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384章 憋屈的塌顿

[字数:4598 更新时间:2020/1/2 20:12:00]




  距离天子车架组成的战阵十里外,踏顿刚刚得到斥候的禀报,他们一直在追击的五千叛军与公孙续的骑兵遭遇了。

  “可探查清楚?何人为将?”闻言的踏顿皱了皱眉。

  原本,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内。

  可眼下,公孙续的骑兵介入,也就意味着自己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了。

  “禀大王,乃是破虏将军赵云!”斥候一五一十的回答着。

  赵云的名号,早就被草原上的游牧民族熟知。

  此人不仅样貌俊俏,还使得一手好枪法,而他手下的那支骑兵,原本就是从乌桓部落中征调的。

  “报,汉军使者求见!”

  就在踏顿犹豫的时候,又有一声禀报传入了踏顿的耳中。

  当下,踏顿的心中明了。

  如果只是赵云的话,绝不会向自己派出使者。

  定然是公孙续已经先一步探查到了自己的位置。

  “看来燕王就在此处,快请使者。”

  远处的战场上,原本气势汹汹的五千乌桓叛军,已经被打蒙了。

  不久之前,斥候探查到了一支有五千汉军护送的庞大商队。

  对于他们这五千,走投无路的人来说,如果能够突袭得手,自然是可以解决。

  可未曾想到,还在纠结要不要动手的时候,汉军骑兵先一步的发动进攻了。

  由于之前,整个商队都没有打出旗号,因此当这群乌桓人发现领兵前来的是赵云的时候,心里就那么一震。

  先不说人数优势,仅仅是一个冲锋,双方的高下立判,就连赵云自己也有些奇怪,这还是昔日的乌桓突骑?

  踏顿赶到战场的时候,赵云已经结束了这一场正面冲突。

  虽说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可这场冲突双方都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在幽州的地界上,没有向刘虞通报的兵马行动,都可以被看作是反叛。

  如今的乌桓元气大伤,若不是踏顿左右逢源,恐怕乌桓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当公孙续护送者天子车架赶到的时候,官道的一旁,黑压压的跪着近四千余人。

  从他们那发白的面色中,不难看出心中的恐惧。

  “乌桓王踏顿,参见陛下,参见燕王!”

  踏顿来到天子车架前,有模有样的跪拜到。

  公孙续黑着脸一言不发,刘协却是向踏顿挤出了一个笑容。

  “踏顿,乌桓欲造反呼?”

  别看刘协带着笑容,可这一开口,就把踏顿惊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被坐实了造反一说,踏顿绝对是百口莫辩。

  “禀陛下,臣管理不善,致使部族内部发生叛乱,惊扰陛下,罪该万死。”

  “当真?”

  “臣句句属实,陛下可审问战俘。”

  一阵询问下来,刘协乃至公孙续已经弄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来,连续败在匈奴人手中后,乌桓内部对踏顿产生了怀疑,导致小部分部落反叛。

  而眼前这五千人,则是被踏顿清缴到无路可逃,误打误撞遇上了公孙续护送的天子车架。

  “既如此……”

  “陛下且慢!”刘协的话刚开口,便被公孙续打断了。

  若是换做旁人,刘协定然不喜,可这一声是公孙续发出的,也就是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公孙续上前,先是扶起了跪在地上踏顿,而后缓缓道:“反叛乌桓王踏顿,亦是反叛大汉,这事决不能轻易饶恕。”

  公孙续这话,明面上是给踏顿了面子,实际上是有自己的考虑。

  这近四千乌桓骑兵,若是被踏顿带回,估么着也不会被追究什么,充其量就是诛杀恶首罢了。

  但在公孙续看来,与其便宜了踏顿,还不如便宜他自己。

  而刚刚那句话,就是从道义上堵住踏顿的后路。

  “陛下,这些叛贼惊扰陛下,应当由陛下处理。”公孙续转身向着刘协一拜,顺便还眨了眨眼睛。

  “燕王所言极是!皇宫修建正缺人手,不若让他们去做苦力。”

  刘协一本正经的回答着,刚刚公孙续对他挤眉弄眼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这个姐夫的想法。

  “踏顿,汝可有意见?”转过投去,刘协向着踏顿问道。

  闻言的踏顿愣了愣,而后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心中的失落感倍增。

  天子这话,他这个乌桓王能有什么意见?即便是有意见也只能憋在肚里。

  从一开始,踏顿就没有下死手,这也是为何五千叛军能活到现在的原因。

  现在可好,自己忙乎了大半天,却被公孙续半道里接了胡,心里虽然不爽,可踏顿没有勇气说出口。

  虽然现在有万余人马在手,可踏顿不敢保证,就能胜得了只有五千之数的公孙续骑兵。

  既然没有取胜的把握,那就老老实实的俯首臣称为上!

  “谢陛下不杀之恩!”踏顿躬身行礼。

  让那近四千人去做苦力,那比公孙续这样的刽子手杀了要强。

  当初在弹汗山的那一幕,已经让草原上的部落知晓了公孙续的狠毒。

  而从那之后,草原上的孩童,闻公孙续三个字色变。

  这种心理阴影,恐怕这辈子都是挥之不去的!

  踏顿走了,而且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在公孙续的淫威下,踏顿只能选择隐忍。

  当然了,他也可以选择反抗,但反抗的结果,却是将整个乌桓部族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姐夫,真要让他们去做苦力?”待踏顿率领万余大军北撤后,刘协总算松了一口气。

  “苦力?那可不行,如此好的骑兵苗子,为何要去做苦力!”公孙续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从他清楚这些人反叛的原因开始,就已经想好了要把剩下的近四千俘虏留住。

  “可是……”刘协的话语说了一半,突然明白了什么。

  看到刘协的表情变化,公孙续笑了笑,“反叛不假,可却是反叛的乌桓王踏顿,而非反叛陛下!”

  “朕总觉得,姐夫对那乌桓王踏顿有偏见。”

  “陛下,防人之心不可无。而踏顿并非没有野心,否则也不会暗中联络鲜卑抵抗南匈奴的扩张。”

  闻言的刘协恍然大悟,看来,草原上的争斗,指不定就是自己的姐夫一手策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