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春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472章 挖坑等你来

[字数:7918 更新时间:2013/11/19 23:52:00]




  佛郎机兵的如此不中用,怕乖官也要啼笑皆非,其实,西班牙雇佣兵的素质在历史上来讲还是可圈可点的,但是,人类对不了解的人和事往往会做出错误判断,这就好比嘉靖年的倭乱,江南的官兵不认为区区几十个倭寇会攻城,在天朝,没个几千上万人哪里敢于谈什么攻城,但在扶桑,几十个武士攻城,那真是太正常不过了,结果愣头青一般一打,打下来了,双方都吓住了,从此纸糊的江南文恬武嬉的本质被揭露了,上至文臣武将士大夫下至寻常百姓,都认为倭人武勇不可敌,江南武林界也多有渡海去扶桑,求取那据说是隋唐双手杀人剑法遗留支脉的扶桑剑法。

  同样,佛郎机雇佣兵也如此,欧洲人打仗,还有天朝上古时期的遗风,这就好有一比,好像东星乌鸦哥给洪兴浩南哥下战帖:一直听说你铜锣湾浩南哥大名,我不服,某年某月某日,咱们在庙街单挑,你敢来否?

  浩南哥不甘示弱,回帖子曰:你要战,那便战。

  是日,双方各自带了三百小弟,执棒球棍、西瓜刀,在庙街开片,死数人,伤数十人人,余者一哄而散,后经某江湖大佬调解,年轻人,如今的时代,第一,讲银纸(钱),第二,讲银纸,第三,还是讲银纸,打打杀杀多不好,大家坐下来谈嘛!于是乎双方坐下讲数……

  欧洲人打仗,就是这个路数了。甚至到了十九世纪了,双方也都是正大光明摆开阵势排枪射击。简称排队枪毙,而且各**方都有不成文的规定,不允许射击军官,第一,不符合骑士精神,第二,军官阵亡会让战场秩序大乱,这仗就没法打了。

  欧洲小国林立。后世西方列强动不动讲谈判讲条约,就是这么来的。

  而天朝历来讲究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至于谈判,那就是主和派了,俗称投降派,以秦桧为代表人物。几乎没人愿意这么干,尤其是大明朝,哪怕那些文人不知兵事,一旦发生什么战争,朝堂上绝大多数人都是跳着脚大喊,战他娘亲。

  雇佣兵们打仗是勇猛。但他们绝对干不出两千兵就去打十万兵的事情来,而且即便打败了,也可以坐等赎金来赎身。而天朝就不同了,敌人再多,上官一道命令。你必须去打,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这其实就是一个双方认知不同。总之,双方的脑沟回路都不一样。

  譬如后世极真空手道比赛不许打头,结果练散打的上去就打头,把人干翻了,认为人家不行,是垃圾。

  泰拳不许摔人,练散打的上去一个抱摔,把人摔倒了,认为人家不行,是垃圾。

  可他们用别人家的规则来打的时候,一样被人干得满头是包,也是垃圾。

  如今的局面,便是双方认知出了问题,土兵们看着城外那一个个金属罐头,再看看自己身上单薄的衣裳,没一个敢喊战的,而城外的雇佣兵们看着城头黑压压的人头,再看看自己身边的战友,也没一个敢喊战的。

  瑞恩斯坦波拿巴这个千户老爷对自己的同乡们也是没辙,何况国舅爷给的命令也是要先拖上几天的,只好捏着鼻子忍了,但是九州岛出身的那位山海关游击橘有褶可就瞧不起他了,私底下未免就说老瑞也是一个表面光鲜,样子货,要说能打,还是咱们九州岛人。

  九州炮灰兵们对橘有褶老爷的话那是认同的,他们却不知道,后世枪械发展到现代步枪之前,火枪兵一直是阵亡率最高的兵种,不过他们也不在乎,给茂才殿下打仗,比在九州岛饿肚子强多了,起码每顿都有白米饭吃,这可是大名老爷的待遇,再说若是运气好,混成橘有褶老爷那般,成了天朝的将军大人,那是多大的福分呐!即便没那个福分,熬几年下来,赚的身家回九州岛那也是地头(类似天朝村长)老爷了。

