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千年帝国的兴亡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九十四章 火炬(1)

[字数:5262 更新时间:2018/9/13 2:49:00]




  ()  1942年11月17rì,犹太人激进复国主义者统领,“斯特恩帮”的领袖亚伯拉罕·斯特恩被抓捕他的英军击毙在特拉维夫的街道上。上百名犹太人目击了英军士兵的追击过程,至少有172名犹太人在这场混乱中受伤。在斯特恩的死亡地点,赶来的“斯特恩帮”成员们除了找到他们领袖的尸体外还有一名陷入昏迷的少年。

  埃利亚胡·哈基姆成了最后陪伴在斯特恩身边的人。这个少年醒来后第一件是便是爬到斯特恩的尸体旁,也不顾自己身上沾满的鲜血,用手轻轻擦去斯特恩脸上的唾沫。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中埃利亚胡·哈基姆缓缓站起身。少年没有哭,也没有叫。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走出人群。也只有当少年从自己身边经过时,那些“斯特恩帮”的成员才能听到少年的低语。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

  当斯特恩死亡的消息传到英国,丘吉尔的第一反应是高兴。因为大英帝国终于少了一个大麻烦。不过很快他就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他一边大声宣布这次袭击不是英国zhèng fǔ策划的,英国zhèng fǔ也从来没想过要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一边立刻致电北非英军总部指挥部,询问这次袭击是不是北非英军策划的。

  北非英军总司令奥金莱克得知斯特恩死亡的消息也是一阵高兴。他终于不用担心来自后方的破坏了。不过在接到丘吉尔的电报后他也突然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奥金莱克将手下的那些参谋们、将军们全部找来,一个个询问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结果众人齐齐摇头,表示这次袭击与自己无关。奥金莱克只能无奈地向丘吉尔回电表示:北非英军和这次袭击没有丝毫关系。

  总觉得不妥的丘吉尔又至电远东英军,询问远东英军是否策划过这次袭击。被rì本人搞得焦头烂额的远东英军没好气的回了句:我们像有时间搞这种事的人吗!

  得到一致否定回答的丘吉尔立刻知道此事有蹊跷。只是在查明真相前,他只能苍白且无力的表示斯特恩的死亡与英国无关。

  只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犹太人可不管这些。人证、物证都表明这次袭击是你们英国人干的,可现在你们现在居然不承认!

  英国的公开声明让那些原本还对英国zhèng fǔ抱有幻想的亲英派与中立派大失所望。

  男子汉、大丈夫。做事敢作敢当。像德国那样错了就承认,然后努力去改至少还能让人接受。可你们英国人呢?做了却连承认都不干,这实在是让人心寒。

  于是大部分亲英派与中立派的人突然认为与德国人合作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德国人没有像英国人那样,因为想法与立场不同,就跑到犹太人的土地上来公开杀人。也没有像英国人那样,做了错事都不敢承认。

  柏林总理府的作战会议室内,任海济正站在一个大沙盘前,略微低头看着沙盘上插满的红蓝旗。布劳希奇谨慎地站在他身边,另一边的哈尔德则低头读着手中的文件。而随着哈尔德的话语,站在沙盘旁充当机要秘书的法密尔忙着将代表德军的蓝旗与代表苏军的红旗擦在沙盘上。

  “情况比我想的要糟。”直起身后任海济抽了口烟,他双手抱胸围着沙盘转了一圈,“苏军的行动很奇怪。”用手轻压太阳穴,任海济看向一旁的布劳希奇道,“我亲爱的元帅,你怎么看?”

  “苏军的举动很明显是在调集兵力,准备反攻。但他们并没有将兵力向一处集结。在没有得到详细的情报前,我们只能通过苏军的补给线来考虑苏军的行动方向。”布劳希奇用手拉了拉领口,见任海济没有露出丝毫不满的表情才接着说,“依照苏军补给线判断,列宁格勒方向是苏军最不可能发起攻击的地方。因为那里的铁路线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古德里安将军率领的装甲集团军破坏了。集结物资很不方便。我认为苏军的攻击方向应该是在南方。”

  低头看着沙盘,任海济伸手在沙盘上轻轻按出个小洞后道:“你也是这么认为吗?”他又猛吸两口烟,自言自语道:“苏联人应该没这么傻……”

  会议室的大门被一把推开。这让布劳希奇等人下意识抬头望向门口。结果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影后又齐齐低下了头。

  是的,在没有得到元首的命令前,有权力不经通报便闯入作战会议室的人只有一个,而这个人绝不可能会是间谍。

  与以往不同,这次艾瑞卡板着脸,也没向在场众人点头致意,便快步走到任海济面前。

  在法密尔的惊讶眼神中,艾瑞卡在任海济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随后众人就见到他们的元首眉头紧紧皱起。

  听完艾瑞卡的话后,任海济环视一下四周后道:“抱歉,各位。我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下,你们就先给我在这里等一会儿。”说完也不等众人回答便带着艾瑞卡快步向会议室大门走去。而临时充当机要秘书的法密尔则盯着两人的背影看了半一次吗!沙米尔阁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任海济的语气已经不是怒吼,而是咆哮了,“我说过多次了!斯特恩阁下的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去你妈的!”沙米尔用同样的语气大声吼道,“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我早就该知道,你和你的纳粹党徒是最不值得信赖的!”

