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246章 乱局的开始

[字数:4314 更新时间:2019/10/24 6:44:00]




  189年1月,声势浩大的关东诸侯联军在洛阳发生一场惨烈的内讧。

  至于其中的原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众口异词。

  由于冀州牧韩馥出走,粮草又被焚毁,使得在洛阳地界上的联军人心慌慌。

  最终还是袁术前往阳夏,从陈王刘宠手中借到了十万旦粮草,方才解决了这一危机。

  这时候的关东诸侯联军,已失去了主心骨,再加上长安的诏书抵达,彻底的瓦解以袁绍为首的讨懂联盟。

  身为盟主的袁绍,手捧着诏书,笑容无比的灿烂,冀州牧这个官职,可是袁绍向往已久的。

  “哈哈哈,如此以来,本盟主取冀州亦是名正言顺!”

  “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就在袁绍志得意满的时候,袁术在自己的大帐内,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天使。

  原本,袁术还在为袁绍获封闷闷不乐,可当这位天使拿出诏书的时候,袁术的脸上已经笑开了花。

  南阳太守,虽然没有袁绍那般拉风,可袁术知道,这绝对是个肥差。

  虽然荆州刺史被刘表占据,但南阳那旮旯,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

  当初孙坚北上会盟,由于粮草紧缺,便打算向时任的南阳太守张咨借粮。

  结果,张咨因为孙坚无辜杀害荆州刺史王睿,便拒绝了。

  一怒之下,孙坚设计引诱张咨出城,并将其斩杀,致使南阳太守空缺至今。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守,南阳的富庶程度可一点也不差。

  尤其是袁家,在南阳的势力一点也不弱,因此袁术对于这个职位也没有太大的意见。

  至于公孙续,虽然还没有收到诏书,但刘虞已经三番五次的派人传信,要求公孙续速速返回幽州议事。

  无奈之下,公孙续只得辞别刘宠,带着蔡文姬,以及自己的残存兵马准备返乡。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消息传出,再一次的震惊了天下。

  孙坚在返回江东的路上,被荆州刺史刘表挡住了去路。

  至于借口吗,自然是索要原本就属于刘氏皇族的传国玉玺。

  当初在洛阳市,市井传言孙坚在一口枯井中得到了传国玉玺。

  但当时的孙坚对此事矢口否认,并且当众发下了万箭穿心的毒誓。

  由于袁绍没有十足的证据,因此对于孙坚的离去也没有妄加阻拦。

  只不过,这天下之大,没有不透风的墙。

  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荆州刺史的刘表,得到消息。

  于是便在孙坚返回江东的途中布下了兵马。

  刘表,字景升,山阳高平人!

  乃是汉鲁恭王刘余之后,少时便知名于世,与七位贤士同号为“八俊”。

  初为大将军何进辟为掾,出任北军中候。

  在孙坚杀了王睿之后,刘表临危受命单马进入宜城,得到蒯良、蒯越、蔡瑁等荆州大家族的支持,后迅掌控了荆州全境,自领荆州牧。

  讨懂一战,孙坚的八千人马损失惨重,此时返程的总兵力,也只有三千余人,不过这一次的粮草却是十分的充足。

  孙坚从洛阳离开不久,不甘心的袁绍便暗中派人,将传国玉玺之事告知了刘表。

  于是乎,得到书信的刘表,毫不犹豫的派遣了黄祖率领一万大军在樊城、邓县之间截击孙坚。

  从兵力上说,黄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可是结果呢?

  双方刚刚一接触,孙坚手下的江东士卒,便杀的黄祖手下的兵马丢盔弃甲。

  按照孙坚的脾气,被刘表主动招惹之后,必然是要还击的。

  这不,自从黄祖大败之后,荆州的兵马统统龟缩到了襄阳城内。

  虽然此地拥有守军两万人,可孙坚亦是毫不畏惧,率领着自己的三千多人马兵临城下,大有不给出一个说法,就要攻城的架势。

  “主公,士卒均已准备完毕!”陈普向着孙坚一拜道。

  虽然之前他们三人都劝过,可孙坚的脾气就是如此。

  即便是襄阳城内拥有两万荆州军又怎样,该攻城的时候,孙坚从不含糊。

  城头战鼓声大作,孙坚突然发现襄阳城头上,人头攒动,刘表的帅旗已经出现,于是便策马前出。

  提着古锭刀的孙坚,对着城头大喊道:“刘景生,某与汝从无瓜葛,为何无缘无故派人攻打?”

  孙坚的这声爆喝,声音之大,就连在城头上的刘表都听的清楚,更别说那些普通士卒了。

  这个时候的战争,总要有个合适的理由,因此孙坚的这声质问,也不是没有道理。

  “哼!孙坚匹夫,身为汉臣,却心怀不轨,速速交出传国玉玺!”

  刘表冷哼一声,他也没有想到孙坚如此厉害,以至于现在都无人再敢出城迎战。

  “哈哈哈,袁绍那厮的话,汝也信?洛阳之事,不用某再多言了吧!”孙坚放声大笑,洛阳发生内讧的事,他早就知晓了。

  尤其是袁绍那个家伙,谋取冀州恐怕都不止一两天之久了。

  如今,最后悔的,恐怕就是韩馥了。

  闻言的刘表脸色阴沉的吓人,孙坚拥有传国玉玺这事,正式袁绍书信告知,可这事根本就没有确凿的证据。

  尤其是洛阳发生的火并之后,更让刘表疑惑,是不是着了袁绍得道。

  但,事已至此,刘表怎么会承认呢?

  “汝私藏传国玉玺,大逆不道。如此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刘表屹立于襄阳城头,每句话都是那么的大义凛然。

  只可惜,这些话说的他自己都已经开始动摇了!

  “哼!袁绍匹夫假公济私,亏某等领军与董贼。如今非但无功,反而还遭人猜忌,当日在洛阳,坚以发过毒誓!”孙坚厉声喝道,其表情坚毅,根本不是撒谎。

  刘表有些迟疑,神情还有些恍惚,总觉得此刻在城下的应该是他,而在这襄阳城头才应该是孙坚才对。

  “何人敢出战?”刘表大声喝道,而后四下望了望。

  黄祖还吊着一只胳膊,自然是不能出战的,可看着手下武将一个个躲躲闪闪的眼神,刘表就有些郁闷。

  “主公,末将愿往!”站出来说话的乃是蔡冒。

  蔡冒虽然武艺不怎么样,可还是颇具头脑的,眼下无人敢战,刘表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