  至于南门的土司们,他们所面对的,则是刘綎所率领的汉兵和赶来打酱油的安南土司兵。

  这安南土司垂十万,正是南京守备太监牧九公的小妾垂庄的嫡亲老爹,南京守备太监理论上是可以过问整个南方兵事的,乖官和这死太监也算是合作愉快了,这次早早就私下和牧九公串联沟通好了,到时候自然就会分润牧九的功劳。

  牧九看了国舅爷的密信,心动不已,这改土归流,朝廷想做已经很多年了,这么大的功劳,他怎么能不狠狠啃一块肉下来呢?再则说了,国舅爷都明显暗示给他分润功绩了。

  牧九两个如夫人一个是朝鲜大院君的闺女善喜,一个是安南国强力土司垂十万的闺女垂庄,故此他特意让如夫人垂庄秘密往安南国去了,让他名义上的老丈人垂十万给国舅爷帮衬,当然,安南的战斗力就别指望了,也就是路过打酱油。

  这垂庄得了牧九的指示,芳心却是暗喜,作为一个太监的老婆,她真是慕国舅爷久矣,如今一个天大的机会在跟前,若能跟国舅爷一睡,少活十年也愿意。

  写到此处,不得不花些笔墨说说安南国,安南这时候是黎、莫两氏分权,嘉靖初年的时候,莫氏篡了黎氏的政权,随即就大张旗鼓进贡大明,态度恭顺,得到了大明颁布的合法身份,后来黎氏卧薪尝胆,再次起兵,又把莫氏给赶出了安南的京都升龙城。

  史书上说莫氏[素衣系组][囚首徒跣]来到大明,寻求大明的保护,大明朝廷也算是腰杆子很硬,认为[将欲与之,必固抑之,将坚彼恭顺之心,必折彼桀骜之气],要求黎氏如莫氏事大明一般。一一等同,并且要求黎维潭。也就是越南人的史书上说的[黎世宗皇帝],第一,亲赴镇南关请罪、勘验;第二,缴还金印;第三,进献代身金人;第四,安插莫氏。并且很牛气地责问安南国王,[今日安南之土宇,原是谁家之故物?]

  意思很明显就是说。你们那安南国,是我天朝看不上,施舍给你们的,知道什么叫[嗟!来食]么?别给脸不要脸。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所谓代身金人,就是铸造安南国王[囚首跪缚绑献之状],后来朝廷考虑到黎氏之罪与莫氏相比。轻重有间,因此也作了一定的让步,要求所进献金人[作俯伏乞恩状,凿‘安南黎氏世孙臣黎维潭不得匍伏天门恭进代身金人悔罪乞恩’字面],真真是扬我天朝威风。

  当然了,这话到了越南人口中自然就不一样。所谓《大越史记》记载就成了[时明人牵延逾期,退托要索求取金人金印事迹等物件,不肯赴勘,卒过期,三月帝还京。]

  不过这件事最终是越南所谓的黎世宗黎维潭[“裭衣洗足。身系白组”入关勘验,黎氏及耆目行五拜三叩礼毕。“先进伏罪本,次进代身金人,次进通国臣耆伏罪乞恩本。]

  安南除了黎、莫两氏政权外,还有第三方力量,也就是地方土司,《徐霞客游记》曾描述说,[惟知有彝,不知有中国,彝人过,辄厚款之,视中国漠如也。]

  当然,徐霞客这个明代的大驴友,他看待问题是从当地百姓出发,而朝廷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土司们[事朝廷甚恭],越南史书也记载这些土司重金贿赂明廷官员,而且生活物资极度依赖大明的茶马市,所以认为这些土司[心向大明]。

  徐霞客说的话其实也挺扯淡,很多土司们的地盘已经出了镇南关,只是名义上属于大明,人家治下是彝人,自然厚待,总不能学我天朝,偏袒少数民族,这等数族共和的政策也就大疆域中央集权国度还能玩玩,地盘小了根本玩儿不转。

  这就像是后世英联邦,英女王还是五十几个国家首脑呢!难道英国人在加拿大地盘上就能肆意妄为?从这一点上来讲,大明还是很先进很文明的,大部分时候维持宗主国地位是靠朝贡体系,而不是**裸的武力。

  像是垂十万,就是地盘出了镇南关的土司中的代表人物了,他甚至不像是石柱宣慰司使马千乘那般享有大明宣慰司的响亮名号,只是人们按照惯例也称呼他为土司,实际上若称呼他为寨主,那也是可以的。