  “妈的!要我说几次?我都说了这和我没关系!**的听不懂啊?”

  走进元首办公室的艾瑞卡忽然有些庆幸。他的哥哥虽然看似疯狂,但心里其实很清楚。他早就知道会和来访的沙米尔发生争执,因此在进门前将门外执勤的士兵赶走。否者让那些执勤的士兵听到他们的元首满嘴脏话,不知道会怎么想。至于驱赶那些执勤士兵的方法……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你个杂种,话是人都会说!”

  “那你想怎么样!你个蠢货。对个石头说再多又有屁用!”

  “你!”

  “你!”

  就在任海济与沙米尔两人大眼瞪小眼,只差一步就上演全武行的时候,一个甜甜的声音插近两人之中。

  “好了,好了。到此为止。”硬是挤进两人间的艾瑞卡,双手一伸,将就快脸贴脸的两人分开,“都是大人了,不要只会无聊的喊口号,也不要只会用个人偏见来交谈,更不要只会用语言来进行单纯的人身攻击。真是的,都不是孩子了,却一个个都是孩子气。”

  艾瑞卡的介入,让两人间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略微得到缓解。

  艾瑞卡左右环视一下,确定两人不会用拳头互相殴打后才向后退开一步道,“请两位像大人一样,成熟点交谈。哥哥,你给我坐下!沙米尔阁下,请你也坐下。”

  任海济与沙米尔两人对望一眼,同时扭过头轻哼一声,这才分两边坐了下来。

  “好了,沙米尔阁下。就像艾瑞卡说的那样,让我们用大人的方式来讨论这个问题吧。”任海济说着用手按了按太阳穴,“我只说一点。杀掉斯特恩阁下,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

  “我需要的是利剑,一把能被我握在手中的利剑。而不是一颗炸弹,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

  见沙米尔依然瞪着自己,任海济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艾瑞卡道:“翻译!”

  “嗯……哥哥的意思是……斯特恩阁下不幸身亡,会让斯特恩阁下领导的组织陷入混乱。没有斯特恩阁下在领导,你们不会完全听从哥哥的命令。这样对哥哥来说没有好处。嗯……沙米尔阁下。哥哥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

  沙米尔眯着眼想了想,觉得对方似乎说得不错。不过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任海济在这里再次偷换了概念。他将杀死斯特恩能为他争取到何种好处的问题转移到了斯特恩的死亡会给他带来何种损失这个问题上。

  从目前来看,任海济的利益是与斯特恩带领的“斯特恩帮”jīng密联系在一起。斯特恩的死亡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

  于是沙米尔便被绕晕了。

  现在的沙米尔只比任海济大一岁。他还不是历史上那个强硬的以sè列总理。一直单纯接受斯特恩的命令,让这个27的男子更像个愣头青。至少在政治眼光与手段上他还比不上他面前那个男子。

  “现在的问题是,谁能取代斯特恩阁下,继续完成与我的约定。”任海济的话停了停,“艾瑞卡,翻译。”

  “嗯……哥哥的意思是……在‘斯特恩帮’中是否有人能领到‘斯特恩帮’。那个人又是否继承了斯特恩阁下的理念,会与德意志站在一起。嗯……哥哥就是这个意思。”

  “我……不清楚。”沙米尔摇摇头,“候选人应该有几个。不过我认为梅纳赫姆·贝京的可能xìng最大。毕竟他是斯特恩阁下最早的追随者之一。”

  “梅纳赫姆·贝京?不行,那个家伙去领导‘斯特恩帮’不符合我的利益。这个家伙虽然不是亲英派,但也不是亲德派。他更希望我们德国和英国拼个两败俱伤。他的这种行为违反了当初斯特恩阁下与我的约定。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个投机分子。我需要的是个战士,而不是jiān商。好了,翻译。”

  “嗯……以上就是哥哥的意见……”

  任海济、沙米尔:“……”

  “如果梅纳赫姆·贝京阁下也不可以的话……那么……”沙米尔低声嘀咕了半天后道,“那么……就只有……我了……”

  沙米尔终于明白任海济的意思了。他面前的这个德国元首其实出人意料的胆小。除了他认识的斯特恩与自己外,这个德国元首不相信其他犹太人。当然对于任海济的反应,沙米尔也表示理解。毕竟德国元首在“耶路”装甲师身上花费了大量马克,没有人愿意自己花了大价钱的东西落入不认识的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