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353章 朕心里苦

[字数:4610 更新时间:2019/12/17 7:03:00]




  正面,公孙续率领的两千骑兵势不可挡,刚刚一接触,就已经杀得西凉军节节败退。

  而侧面,赵云率领的龙骑兵则是算准了时机,给了牛辅及其属下的西凉军,来了最后一击。

  “撤!”牛辅无奈大喊一句。

  只不过,这个时候想撤,已经晚了!

  先不说公孙续已经凭借自身的实力杀个对穿,连赵云亦是在第一时间锁定了牛辅的位置。

  然而这一切并不算完,原本还在观察着战况的张绣,突然翻身上马,率领着剩余的骑兵冲了下去。

  张绣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牛辅。

  自从从军以来,张绣还没有像今日这样狼狈过,即便是面对兵力占优的羌人。

  “牛辅受死!”

  “牛辅纳命来!”

  “牛辅休走!”

  三个声音,从三个不同的方向传出,牛辅突然发现,自己下意识间,居然深陷重围。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面对死亡,大多数人是无法做到从容不迫的,牛辅就是这大多数人之一。

  虽然身边还有近千名骑兵,牛辅依然胆怯了。

  如此情况之下,连一个正常的将令都没有发出,就这样撒丫子跑路了。

  主将跑路,副将愣在原地,貌似冲过来的敌军骑兵似乎没有多少。

  跑?还是不跑?

  副将显得有些犹豫,这也是为何他不能做主将的根本原因所在。

  “将士们,拦住敌军,为牛将军争取时间!”

  短暂的纠结之后,副将大吼一声,也正是这一声,将牛辅跑路的事情传遍了战场!

  不少西凉骑兵纷纷回头,身后那里还有牛辅的帅旗,在向远一点的地方望去,牛辅带着数十名亲卫正在全速后撤。

  “牛将军跑啦!”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原本还整齐列阵的西凉骑兵突然间骚动起来。

  随着公孙续、赵云率领的骑兵越来越近,胆小的西凉骑兵再也扛不住这样的压力的了。

  有了第一个,便会有第二个,短短是的十几个呼吸间,千余人的西凉骑兵突然四散而去。

  对于这些,在战场上生存下来的老油条来说,战场保命的第一原则,就是远离主将。

  试问一下,敌军将领怎会对普通的小鱼小虾感兴趣呢?

  如果这样在溃败中仍然被敌军将领击杀,那就只能说明了一点,你挡了别人立功的道路。

  原本,牛辅的副将还在做着春秋大梦,可是一转眼的功夫,战场的局势已经变得不可逆转。

  副将有些发蒙,细细的回想这刚刚的将令,似乎并没有说错什么。

  待其回过神来的时候,公孙的霸王枪已经到了近前。

  “扑哧!”一声过后,霸王枪穿透了副将的身体。

  公孙续并没有立刻拔枪,而是右手松掉了枪身,策马越过眼前的这具尸体,再一次伸出右手,将霸王枪拽了出来。

  如此血腥的一幕,让那些亲眼目睹的西凉骑兵肝胆俱裂。

  好在霸王枪的材质特殊,即便是传体而过,也没有在枪身上留下太多的血渍。

  当然了,枪尖上的碎肉还是要甩一甩的!

  缓坡上,刘协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瞪大了双眼,喉咙里不时地发出各种怪响,就是说不出话来。

  至于那些老臣,若不是亲眼见到这一幕,恐怕也不会相信公孙续居然如此凶残!

  而对于那些见怪不怪的士卒们来说,则是发出了阵阵的高喊。

  “燕王威武!燕王威武!”

  正在策马前冲的公孙续,突然发现了另外一支骑兵的存在,在看了看与赵云之间的距离,于是果断的放弃了追击。

  这倒不是公孙续认为追不上牛辅,凭借着自己坐下的宝马,追上牛辅并不是难事,但却需要时间。

  而公孙续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子龙师兄,那人可是张绣师兄?”看着已经降低马速靠近自己的赵云,公孙续大吼了一句。

  “看旗号应该错不了!”赵云点了点头。

  再从幽州出发之前,贾诩便将与张济叔侄联系的事,告诉了公孙续。

  虽然公孙续与赵云都未曾见过张绣,可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帮助天子的人屈指可数。

  而张绣,又被称北地枪王,对付牛辅错错有余,对此,公孙续一点也不担心。

  但话又说回来,此番出兵视为了迎接天子东归,并不是为了消灭西凉军。

  这二者之间,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走,去见陛下!”

  公孙续大手一挥,率领着已经向他围拢而来的骑兵,向着缓坡上而去。

  刚刚抵达缓坡之下,公孙续便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个头依旧不高,但公孙续觉得眼前的刘协长大了。

  “臣公孙续,救驾来迟,恳请陛下赎罪!”公孙续向前快跑了几步,而后单膝跪地拜道。

  此言一出,整个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除了众人的呼吸声之外,就是隐隐的抽泣之声。

  没有听到刘协的话语,公孙续亦不敢抬头,时间似乎凝固了一般!

  “陛下,燕王还等着呢!”蔡邕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刘协的身后,小声的提醒道。

  可这不提醒还好,提醒之后,堂堂的大汉天子居然哇的一声哭了不出来。

  “姐…夫…朕…朕总算等到了…”刘协一边抽泣着,一边迈步向前跑去。

  公孙续闻言急忙抬头,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发现刘协已经扑到了自己的怀里,呜呜的哭泣起来。

  如此一幕,看的在场的数十名老臣眼角涌出泪花。

  虽然没有向刘协哭的那么大声,但所有人都在擦拭泪水。

  “姐夫,朕心里苦,真的好苦…呜呜呜…”刘协一边大声哭泣着,一边向着公孙续说道。

  此刻,公孙续已经临乱了,万万没有想到双方见面,成了这样的一种局面。

  “陛下不哭,有臣在,没有人再能欺辱陛下!”

  公孙续的眼角已经湿润,但却铿锵有力的向刘协保证到。

  但这句话,并没有止住刘协的哭泣,反而使得刘协哭的更厉害了。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肩负着大汉中兴的重任,即便是换做成年人,也不一定会比刘协要好。

  无奈之下,公孙续只好用双手抱住刘协,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背。

  “小时候…皇姐亦是如此安抚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