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帝国再起之全面战争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章 我还有事没做完(终)

[字数:9499 更新时间:2013-11-24 8:44:00]




  按照费西欧的理论,何沐平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人的话,那有无限个世界中,会有无限个何沐平。(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稳定,思源中文网)这当然不是重名或者长相一模一样之类的小儿科,而是从头到尾没有区别的同一个人。他们说话一样,举止相同,只不过,当他们面对选择时,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从而造成了世界的不同。一个人的一个不同的双相选择,造成了两个完全不同但有类似的世界;于是无数的人,在面对无数的选择时,将会有无数个世界。同时,有的世界上的人,另一个世界没有,这又是不同的,所以【无穷世界】是一个无穷个世界的集合名词。

  但是,何沐平不是一个普通人,以至于,本来应该有无穷个何沐平的无穷世界中,只有何沐平这么一个人。

  费西欧狞笑道:“你们这种人,几乎完全不被人知道,就算是我们这些已经在世界之上的管理者,都没有机会知道你们,更别说认识你们了!我们管理着世界,看似强大、威风,可是你们这些混账,却可以随意的安排世界怎么运行,可以一个念头间创造一个世界,而你们这种混球中的最强者,甚至可以再造无穷世界!”

  何沐平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听着似乎已经发狂了的费西欧的话。

  费西欧指着他,怒骂道:“就算是我现在杀掉你,你也不会真的死亡,在一个跟你原本生活的世界一模一样的世界会突然产生,然后你再次降生在你父母的家庭中你慢慢长大,然后等待有一天,像今天一样,你的能力慢慢觉醒。你是杀不死的!”

  何沐平这才疑惑了,问:“既然我是杀不死的那为何你还要费心思暗算我?”

  费西欧的脸上终于充溢了自得和自负的表情,道:“呵呵,我废了三千四百年,找到了一个方法,可以将你的灵魂抽出**,让他在虚无中飘荡着,这样你就不等于死亡,但是你的身体仍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继续变强只要我能占据你的身体我就可以脱离现在这个卑微、无能、低劣的角色了。我将成为那些混球中的一员我可以动念间毁灭世界、创造世界,就算是往日里我需要崇敬的那些领导们,我可以一弹指就将他们彻底毁灭掉。只要我能在你的身体中呆的时间够长,你的身体最终把我的灵魂同化,那么我的灵魂就是这具**,而这具**也就是我的灵魂,到那时候,我就不会死亡了,永生永世的以最强者的身份活在无穷世界中!”

  何沐平和裳儿已经听得十分惊讶了,他们以往只不过在谋划着怎么去夺取一城一国之地,而现在费西欧讲的东西,实在是太过超出他们的认知,令人觉得难以相信。但是看着在两人看来就几乎是全能的费西欧状若疯狂,何沐平觉得,他说得没错,自己真的有可能是与普通的人类不一样的一种存在。

  这时候裳儿已经惊呼道:“你是想利用我?”

  一种叫做阴谋得逞的表情浮现在费西欧英俊的脸庞上,他道:“没错虺这种生物虽然没有什么可怕的力量,但是却有一种连那些混球们都会头疼的属性。

  小姑娘,你知道吗?从你出生起,我就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一直等到这位先生的降临,然后你们会相爱,最后,我会用【精神施压】,造成你感觉到这个男人已经不爱你了的假象,你会因为失却爱人而迅速衰老,而被你认为是负心者的他,灵魂将被抽出,变成一具大好的肉身,成为我的一部分!”

  何沐平紧紧抱着裳儿,感受到她身上的颤抖,何沐平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我是一个超常的存在的呢?”

  费西欧笑道:“这就是上天给我的幸运了,我在两百多年前得到了无穷世界中一件圣物的指示,来到了你出生的世界,然后幸运的找到了你。【全面战争之神】,这才是你的名字。(百度搜索
更新最快最稳定,思源中文网)你的主控系统将在你22岁的一天启动,然后会把你送到与你的世界接驳的六部中的一个世界,进行试炼,在试炼中,你将会慢慢成长。我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和资源,才成功地破解了一部分你的主控系统的奥秘,然后将裳儿接入到你的系统中。因为你所在的世界是十九世纪,那么主控系统选择的最近一个全面战争世界中的单位作为你的起始拿破仑.全面战争》。”

  他还想再说下去,可是裳儿这个时候突然不知在哪里变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眼看就要猛地刺下去。

  何沐平正在听费西欧说话,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等看到闪过的刀光,才骇然。

  费西欧可不是白给的,他严重金色的光芒闪过,裳儿已经动弹不得,那刀子已经切破了一丝她白嫩的脖颈,再深入一份,也许就切到血管了。

  “呵呵,这倒是像是虺能做出来的事情啊!只要你一死,我就没办法利用你继续做精神施压,而你的男人就可以幸免于难,是吗?你以为这么巨大的弊端我会想象不到?”

