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78章 不按常理出牌

[字数:4589 更新时间:2019/9/18 14:08:00]




  按照之前的约定,郭嘉和戏志才二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而公孙续居中和稀泥。

  既然白脸与和稀泥的已经出场了,接下来就该戏志才这个唱红脸的登场。

  “主公,接风宴已经准备完毕,羌曲单于远道而来,理因先填饱肚子!”

  戏志才匆匆而入,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

  闻言的公孙续笑了笑,满口的歉意。

  羌曲单于也是无奈,从进了这个大帐,完全是被公孙续牵着鼻子走。

  自己之前精心准备的话语,全都没有用武之地。

  未过多时,酒宴所需全部摆齐,公孙续举起手中的酒盅向着羌曲单于说道:

  “单于远道而来,这第一杯酒本将敬单于。”

  语毕,公孙续一饮而尽,笑盈盈的望着羌曲单于。

  虽然心里不甘心,但出于礼数的考虑,羌曲单于举起酒盅便向口中灌去。

  然而这酒入口中,羌曲单于的脸色瞬间变了,如此辛辣之酒,他还是第一次喝到。

  “咳咳!咳咳!”一阵咳嗽传来,不仅羌曲单于,帐中的匈奴人均是如此。

  “此乃陛下御赐仙酿,单于以为如何?”公孙续开口,也算是为羌曲单于找了个台阶下。

  如此高度数的美酒,别说匈奴人了,就连刘宏也没有品尝过。

  公孙续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匈奴人知道他们与大汉的差距。

  一旦饮过此酒,草原上的马奶酒根本就难以入口。

  更何况,此酒辛辣,入口之后一股热流瞬间袭便全身。

  对于长期生活在草原上的匈奴人来说,寒冷的冬季喝上一口,绝对是取暖的神器。

  望着帐中的匈奴人大眼瞪小眼的表情,公孙续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于是乎,在戏志才巧妙的穿针引线之下,气氛突然热闹了起来。

  饮酒就要有饮酒的气氛,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几杯酒下肚,包括羌曲单于在内的匈奴人都是晕乎乎的。

  “今日不谈其他,痛饮一番!”公孙续借机定下了论调,羌曲单于才知道自己又着道了。

  不过为了安抚匈奴人,公孙续象征性的训斥郭嘉几句,而后要求好好款待于夫罗。

  事已至此,羌曲单于的担忧暂时解决。既然公孙续要拼酒,匈奴人自然是不愿落下风的。

  一阵拼杀下来,由于有张飞这个猛人存在,羌曲单于等人,基本上是东倒西歪。

  公孙续的今日目的,已经达到。

  于是挥了挥手,自有亲卫抬着羌曲单于去休息,看这个样子,今日基本上是什么都谈不成了。

  “翼徳兄,还撑得住否?”望着摇摇晃晃的张飞,公孙续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嗝!”先是打了一个酒嗝,张飞笑着向前晃晃悠悠的走了几步。

  “主……主……”话还没有说完,便一头倒了下去。

  见此,公孙续亦是晃了晃身影,这群匈奴人还真是能喝,即便是自己早有准备,亦是拼了个两败俱伤。

  醒酒汤早已准备好,除了羌曲单于一行人之外,所有人都被强行灌了一些。

  次日,羌曲单于是被汉军的训练声吵醒的。

  抬起双手,使劲的揉了揉太阳穴,如此美酒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单于……”闻声望去,昨日参加酒宴的下属一个个无精打采,看来都不好受。

  羌曲单于摇了摇头笑了笑,公孙续这一招下马威,可谓是绵里藏刀。

  出了大帐,不远处的汉军士卒操练的热闹。

  步卒方阵,的整齐划一的动作,激昂的呐喊声,以及瞬间的阵型转变,无不预示着这支羽林军的精锐。

  顺着马蹄声望去,为数不多的骑兵正在练习劈砍动作。

  “汉军的骑兵一点也不差!”望着汉军骑兵熟练的动作,羌曲单于发出了一丝惊叹。

  就在一群匈奴人沉默的时候,戏志才又出现了。

  午膳已经准备完毕,而让羌曲单于没有想到的时,于夫罗被带了过来。

  今日的于夫罗,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虽然不怎么合身。

  “父汗!”于夫罗满脸的惭愧,向着羌曲单于一拜。

  主张出兵的是他和自己的兄弟呼厨泉,而如今只有他侥幸活了下来。

  对于公孙续,于夫罗不恨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的狼骑还有亲兄弟均是死于公孙续之手。

  可经过这几日的冷静,于夫罗突然发现,自己的父汗是正确的。

  汉庭虽然衰弱,但匈奴比汉庭衰弱的更加厉害。

  否则弱小的鲜卑,有怎能发现壮大?

  扶起了于夫罗,羌曲单于仔细的瞅了瞅,除过脸上的伤痕,并没有缺少什么。

  “汉军的强大,见识过了?不早说汉军狡猾,他们的用兵之道,匈奴人学不来。”

  羌曲单于并没有给于夫罗回答的机会,而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于夫罗没有答话,而是脑海里回忆起,从出兵到战败的过程。

  可以说,从汉军北上隐藏行踪开始,就已经开始谋划了全局。

  而己方呢,一直被汉军牵着鼻子团团转。

  尤其是那个皮肤白皙,一脸笑意的书生,哪种挠脚底板的酷刑于夫罗可不想在受了。

  “单于,征北将军希望此战就此结束,若果再战,不介意前往王庭一游。”

  说完这句,戏志才转身离去,羌曲单于不是傻子,这句话什么意思应该能明白。

  先礼后兵,公孙续此番的做法才是汉军的习惯。

  这一顿午膳,羌曲单于、于夫罗等人,吃的是五味杂陈。

  刚刚戏志才的话语,虽然带着威胁,而且论兵力,汉军根本不占优势。

  可汉军的决心,是不可忽略的。或者说,公孙续这个征北将军的决心是不能忽略的。

  南匈奴也有弱点,首战失利,羌曲单于的威信必然受到影响。

  如果,再被汉军挑起了内部矛盾,南匈奴获胜的可能性有多大?

  或者说,羌曲单于能够坐稳王位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在利益面前,人心的邪恶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羌曲单于自己怎么得到今天的位置,他可是从没忘记过。

  思来想去,羌曲单于长叹一口气,若是当初自己的态度强硬些,或许还不至于出现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