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413章 攻取鄚县

[字数:4604 更新时间:2020/2/10 8:08:00]




  诈开了西门,廖化率领的四百精锐并没有向城内快速突击,而是围绕着西门展开了攻防战。

  只要等到公孙续的骑兵冲入城内,廖化等人的任务便完成了。

  马蹄声隆隆,铝旷抬眼望去,西门外北军的骑兵已经开始冲刺,一旦被骑兵冲入城内,一切都完了。

  “快快,调集兵马,夺回城门。”铝旷急切的大喊大叫到。

  由于是化妆诈门,因此廖化等人除了人手一把兵刃,再无其他。

  在反复交手了几次之后,铝旷始终没有能够夺回城门控制权,反而增加了不少的伤亡。

  尤其北军为首的将领,看似其貌不扬,年纪轻轻,武艺却不在自己之下。

  刚刚,若不是亲卫替自己挡了一刀,铝旷这会就已经成为了躺在地上的尸体。

  “放箭,放箭,一定要夺回城门。”危机时刻,铝旷已经顾不得许多,一心想着关闭城门守住鄚县。

  否者,鄚县丢失,不仅自己的项上人头保不住,可能还会牵连到家人。

  听闻了铝旷的将令,弓手们纷纷开始弯弓搭箭。

  但是,双方混战在一起,使得鄚县城内的弓手一时间不好寻找目标。

  “愣什么楞?再不夺回城门一切就全完了!”

  铝旷的话语很清楚,这种时候了还顾及什么自己人不自己人,只要守住城门就是最好的结果。

  虽然心中不忍,但弓手们还是按照铝旷的将令执行了,近百之箭矢呼啸着冲向了城门洞中。

  无论是防守的冀州军,又或者诈开城门的北军,中箭倒地者不在少数。

  “守住城门,等待援军进城!”廖化挥舞着手中的环首刀,挡开了向自己飞来的箭矢。

  由于化妆诈城,他们并没有携带盾牌之类的防具,只能是靠着自己的兵刃进行防御。

  当然了,能向廖化这样挡住箭矢的人少之又少!

  见到北军开始向后收缩,铝旷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而后继续道:“放箭,继续放箭!”

  就在弓手们再一次的弯弓搭箭的时候,一阵破空声突然袭来,常年的战场直觉,使得铝旷下意识的向着右侧一滚。

  “叮叮叮!”

  三支箭矢,准确的击中了铝旷刚刚的站立之处。

  随之而来的,便是阵阵惨叫和入肉之声。

  当铝旷回头之时,自己刚刚组织起来的弓手,除了被射杀的之外,其余之人早已散去。

  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铝旷知道自己的努力白费了......

  “散,让开道路!”

  廖化大喝一声,身后传来越来越清晰的蹄声,已经告诉他骑兵即将抵达。

  公孙续收起手中的弓箭,几个呼吸前,自己明明瞄准的铝旷,谁知道却射偏了。

  好在没有伤到自己人,否则公孙续一定会自责。

  “哎,以后还是少用弓箭为上!”公孙续的心中长叹一声,而后收起了弓箭重新拿起了霸王枪。

  “冲入城内,夺取鄚县,杀!”收回了心神,公孙续大喝一声冲入了城门洞。

  紧接着,身后的骑兵呼啸而入,杀得那些准备夺回城门的冀州士卒四散而逃。

  至于铝旷,在发现大势已去之后,早就拍拍屁股溜走了。

  与城共存亡?不存在的,刚刚的各种担忧此刻完全被求生的欲望所取代。

  五千鄚县守军,在如狼似虎的北军骑兵面前,很快就被杀得丢盔弃甲,四散而逃。

  “元俭,可有损伤?”

  “化无事,折损了不少弟兄。”

  “他们都是好样的,立刻清扫战场,关闭城门,防止袁绍反扑!”

  公孙续翻身下马,四下看了看阵亡的士卒,而后淡淡的说道。

  慈不掌兵,这些年的征战下来,公孙续的心里,在面对阵亡将士的时候,已经平静了许多。

  此刻,鄚县以西的正面战场上,冀州军与北军的大会战已经陷入了焦作的状态。

  虽然冀州军人数占优,但北军将士的阵型始终保持完整,使其占不到一丝一毫的便宜。

  再加上,休息后的虎贲营重新投入战场,冀州军迟迟无法攻破北军的防线。

  当然了,这一切与徐荣的指挥是分不开的。

  甚至于有几次,冀州军差点就撕开了缺口,幸好徐荣率领亲卫顶上,这才稳住了阵线。

  “主公,北军骑兵迟迟不出现...糟了,鄚县危矣!”审配突然大吼一声,惊的袁绍呆立当场。

  “这...可能吗?”袁绍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嘶!”

  审配的话语,惊醒了袁绍及其身边的一众谋士。

  若是换做别人,或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但对手是公孙续,一切皆有可能。

  “主公,鄚县尚有五千守军,想要攻破并非易事,不若派一支骑兵回援。”说话的乃是郭图。

  公孙续如此自大,尽然弃自己的步卒而不顾。

  既然如此,那就派一支骑兵回援,拖住公孙续,全力击溃眼前的北军步卒。

  “某附议!”逢纪出声,支持了郭图的建议。

  当下,袁绍陷入了两难。

  按照郭图的说法,却是不错,可要击溃眼前的步卒尚需时间,鄚县万一有失,整个河间郡不保。

  但若是公孙续使诈,那又如何是好?

  “正南所言极是,公则说的亦有道理,容本将在想想。”

  此言,正好应了袁绍的性格,优柔寡断,自己的谋士意见不同的时候,袁绍经常如此。

  然而好景不长,袁绍的决断尚未作出,鄚县的溃兵却到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铝旷,观其外表,战甲残破满脸污血,胳膊上的刀伤清晰可见。

  “主公啊...末将无能,被公孙续夺取了鄚县...”铝旷一边哭着一边大吼道。

  那表情,像极了自己已经尽了全力。

  “汝...说鄚县丢了?”袁绍当下大怒,身体一晃,差点从战马上跌落下来。

  “鄚县尚有五千守军,如何丢失?”

  郭图上前质问,刚刚他还觉得鄚县不可能如此轻易就丢到,可事实却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城内兵马发生兵变,夺取了西门,某将赶到时,公孙续已经入城...”

  在来此之前,铝旷早有准备,否者也不会这番模样。

  当然了,被诈开城门这事,铝旷绝不会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