  他早先麾下有三千土兵,虽然地盘在安南地界,却也事大明甚忠,辗转巴结上了南京守备太监牧九之后,腰杆子也硬气了,又吞并了不少地盘,养得有土兵八千,已经算是很牛的一股力量,一直寻思想得朝廷一个正式的告身,也就是颁布他一个世袭罔替的宣慰使,这已经是他心中的一个魔怔了。

  如今女儿垂庄突然微服回家,把南京牧公公的话给他一说,他当下大喜,他虽然地处偏远,却也一直关心大明政事,邸报还是有看过几张的,后来宁波通过驿站发行人民曰报,他即便是在安南境地,也看过人民曰报,也晓得国舅爷爷的大名。

  这时候突然掉下一个巴结国舅大都督的机会,他如何不喜?未免就要想:女儿是南京守备太监的如夫人,这太值了。

  他当即点起土兵就往昆明而去,有南京守备太监给开的关防,他一路却也无人阻拦,甚至为了给即将见面的国舅大都督留一个好印象,他难得地强力约束手下土兵不许滋扰地方,等到前总兵官刘綎接见他,他未免有些失望,倒是刘綎,跟这些土司们打交道日久,对土司们的心思看得很透,历史上播州杨应龙造反,这也是万历三大征之一的战役,而他和杨应龙多次合作,算是一个锅里搅过马勺的战友,杨麾下苗兵也深知他的厉害,他所到之处,苗兵往往大喊[刘大刀至矣!]就溃散了。

  这南京守备太监牧九肯如此和国舅爷合作,原因也在此处,朝廷对[改土归流]实际上一直很有想法,像是播州杨家。从唐朝开始一直就是播州的统治者,中原改朝换代。对他杨家也多有笼络,七百年下来,真是铁打的一般,朝廷想插手未免也要寻思寻思到底值不值得。

  故此国舅爷这根改土归流,实际上也是中了很多文臣的下怀的,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喊改土归流,一个不好。万一得一个[擅开边衅]的罪名,罢官下狱都是轻的,而国舅爷嚣张跋扈,又有皇帝做后台,他们正巴不得呢!这改土归流,最后得的好处是谁?还不是他们文官。

  当然了,乖官自己也心中有数。这年代不是没有明白人,只是别人没他这个条件折腾,不过他也不畏惧,到底多五百年的见识,他对这些文臣们早就算计好对策了。

  这个算计就是,在云贵地区推动下议院政策。让商人有一定的政治话语权。

  要知道,这个想法看似荒唐,实际上却是有群众根基的,大明地方上都是耆老政治,也就是所谓的[乡老]。譬如一个县的知县想要修缮河堤,那么他就会请当地耆老前来。然后把事情说了,任务分摊了,要是地方耆老都反对的话,那么这事儿未必干的成,若是这个知县强硬要执行,立马儿就有地方上的乡绅啊举人啊什么的不停拜会知县,类似后世的上访抗议……说白了,这就好像后世花旗国的小政府政治,譬如旧金山到洛杉矶的高铁,学者、专家、民众就要质疑,凭什么花我们纳税人的钱建这样的大型项目,我们开车到洛杉矶一样很方便,不需要神马高铁。

  在江南,乖官还不敢立刻推动这个政策,因为江南实在太富庶了,一旦出事儿,实在无法挽救,而云贵地区就不怕了,首先云贵地区资源肯定是有的,像是播州杨应龙大前年的时候还给朝廷进献了六十根大料,这大料都是做皇宫宫殿主梁的,别的地方想找这等木材,还真找不到,杨应龙因为这个还被赐了飞鱼服,加都指挥使衔。

  这时候的商人,到底还是依附与文官集团的,乖官的想法就是分出一定的政治话语权给商人,让商人们为了利益主动去和文官集团斗去。

  这就好比一个牧羊场地,乖官若是一头狮子的话,那么文臣集团无疑是一群狼,事实上大明的文人也的确这个脾性,弹劾内阁阁老们如群狼一样,上奏疏骂皇帝也是如群狼一样,甚至党争的时候双方撸起袖子干架,也都是一拥而上如群狼一样。

  这商人就好比鬣狗,一般来讲,狮子猎到大型动物饱餐一顿后,狼和鬣狗都会争抢剩下的尸体。

  乖官如今要做的就是这件事儿,给鬣狗敢于跟狼争抢的勇气,一旦商人有了属于自己的话语权,看似商人好像权大了,实际上,因为原本商人是依附于文官集团的,却是等若削弱了,要知道,商人可以用一点利益来动之,而文官集团,想用一点利益来动之,就很不容易了,当官的文人没一个不想入内阁,然后施展胸中抱负的,即便是东林先生顾宪成这等眼高手低的,他的终极目的,无非也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而想要达成这个目标,显然是必须入阁才行。

  是收买商人容易呢?还是收买阁老容易?