  裳儿的手脚已经被禁锢住了,她的白玉无瑕的额头上,因为做着斗争而留下了豆大的汗水,她痛苦地对何沐平道:“阿平,杀了我!”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杀掉自己怀中最爱的女人,即使他明知道,如果不这样做,这个女人也许会给他带来死亡。

  不!比死亡更令人恐惧!自己进入虚无中,变成混沌的一部分,既是活着,也是死了,比植物人更悲哀!

  何沐平已经到了愤怒的临界值,他暴喝一声:“费西欧,纳命来吧!”

  眨眼间费西欧脚下的土地如同地震了一般,巨大的由泥土形成的手掌,像是碾压一条小蛇一样,将费西欧的坐骑金龙给生生捏成了肉酱。

  而费西欧却像闲庭信步一般,在这地上涌起的泥石大手间如同跳探戈一样飞跃着,不让这危险的东西伤到自己丝毫。

  何沐平眼中一凝,指挥着中华铁卫们,攻击费西欧。

  四十多个中华铁卫突然出现在空气中,他都像是超级赛亚人一般,绅出手,然后猛烈地光线突然从手冲射出,酷似龟派气功波。

  而费西欧只不过是一笑手中出现了如同亚瑟王的“胜利与誓约之剑”只是平平淡淡地一挥四十多个中华铁卫就像泥人一样,化作了飞灰。

  抱着裳儿,害怕她受到伤害,刚才也曾经试过,不知道费西欧在她身上使了什么魔咒,竟然无法收回自己的系统空间中。他无比焦急,本来他的实力就比不过费西欧,现在抱着不能移动的裳儿,他更是没法使用什么破坏力巨大的力量。

  而且如果两个人就这么打下去,很可能接下来,北京城都会被他毁灭掉。

  想到这里,何沐平不再迟疑,一瞬移,来到了广阔无际的东北森林。

  只是费西欧追踪着他的气息,很快也瞬移了过来。

  何沐平不敢瞬移到外空间中,他没有试验过是否能够在外空间生存,但是他知道裳儿肯定是不能的。

  下一个瞬移来到了吐鲁番的大戈壁滩。

  费西欧只在一秒钟之后就到了,比上次更快。

  再来!这一次他来到了南极的冰原,费西欧几乎与他同时来到了这个土地上。

  何沐平心中疑惧,再次使用瞬移。

  这次他来到了一望无垠的北美大平原上。

  令他难以置信的是,费西欧已经出现在了那里。

  “你逃不掉的,何沐平,你的命运是已经确定好了的,那就是化作一个没有思想的意识,停留在空间中,然后就那么直到无尽世界的毁灭。而我,将会从此变成这世界上无敌的统治者,我将会拥有一切!”他已经陷入了巨大的妄想中,何沐平似乎觉得他已经得了某种偏执的心理疾病,而不是一个睿智的人了。

  就在这几乎进退两难的必死之境前,突然有一个清朗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就算是我们,也没有狂妄到说自己拥有了一切。”

  费西欧突然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猛然道:“是谁?!”他的声音中包含了巨大的力量,四周空阔的草原上,似乎被埋了炸药一般,剧烈的爆炸起来。

  何沐平眼光一凝,他的身边就站了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这个男人大约只有一米六五高,面向也很普通,穿着的仅仅是一件地摊上的T恤和破旧的牛仔裤。

  男人抬头看了看何沐平,然后友好地冲他笑了笑,那一刻,何沐平突然觉得这个笑容无比熟悉。

  费西欧浑身颤抖着,酝酿的不只是恐惧还是愤怒,他呵斥道:“你是谁?”

