种芳香,那么的熟悉,以至于他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

  石碑不见了,桃树不见了,小溪不见了,时间退回到了许久以前,那些纷纷扬扬的往事,此刻一下子变得那么清晰:

  曾经,沿着漫山红遍的山楂树,沿着漆黑的山间小路,那个年青执着的的男子不分日夜,逃离家乡,到处寻找八路军;

  曾经,在那个黑暗冰冷的监狱里,坚定的**人许伟长,用多么温暖而质朴的言行,点亮了另一个人一生的追求之路;

  曾经,那支钢笔,那分重托,在出其不意地伏击了日寇之后,从此提起了那支具有特殊意义的笔,记录下血红年代里的一份雪白的情感;

  曾经,怀着刻骨仇恨,机智勇敢地除掉叛徒顾忠海,为许大哥报了仇,也让自己就此踏上了一条鲜为人知的秘密战线;

  曾经,那么多战友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把一颗颗滚烫的心和一腔热血献给了革命事业,智勇双全的杨司令,巾帼不让须眉的军中百灵吴琴,美丽智慧的文静

  对着石碑,对着青草慢慢长出来的坟墓,乔向文缓缓睁开了眼睛,这些日子,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事非非,他无数遍回想起四个多月前的那个晚上,他和她,面对面,中间隔着一张咖啡桌,却像隔着一座山:

  “向文,于公,你成功了,组织里所有的人都被你消灭了,于私,你也成功了,你逃婚逃成了革命功臣,我被你抛弃,心理扭曲,成为了反革命的特务,你说我是该恨你,还是该感谢你呢!”

  “别这样说,只要回头,一定还是有机会的。i ”

  “向文啊,向文,作为成功者,你今天当然有资格给我上一课,给我讲你的主义、信念,我无话可说,今天来了,我就没准备走,只是想告诉你一个真相,你是功臣,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但是,在你辉煌的经历中也是有败笔的,要是我不讲,你也许一辈子都会蒙在鼓里,你知道,我的上司是谁吗?”

  “谁?”

  “如果我不说,到死,你都不会知道,在山东,你犯了多大的错误,还还记得吴琴吧,还记得那个朱正兴吗?当然,我也听星竹说过,你和白兵他们经常会提起吴琴,但你不知,正是因为你犯下的错误才导致她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你在心里还一直觉得自己当年的反间计挺成功,你的双面间谍朱正兴对你们很效力,对吗?”

  “是他?”

  “向文,我说了你不要吃惊,更不要受到刺激,你认为最成功的,恰恰是你最大的失败,也算是你辉煌历程中的一个污点吧。我的顶头上司,目前坐镇台湾指挥的就是朱正兴,你曾经信任过的老朋友!”

  “怎么会这样?”

  “是的,吴琴就是被你认为是自己同志的人干掉的。你还一直以为朱正兴为你立了不少功吧。他现在远在台湾,目前是负责大陆行动的少将处长,他当初只是稍微漏了口风,就让那个什么县长把吴琴给逮了起来,为了真实一点,干脆演了一场苦肉计,把自己也给关了起来,喊张新什么营救,那是表面做给你们看的。当朱正兴跟我提及这件事时,我想你现在是能想象得出他当时狂笑的样子吧。哈哈”

  红白相间的餐布上,溅出了几滴咖啡,乔向文微颤的指尖停滞在勺柄上。

  “向文,将死之人,其心也善,这个秘密,我是可以带到另一个世界去的。但是,与你,我是因缘相错,除了恨,还有钦佩和仰慕,排除命运使然信仰殊途,父母指婚,少女情开,对爱情的憧憬,初见你的心悸,向文,人是感情动物啊,你能相信,爱与恨并存吗?”

  月,此时从窗外闪身而出,它银色的浅波,晕边渐浓。

  乔向文在窗户的玻璃上看到廖水颜煞白的脸,冷暗的镜面上晃动着她抽泣的身影。

  悲伤,有时会让人感觉不同寻常的肃穆和宁静,于无声无息中震撼抵达胸口,久不能散去。

  于岁月之外,拧紧目光,打开一些记忆,随即又会埋藏一些记忆。身前身后的人,都会成了历史的坐标或者尘埃,涉过尘世路途上的青翠和昏黄,一路苍茫,见识和历经了一些坚强和坦然,负负为正,痛痛为安。而在生命的一个又一个季节里,有关那些血红雪白的记忆,终将会停留在春天的草尖上。

  。。。。。。

  雨过天晴,天空蔚蓝如洗,就像一条蓝色的地毯,把人类的视线送往更远的地方,树叶上、草尖上却挂满水珠,空气中充满了湿润的气息,提醒着眼前,就在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雨水。

  乔向文的目光缓缓抬起,山坞、花草、鸟鸣,构成了一幅如此明净的画卷,雨水过后,远处,城市在苏醒,人声、机器声、汽车声响了起来,一个全新的城市在等着他。

  回过神子,最后看了一眼。

  转身,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