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323章 接收辽西

[字数:4487 更新时间:2019/12/1 13:29:00]




  辽西郡,治所龙城!

  公孙续已经抵达这里两日,若不是为了等着与自己的父亲见上一面,公孙续也不会在此耽搁行程。

  由于公孙续的地位升高,他的老爹公孙瓒亦水涨船高是。

  原本,只需要负责放手右北平的公孙瓒,如今已是掌管了右北平与辽西两郡之地。

  说实话,若不是公孙瓒手下的白马义从能征善战,刘虞也不敢如此安排。

  眼下,公孙续抵达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将辽西郡的防御,接收到自己这边来。

  当然了,这事早在公孙续返回蓟县的时候,父子二人就密议过,至于刘虞那边,公孙续也已经打过招呼。

  虽说无论谁来防守都是一样,但面子上的工作还是要给足的。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和一阵金属的摩擦声响起,公孙续知道,自己的便宜老爹巡逻回来了。

  “续儿!续儿?”公孙瓒大声吆喝着。

  自从公孙续接到朝廷的招数封王之后,公孙瓒便急匆匆的离去了。

  原因没有别的,全是因为踏顿吃了几次败仗,而迁入辽西的乌桓各部变得动荡起来。

  “爹,某在着呢!”公孙续嘟囔了一句,还不忘将手中的羊腿拿起来咬上一口。

  “见过燕王!”见到了公孙续,公孙瓒属下的严纲等人急忙行礼。

  公孙瓒因为父亲的身份可以不行礼,但对于严纲等人来说,礼不可废。

  “严叔,各位长辈,日后万不可如此。”公孙续急忙放下羊腿,将手在自己的身上胡乱摸了几下,而后行礼道。

  自己老爹的这群属下,日后肯定是要被自己使用的,所以,公孙续要做出一个明确的表态。

  “额…既然续儿说了,日后私下里就不再行礼,但明面上的礼数不可废!”公孙续急忙挥了挥手。

  他手下这群武人,都是些直性子,平日里根本就不注重什么礼节。

  先是听到公孙续的表态,又听到公孙瓒的话语,严纲等人也就是笑着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公孙续能把他们这些人当做长辈称呼,已经算是给了他们足够的面子了。

  但人也要知进退,表面上是答应了,可该行的礼,却一个都不能少。

  “爹,乌桓可有异动?”公孙续深怕大伙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与是转移了话题。

  行不行礼,对公孙续来说真的不重要!

  “些许个小毛贼,欲乘着踏顿兵败之际造反,被某拿下了!”公孙瓒一脸笑意的说着。

  对付些许乌桓骑兵,在公孙瓒看来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之事。

  踏顿当初给刘虞的书信中,言辞激烈,大有快被赶下王位的架势。

  闻言的公孙续笑了笑,别说一般的乌桓骑兵了,二就是二般的乌桓骑兵,也奈何不了公孙瓒的白马义从。

  “既如此,那儿便放心的接手防务喽!”公孙续露出一脸的俏皮之色,向着自己的老爹阴阳怪气的说着。

  “汝个混小子,净想着现成事。”公孙瓒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公孙瓒自己风风火火的平定此事,还不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争取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

  众人东拉西扯了一阵子,严纲等人便借故离开了。

  之前来此,主要是为了跟公孙续这个新封的燕王打招呼。

  “爹,此番前来辽西,短时间内,某是不打算离开了。”

  “怎的?还是为了海船?”公孙瓒刚刚端起茶碗,又立刻放了回去。

  之前他们父子就有过商议,公孙续也提出了,要在辽西选择一处合适的地点新建码头。

  至于大概的位置,差不多就是后世的港城。这里有着天然的港湾,非常适合海军的发展需要。

  更何况,公孙续早就开始募集造船匠人,并且对自己所画出的海船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验证。

  虽然造出的模型较小,但在公孙续看来,足够现在的验证后的技术足够,现阶段的海军使用了。

  大汉王朝发展到了现在,水军虽然有所突破,但活动区域仅限于江河。

  从船只上来说,大致分为楼船、艨冲、斗舰、大舡等。

  而这其中,楼船是水军作战常用的船只之一。

  船体庞大,高十余丈,一般在船上建三层建筑。

  一层曰庐,二层曰飞庐,三层曰雀室。

  上面有防御用的女墙,通常交战先用弓箭对射,然后近距离接舷战。

  当然了,对于造船业发达的江东,五层的楼船也不是没有哦造过。

  除了楼船之外,汉朝水军最长装备的还有艨冲,由于其体型狭长,因此机动性较高,相当于路上的斥候一般。

  斗舰,则是一众重型战船。

  船上四面设三尺高的女墙,半身墙下开孔,桨棹露于外。

  而大舡则是运输船只,根据史书记载,最大的运输船只可以栽近三千人。

  在这个年代,这样的船算得上是庞然大物了。

  至于公孙续改进的船只,无非加了一个所谓的龙骨。

  在当下的大汉,船只的建造还没有龙骨一说。

  所以别看水军的船只庞大无比,一旦进了大海,并无卵用!

  “嗯,船匠已经全部带齐。”公孙续继续吃着羊腿,一边点头嘟囔着。

  此举,看的公孙瓒一阵好笑,这那里是大汉的燕王,分明就是饿死鬼投胎。

  “汝叔父早已准备好一切,就等着派人去接手。”

  公孙瓒没好气说了一句,而后一把抢过公孙续手中额羊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公孙续愣了愣神,露出了一副不知所措的面孔,心道:“总该去洗洗手吧……”

  五日之后,公孙续率领的大军出现在了一个不大的军营前。

  远远的望去,军营内人头攒动,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少时,营门打开,公孙越带着自己的亲卫策马而出。

  “末将见过燕王!”公孙越行礼,其身后的骑兵亦是如此。

  “叔父之礼,侄儿怎能当得起,日后切么如此。”公孙续急忙下马,向着公孙越一礼。

  如今公孙续的身份摆在这里,公孙瓒可以不行礼,公孙越却不能这样做。

  但公孙续的言语间露着亲情,折让公孙越心里好受了一些。

  “礼不可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