  总之,乖官订下计策,诸路人马都在按着他的剧本来唱戏,即便是那些占据了昆明的土司们,实际上也是在按着乖官的剧本来唱着这一出戏。

  只是,他也没想到,鼎鼎大名的西班牙雇佣兵似乎没起什么作用,而刘綎这个被文臣以贪污弹劾罢官的前副总兵给了他惊喜,那些在南门的土司们,看到刘綎的旗号,一个个惊慌失措,要知道先前岳凤作乱的时候,刘綎真是把作乱的土司们杀得人头滚滚,又大破缅甸象兵,甚至和邓子龙一起攻下了缅甸的副都城,逼迫缅甸王叔猛可投降,凶名可止小儿夜啼。

  狼兵悍勇不假,但碰上刘綎这等猛人,却也是未战先胆怯三分。

  有些土司忍不住就说,咱们又没想造朝廷的反,莫不如,出城和刘总兵勾连勾连,咱们把城池让出来……

  他意思就是,到时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是,有人又说了,刘大刀素来不讲情面,谁去做这个说客?你去?

  提议的人顿时就不吱声了,文臣们或许还讲究一个两军交锋不斩来使,可刘大刀那个黑脸的,说不准就拿说客开刀,顺便祭旗激励士气,然后一鼓作气攻下城池。

  这时候有人就抱怨了,咱们又没干什么,都是那石柱土司马千乘和木邦土司王姑苏……

  这话还没说完,有人就打断了,方才哄抢南门商家的人是哪个?

  一时间,诸路土司面面相觑。

  这时候,孟艮土司刁无枫就说话了,“播州杨朝栋杨贤侄。”

  杨朝栋正是播州杨应龙的长子,这次也是替父出阵,听见刁无枫点了自己的名字,当即浑身打了一个寒噤,刁无枫故意装看不见,笑眯眯就道:“杨贤侄,当初剿岳凤的时候,你爹和刘綎交情颇深,据说斩鸡头烧黄纸……”

  杨朝栋赶紧分辨,“这些都是谣传,家父和刘大刀略有交情不假,但事已至此,刘大刀此人,定然不会讲情面的。”

  刁无枫看他坚拒,一时间也无话可说,还是孟密土司白菜包道:“莫不如,还寻姑苏兄出去说项?”

  众人互相看看,心说咱们吃肉的时候把王姑苏赶去西门了,这时候让他出去干这么危险的事儿,他能肯么?

  “他要不肯,把他老婆女儿抢来……”白菜包恶狠狠就说,对于王姑苏的老婆,他却是垂涎很久了,那可是缅甸王莽应龙都开口索要的美人儿。

  “那人恨不得时时刻刻把老婆和女儿拴在裤腰带上,怎么可能给你这个机会。”孟养土司刀三牛对王姑苏可是太熟悉不过了。

  正在诸土司无计的时候,外头有土兵来报,“木邦土司老爷来了。”

  王姑苏进了驻所,也不跟大家来虚的,直接就说了一句,“你们害我不浅,为何要抢夺商户?陷大家与此泥潭,脱身不易啊!”

  大家都有些尴尬,看见肥肉谁能忍住不吃啊!刀三牛忍不住就说:“王姑苏,都知道你家历代狡狯,别卖关子了,大不了,大家都吐一些分润与你就是了。”

  众人连连点头。

  王姑苏这才慢条斯理道:“诸位哥哥,有一句话叫做灯下黑,你们就是如此,为何不把云南布政使、巡抚、兵备道、昆明知府等人抓起来,却也好跟朝廷谈条件……”

  众人顿时大喜,对啊!有了这等三品封疆在手,即便是城外刘大刀,怕也不敢妄动,要请示朝廷了罢!

  刀三牛忍不住一拍自己脑门,“哎呀呀!却是把这个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