  “普莱帕。”男人的发音很怪,何沐平所知道的地球语言中并没有类似的发音。

  “你到底是谁?”费西欧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普莱帕摇摇头道:“我知道你们的世界上有一个成语,叫做叶公好龙。嗯,如果费西欧先生是叶公的话,我就是那条龙了。”

  费西欧浑身的震颤终于停止了,他的声音突然归于了平静,问道:“你是他们中的一个?”

  普莱帕点点头,道:“没错。”

  何沐平心震惊,他根本看不出普莱帕的力量有多强,他就像普通的一个小工人,简单质朴。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费西欧现在停止了狂妄,他的平静,是他已经安于死亡事实的一个力证。

  普莱帕笑了笑,道:“费西欧先生,你应该早就想到了,不是吗?”

  费西欧平静地道:“没错,调整了世界运行的顺序,悍然打破它本来的规律,由世界之上影响世界之下,一定会被你们这些家伙给察觉的。”

  他的脸上闪过了一阵潮红,由平静再度转为了凶顽恶声道:“这个家伙将来也许会转变为你的竞争对手,为什么要来救他?”

  普莱帕脸色淡然地看着像是小丑一样在发泄的费西欧,道:“有一个理论,你知道的是错误的。”

  “什么?”费西欧问道。

  普莱帕道:“我们这些人,似乎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也不尽然。就像是我跟何沐平两个人,其实算得上是一个人。”

  这回轮到何沐平吃惊了,他虽然觉得自己似乎得救了,但是绝对没想到这个普通模样、似乎一无是处的普莱帕,竟然说出了自己跟他是一个人这么荒唐的事情。

  “分身,”普莱帕用了一个词汇。

  “我和他都是某一个存在的分身,我们按照一定的生活轨迹出声、成长、强大,然后站在了世界的顶端但是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枯燥的存在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所以这个存在创造了一些个,嗯,大约二三百个分身进入无穷世界中,从而体会别样的声明。”普莱帕的脸上泛着阳光一般纯澈的笑容。

  “作为我们源头的这位存在,也许是这无穷世界中最强大的,但是他能不能被成为生命已经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了。”

  何沐平问道:“难道所有的不在三界内,跳出五行中的人,都是那个存在的分身吗?”

  何沐平想了想,又道:“我怎么觉得都跟《封神榜》里的圣人似的。”

  普莱帕摇了摇头道:“不一样但是你可以用这个称呼称呼我们。圣人,呵呵,倒是一个好词汇,只不过,所谓的三清和西方二祖比起我们来说,就有些弱了。”

  他又道:“并不是所有的【圣人】都是那位存在的分身,我所见过的不是那位存在分身的圣人,也有十七八个了。但是这些圣人的能力明显地要比我们这些分身差一点。虽然是分身,但是我们拥有独立的意识独立的生活,互相之间会有天然的亲切感和拒绝矛盾的感觉。只是那位存在会分享我们的生活,但是他并不出现其中而已。”

  费西欧嫉妒地吼了一声:“变态。”

  普莱帕看了看费西欧,笑道:“费西欧先生,您做好准备了没?”

  费西欧低下了头,什么都没说。

  普莱帕又笑了笑,道:“那就当您默认了吧。话最后一个吧字刚说完,费西欧站立的地方,突然什么都没了。

  何沐平惊讶地问道:“他人呢?怎么不见了?逃走了?”

  普莱帕摇了摇头道:“他不存在了,我直接抹除了他的存在,这样子,即使想复活,也不是寻常圣人或者能力可以做到的事情了。”

  何沐平点点头,有些复杂地看着他,问道:“你算是我的兄弟?”

  普莱帕温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由于普莱帕恨矮小,而何沐平很高大,所以看上去有些滑稽,就连一旁的裳儿也偷笑了。

  普莱帕并不在乎,只是对何沐平道:“以你现在的实力,你这位夫人算得上是你的一个定时炸弹了。要知道,在无穷世界中,像费西欧这样心思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如果你再一次被发现了,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是费西欧这么脓包的,他触动了世界轨迹,才被我发现。如果他运气稍好一点,用这世界上的正常方法将你打败了,那么他的夺舍也许就成功了。”

  裳儿有些惊惧地看着普莱帕,同时也是有些愧疚地看着何沐平,她咬了咬牙,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一回何沐平眼疾手快,迅速抱住了她,动情地吻着她的脸蛋,道:“别犯傻,你没有了,我怎么活?”

