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412章 诈开城门

[字数:4641 更新时间:2020/2/10 8:08:00]




  双方十几万人混战在一起,人数不占优势的北军,尽然稳稳的压制住了冀州军!

  相较于冀州军而言,北军的士卒士气高昂,接受的训练时间也比冀州军要长很多。

  如此大规模的混战,即便主帅也无法顾及所有的地方。

  因此,这种大规模的混战中,基层将校,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刀盾兵在前,长枪兵中,装备了小型弩矢的士卒在后,北军的兵种配置,打的冀州士卒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刺!向左刺,在向左刺!”

  “刀盾手举盾,给老子向前冲,牛二,你他娘的用力顶啊。”

  “顶不动?顶不动你右手的刀是玩具吗?”

  “哎对了,就这样砍,这才是老子兵。”

  “弩手认准目标,别他娘的射到自己人,若是那个不开眼的射到自己人,老子一定被把他扔出大阵。”

  ……

  各种叫骂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各地的口音。

  总之,整个战线的最前端,基层将校们把平日里的训练,展现的淋漓尽致。

  反观冀州士卒,在长枪、短刀以及弓弩面前,一时间被打的找不到北,士卒们偶尔还回头看看自己的弓手在做什么。

  那种心理上的阴影,并不是短时间就能抹去的。

  虽然这些冀州军士卒也知道他们是炮灰,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实在是太窝囊。

  “想不到,公孙续小儿的骑兵尽然还能下马作战……”默默的观察了很长时间,袁绍突然开口。

  “主公,切不可让弓手放箭。”一旁的审配急忙开口,深怕袁绍再犯一次混。

  如今的局面,虽然处于下风,但冀州军人数占优,北军的士卒也不可能一直保持高昂的士气,一刻不停的进攻。

  一旦北军的士气有所衰减,那时候才是冀州军反击的机会。

  “斥候可有消息?公孙续的骑兵去哪里了?”袁绍的脸色有些红润,急忙岔开了审配的话题。

  “斥候尚未传回消息!”郭图在一旁急忙接话。

  “加派斥候,必须弄清楚公孙续的去向,传令颜良、文丑没有本将的命令,不得擅自出战。”

  传令兵领命而去,公孙续的骑兵一刻不被发现,袁绍的心就一直悬着。

  那怕现在两翼的骑兵已经可以出击,但袁绍依旧严令两翼固守。

  随着时间的推移,北军的进攻逐渐停顿了下来,逼近将士们不可能各个都是张飞那种体质。

  大规模的混战就是如此,除非每次都能够斩杀或者击溃主将。

  否者大战三四个时辰不分胜负的情况比比皆是。

  “报!十里范围内未发现北军骑兵。”

  第一批斥候返回了,但带回来的消息让袁绍大失所望。

  明明公孙续的骑兵就从自己的眼前撤走,可为什么却探查不到呢?

  袁绍绞尽脑汁,依旧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再探!”

  “主公,北军的体力开始下降,是时候反击了。”

  一直默默的注视着战场的逢纪,这一刻一脸喜色的向着袁绍建议着。

  “擂鼓,进攻!”

  此时此刻,公孙续率领的骑兵,早已经脱离了战场,抵达了鄚县附近。

  而赵云,则是悄悄的绕到了冀州军的身后,找准时机准备来一次突袭。

  今日袁绍邀战公孙续,公孙续不但应邀,反而分出一支人马,准备偷袭鄚县。

  只要打下鄚县,袁绍的大军必然溃散。

  自从败退回了冀州,袁绍就一直屯兵与鄚县,因此大军的粮草全在城中。

  公孙续只要攻下了鄚县,冀州军必然打乱。

  如果袁绍派军回援,赵云就有机会动手,如此双保险,袁绍不败都难。

  不求阵斩袁绍,只需要击溃袁绍的十万大军,此战的目的便以达到。

  “主公,吾等是不是有些过了?”郭嘉虽然喜欢出险招,但是如此偷袭鄚县,有点说不过去。

  “奉孝差异,正所谓兵不厌诈,更可况,战场之上那有规则可言。”

  闻言的郭嘉点了点头,公孙续这话说的不错,但此战之后,恐怕也没有人愿意与北军邀战了。

  对于鄚县,袁绍不是没有防备,整个城内上有守军五千人。

  按照传统的思路,五千人防守一个鄚县错错有余。

  但公孙续今日偷袭鄚县,可不是采取的强攻,而是化妆偷袭。

  廖化率领四百的精锐在前,穿上冀州军的士卒,而这些士卒全都是冀州口音。

  一旦这群士卒诈开城门,公孙续骑兵短时间内变回杀得。

  “站住,尔等何来?”城头上,铝旷望着这四百伤病大声呵斥道。

  “主公命吾等,护送伤病回城。”

  一名屯长出列回答着,一口浓重的冀州口音,顿时让铝旷放松了警惕。

  “战事如何?”

  “主公英明神武,战事自然顺利,那麴将军厉害的紧,公孙续的骑兵被杀得人仰马翻……”

  这名屯长眉飞色舞的说着,听的铝旷一阵欣喜若狂。

  在韩馥手下的时候,麴义与他的关系就不错,一旦麴义得到重用当时,那么自己也就可以飞黄腾达了。

  正当铝旷想要多问几句的时候,伤兵的哀嚎声突然传来,屯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再次请求入城,铝旷这才下令打开城门。

  廖化躺在担架上,默默的注视着一切,刚刚的铝旷问话的时候,他的那却颗心一直悬着。

  好在自己属下没有露出披露,否者,城门前这群人能逃回去多少都还不一定呢。

  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传来,鄚县西门缓缓的被打开。

  伤病们开始加快脚步,越早控制城门,对他们越有利。

  “咦,汝的腿不是受伤了吗?为何行动如此迅速?”一名负责推开城门的冀州士卒差异的自言自语道。

  这句话,立刻将负责防守的士卒目光吸引了过来,眼见即将暴露,廖化猛地起身,大吼一声。

  “动手!”

  下一刻,身着冀州军服饰,原本还是伤病的北军精锐举起了环首刀,向着身边的冀州士卒砍去。

  一时间,城门洞中哀嚎声四起,带到铝旷率部冲下城头的时候,廖化率领的精锐已经牢牢控制住了城门。

  “给主公发信号!”

  而后便听见三支响箭升空,鄚县已经向公孙续敞开了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