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97章 火拼

[字数:4384 更新时间:2019/9/27 4:45:00]




  虽然回到了洛阳,公孙续忙的亦是不亦乐乎。

  每天回到家中已是深夜,也只有这个时候,刘莹和公孙续这夫妻二人才能说说话。

  对此,刘莹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替忙碌的公孙续的身体担忧起来。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查,公孙续将昭台宫的事情全盘脱出,这也使得刘莹的心情稍微好转一些。

  可究竟乃何人所为,公孙续没有头绪,按照当时那个混乱的情况,任何一方势力都有嫌疑,而且能够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并不多。

  因此,公孙续的视线全部都集中在了王公大臣身上,却忽略了城外虎视眈眈的董卓。

  “文优,此事必须尽快,待丁原大军一到,悔之晚矣!”董卓这些天心情非常的不好。

  除了每日早起参加早朝外,来回的奔波已经让董卓这肥硕的身躯有些吃不消了。

  对于一惯贪图享乐的董卓来说,越早结束这样的生活越好。

  “岳父安心,公孙府防范严密,需耐心等待机会!”李儒阴沉沉的说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董卓点了点头,而后又挥了挥手示意李儒退下。

  洛阳北的邙山中,由于丁原的大军并没有到达,因此公孙续建议吕布安营于此。

  虽然受到了少帝刘辩的赏赐,但这些与吕布期望的相差太远。

  今日闲来无事,吕布带着张辽进入了洛阳城内!

  洛阳的繁华,不是并州可以比拟的。

  即便是经过了黄巾之乱,经济受到了一定的打击,但依旧是人来人往。

  自从喝了公孙续的美酒之后,吕布可是念不忘。

  费了老大的功夫找到了一家酒楼,却并不想迎头撞上了酒醉闹事的西凉兵。

  “砰!”前脚刚迈进酒楼,吕布的眼前便飞来了一个不明物体,若不是吕布伸手矫健,恐怕就中招了。

  魏续正欲上前,却被吕布的大手拦住了,转头望去,只见吕布摇了摇头,“洛阳乃是天子脚下,不易生事端。”

  魏续有些不解,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主公吗?

  不过吕布已经发话了,他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不会有下一步动作。

  “有意思!长的人高马大,未曾想是个懦夫!”一个西凉兵晃晃悠悠的走来,指着吕布大笑道。

  魏续暴起,右手已经抬起,却怎么也挥不出去!

  “将军……”魏续回头,又是吕布将其阻拦。

  虽然不爽,可是看着吕布那阴沉的脸色,魏续知道今天有戏看了。

  “西凉兵?不过如此!”撇下了一句狠话,吕布已经没有喝酒的心思。

  刚刚他不是不想动手,而是洛阳城里的确不是动手的地方。

  吕布此来洛阳,是为了追求荣华富贵,若是因此被天子责怪,得不偿失。

  被扫了雅兴,吕布带着魏续转身而去,若是放在以往,刚刚那个家伙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将军,西凉兵还跟着!”走了一阵,魏续提醒道。

  闻言的吕布没有回头,而是加快了脚步,其嘴角亦是轻微的上扬,西凉兵自己找死,那可就由不得他了。

  二人匆匆出了洛阳北门,四个西凉兵亦是紧紧跟随。

  由于吕布控制着马速,因此双方的距离拉得并不是很远。

  估摸着走出了城门守卫的视线,吕布勒停战马,调转马头笑盈盈的望着身后不远处的西凉骑兵。

  那种眼神,就像看着死人一般!

  吕布没有带方天画戟,并不代表着二人没有兵刃,挂在战马一侧的环首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中。

  “小子,现在给爷爷道歉还来得及。”刚刚哪位嚣张的西凉兵继续说道。

  “哼!魏续,让他们见识见识并州军的厉害!”对于这样的小喽喽,吕布根本就不削一顾,这话里话外都透着不想出手的意思。

  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听闻了吕布的话语,西凉兵纷纷策马前冲。

  对于西凉兵来说,一向高傲的他们从来没有把其他官军刚在眼里。

  魏续策马而前,早就忍无可忍的他好好的给西凉骑兵上了一课,紧紧一个冲锋,三名西凉骑兵全部坠马而亡。

  至于刚刚那个说话的家伙,二话不说,调转马头狂奔而去。

  “哈哈哈,不过如此!”吕布大笑,就这等能耐的西凉兵,真的不够看。

  皇宫之内,公孙续看着刘辩递来的奏章一个头两个大。

  最近五日以来,西凉军在洛阳四处惹是生非,西苑军根本就不是对手。

  “姐夫,此事如何是好?”刘辩急切的问道。

  西凉兵凶悍,刘辩早有耳闻,而且他还亲眼见过。

  不过洛阳乃是帝都,放任西凉兵闹事,他这个天子的脸面何在。

  按理说,这事根本就不该公孙续出面,怎奈现在的刘辩,但凡遇到难事,统统招来公孙续商议。

  对此,公孙续也是头大!

  “呃……”就在公孙续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个小黄门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陛下!陛下!西凉军与并州军打起来了!”满头大汗的小黄门急忙喊道。

  公孙续眉头一皱,他建议吕布扎营在洛阳北的邙山,完全就是有意为之。

  看来自己的一切都白费了,以吕布那个暴脾气……

  小黄门顿了顿,而后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逃回的那名西凉骑兵为了掩饰自己的过错,添油加醋的向自己的将军樊稠告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在樊稠的眼中,西凉兵就是天下强军,但凡所到之处,只有他们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西凉军的。

  况且,这一出手就斩杀了自己三名手下,怎么也要讨要个说法不是。

  于是乎,樊稠率领着一千骑兵向着早已侦察清楚的并州大营而去。

  怎奈并州军也不是吃干饭的,的道消息的吕布,率领了五百骑兵迎着樊稠的大军而去。

  得到消息的洛阳守军,匆忙将此事逐级上报。

  不过,西苑军大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上报的时间当然是故意拖延了那么一点点。

  此刻,洛阳西门外,五百并州骑兵与两千西凉骑兵激战正酣。

  但观战的西苑军将士,突然发现,自以为是的西凉军居然被五百并州军杀的哭爹喊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