  裳儿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大滴大滴地流出了眼眶。

  何沐平安抚住了她,又对普莱帕道:“难道没有什么办法了?”

  普莱帕道::“自然有很多办法,比如你跟在我身边,或者我帮你把这个世界封闭起来,直到你够强之后,可以免疫掉虺的这种可笑属性,然后再出来。不过,你现在已经算是起步了,可以慢慢地环游这无穷世界了,枯守在一个地方可不是我们的天性。”

  何沐平心中有些不满,普莱帕将虺的那种能力说成了可笑属性,而且这个家伙似乎对于爱情之类的东西不屑一顾,要不是何沐平能够感觉到自己跟他若有若无的联系,甚至会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跟自己是一个人。

  “也许每一个分身都是独立不同的吧!”他心中想道。

  何沐平笑了笑,道:“我还是留在这里吧,毕竟有些事情没有做完。”

  普莱帕有奇怪地问道:“是什么?”

  何沐平道:“我许诺过,要让这个世界上的中国人,远离一切的屈辱和辛酸,要让世界在中华巨龙的足下颤抖。我还没有完成呢。”

  普莱帕摊了摊手,道:“兄弟,你知道这对我而言想什么吗?像是一个人类突然有了兴致要帮助一个蚂蚁巢穴攻陷另一个蚂蚁巢穴并让这个蚂蚁巢穴取得这颗大叔的独占权仅此而已。”

  何沐平翻了个白眼,道:“随你怎么说。”

  普莱帕爽朗地一笑,道:“你这样子像我的弟弟。”

  何沐平奇怪的问:“是跟我们一样的分身吗?”

  普莱塔摇头道:“不,是我作为普莱塔降生的时候的那个家庭里的成员。我们家有12个孩子,10个女孩子,2个男孩子。我和我的弟弟最要好,但是他总是异常淘气,还会故意做惹我生气的事情。”

  “真好呢,我是独生子女。”何沐平遗憾地道不过随即他又笑道:“也许不算吧,我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两个弟弟。”

  普莱塔拍了拍他的胳膊,道:“那么我会帮你把这个世界从六部独立出来,然后封闭起来,等你实力足够了,就可以从里面出来了。

  嗯,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样,跟一个监狱似的。”

  何沐平摇摇头,道:“这样最好。”

  普莱塔又看了一眼他没做什么表示,道:“就算是分身之间也不会怎么联系的,所以我就不交给你我的联系方式了。关于你的主控系统我再顺道说一嘴,那是你这个分身与我们不同的一大特色,费西欧刚才讲过的吧,你的真面战争之神,也许你这家伙,对于战争这东西有着莫名偏好吧。好好活着,活得精彩一些,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他话说完,然后转身就走,背对着何沐平和裳儿挥了挥手,然后身形慢慢消失在了空气中。重要

  何沐平看着他的影子慢慢变淡,叹道:“再见,多保重。”

  他怀中的裳儿这时候才道:“阿平,我们安全了吗?”

  何沐平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是的,我想是的。”

  裳儿抱着他,死活不放,撒娇又后怕地道:“今天差点要吓死我了!”

  何沐平也是觉得今天实在是太不寻常了,但是比起知道了自己到底是谁,他更为感动的是,今天的裳儿,为了自己不会被放逐在虚无中,宁愿杀死自己的牺牲。

  何沐平搂着她,低声道:“我这一辈子对于穿越最感恩,是因为两件事情。一个是我能够亲手拯救积重难返的中国,另一个是我能够遇上我最爱的女人。至于我是不是圣人什么的,我倒真的不在乎。”

  裳儿俏皮地道:“因为你已经是了,所以才说不在乎的吧!”

  何沐平亲昵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不置可否。

  “这样也好,呵呵,我们能够把这个世界当成后花园一样地游玩,阿平,现在我们猛攀科技树,然后建造空间穿梭宇宙飞船,我们把这个世界完整地走一遍吧。”宇宙看似无限,其实却不是这样的。它在不停扩大,就像是一个球体一样,你在一个点出发,如果你能活得够长,还会再返回远点。

  何沐平哂笑道:“你的宏愿还真不小呢!”

  他又道:“还有件事情要在之前完成呢!”

  从那一天起,一则外交照会被发到了各国政府元首的案头:“从此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国家,中国。世界上也只能有一个皇帝,何沐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