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249章 韩馥的心思

[字数:4515 更新时间:2019/10/25 6:39:00]




  暗部的事,公孙续也只是列了个条条框框,至于具体怎么做,他便不再过问。

  剩下的事,一股脑的都交给贾诩和史阿二人去处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公孙续大手一挥,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他的要求只有一个,暗部必须立刻开始行动,探查各地诸侯的具体情报。

  史阿等人的出现,如果说是一个小插曲的话。

  那么韩馥亲自出面邀请公孙续,这可就是大事件了。

  虽然公孙续先一步离开洛阳,可他并没有直接返回,而是在阳夏又驻扎了一段时间。

  而韩馥,则是在发生火并之后,快马加鞭的赶回了冀州。

  虽然,袁绍在暗地里拉拢不少的大家族,可在兵临城下之前,谁也不敢轻易表露出自己的心机。

  毕竟这个时候的韩馥,掌握着冀州的兵权,稍有不慎,落个身败名裂倒是小事,万一被抄家或者诛九族,也不是不可能。

  在冀州这块地界上,韩馥投入了足够多的心思,若是就此失去,一时半会肯定难以接受。

  “哈哈哈,韩州牧,不想洛阳一别,这么快又见面了!”得到消息的公孙续,脱离了大队人马,快马加鞭的赶到了邺城之下。

  说实在的,公孙续并不想与韩馥有太多的焦急,毕竟这个家伙不久之后将会死于袁绍之手。

  不过当他见到韩馥的使者之后,公孙续改变了自己的注意。

  使者姓沮名授子公与,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公孙续清楚,这可是大牛级别的人物。

  “老夫偶感风寒,否则定当十里外相迎。”说完这句话,韩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见此,公孙续急忙上前,拉起韩馥的手便号起脉。

  若不是这个动作,恐怕很多人都已经忘记,公孙续还有一个神医的名号。

  良久之后,公孙续长吐一口气:“心病还需心药医,某这方子可以调理身体,却无法治疗心疾。”

  听闻公孙续的话语,韩馥无奈的笑了笑。

  公孙续这个神医,果然是名不虚传。

  当初自己从洛阳返回时,心中一口闷气难出,就此卧床不起。

  若不是命人时刻关注公孙续的行踪,也不会有今日出城相迎之事了。

  当然了,韩馥身后的这些官员,都是明白人。

  而刚刚公孙续的话音,他们都听的清楚。

  所谓的心病,无非就是袁绍之事!

  “此间非叙话之地,公孙将军请。”韩馥止住了咳嗽,顺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半柱香的时间后,邺城州牧府内热闹非凡!

  在座的,除了冀州牧韩馥及其属下之外,剩下的就是公孙续率领的赵云、张飞、戏志才、郭嘉等人了。

  “吾等会盟于酸枣,力战董卓的西凉军,虽然未能解救陛下,但却不能忘记阵亡的将士。第一盅酒,敬大汉的忠魂。”

  酒宴刚刚开始,韩馥便起身大喝道。

  其话语悲切,神情没落,眼角隐约能够看到一丝泪花。

  如此至诚至真的表现,公孙续自问是无法做到。

  韩馥话语刚落,便率先将自己酒盅里的酒水,散在了身前的地面之上。

  众人有样学样,总之大厅内的气氛及其的压抑。

  “第二盅酒,敬公孙将军血战西凉军,阵斩樊稠,并救回了数万百姓。”一旁的侍女刚刚填满酒水,韩馥再次言道。

  只不过,他的动作还没有完成,变被公孙续打断了。

  “且慢!”公孙续抬起了右手,竖起了手掌,做了一个阻拦的动作。

  紧接着,公孙续再道:“此酒,应敬潘凤潘将军!”

  语毕,公孙续率先将自己酒盅里的酒水散在地上。

  如此一幕,顿时让韩馥感动的老泪纵横。

  公孙续如此举动,无非是想套套近乎,可万万没想到韩馥居然如此激动。

  “征北将军高义,某拜服!”就在此刻,一人站了出来,向着公孙续一拜。

  此人刚刚韩馥介绍过,乃是他的长史耿武。

  若是公孙续记得不错,袁绍入主冀州时,耿武刺杀袁绍未遂,而后北杖毙。

  公孙续起身,向着耿武回礼道:“董卓暴虐无道,吾等因大义而聚,哎……”

  后面的话公孙续没有说下去,大家都是都是明白人,关东诸侯联军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看在眼里。

  “第三盅酒,敬公子衡!”不知何时,韩馥已经恢复了平静,而后大声说道。

  有了这样的开局,酒宴气氛瞬间就被点燃,接下来的拼酒环节,自然是少不了张飞的身影。

  一顿酒宴,就在这样的气氛中醉倒了一地。

  次日一早,公孙续便于领兵而去,韩馥也不好阻拦。

  毕竟鲜卑的动静不小,若是幽州有失,冀州自然是要遭殃的。

  昨日酒宴上,韩馥有很多话都没来得及开口,看今日这架势,自然是没有机会在细说了。

  “韩州牧请留步,若是日后有难,可往幽州求援!”

  公孙续临走时的话语,让韩馥差点又哭了出来。

  自己煞费苦心的目的,不就是想让公孙续在关键的时候,帮助冀州一把!

  “主公,公孙将军走远了!”耿武站在韩馥的身后,韩馥心中再想什么,他这个左长史的一清二楚。

  韩馥微微的点了点头,公孙续都已经开口了,那么他这颗悬着的心又从新落回了肚里。

  离开了邺城,公孙续突然有些失落。

  刚刚他所说的,恐怕注定要成为一句无法兑现的诺言了。

  虽说幽州乃是刘虞做主,可领兵作战这事必然是他自己。

  但昨夜,公孙续得到了王越的传信,董卓上奏少帝刘协,言鲜卑作乱,要求公孙续出兵平叛。

  不仅如此,董卓还给公孙续的征北将军中加了一个大字,并且授予了开府之权。

  虽然这个字没有实际的意义,但终开府的权利是公孙续没有想到的。

  一旦开府,公孙续便可以自行任命将领。

  换句话说,幽州的军事大权便全部落入了公孙续之手。

  从另一个方面将,董卓也是在分化刘虞的权利。

  这种明面上的阳谋,即便是知晓,却无法躲避。

  毕竟诏书上写的清清楚楚,天子尚在,那些自语汉臣的老家伙们不得不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