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70章 半渡而击

[字数:4522 更新时间:2019/9/14 9:39:00]




  离开晋阳之后,公孙续率领着三万大军大摇大摆的向北而去。

  至于是不是去雁门郡,目前还不得而知。

  不过,在离开晋阳后不久,公孙续得到了一个从幽州传来的好消息。

  现任乌桓首领踏顿为了弥补之前的过失,主动派出了两万骑兵增援。

  得到消息的公孙续仰天长啸,:“天无绝人之路!”

  而后,在与戏志才、郭嘉二人商议一番,公孙续让赵云跟随着斥候向幽州而去。

  这两万乌桓骑兵,公孙续打算作为见面礼送给轲比能。

  而对于即将要面对的匈奴人来说,从丁原哪里获得的信息已经足够了!

  匈奴人磨磨唧唧一个月都没有出兵,足以说明南匈奴的单于心中犹豫不决。

  既然心中有顾虑,那就好办的多了!

  南匈奴的王庭,位于河西郡的美稷。

  公孙续现在要做的就是故技重施,隐瞒自己大军的行踪,而后给匈奴人来个出其不意。

  要想将三万大军整个都隐藏起,通常情况下是很难做到的。

  好在公孙续向丁原借到了数十名斥候,而凭借着斥候对整个并州地形的熟悉程度,做到昼伏夜出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少在出了晋阳三天之后,就连丁原也找不到公孙续三万大军的行踪!

  “此子用兵之奇,老夫不如也!”这是丁原在得到斥候禀报后,给出的评价。

  顿了顿,丁原对着斥候继续道:“去,按公孙将军的谋划行事!”

  在公孙续出征之前,二人便已经就此次大的战略方针达成了一致。

  那就是先收拾南匈奴的十万大军,而后再收拾号称二十万的鲜卑大军。

  而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掩护公孙续,隐藏他的踪迹!

  丁原找不到公孙续的行踪,自大的匈奴人更是如此。

  一批批的斥候发了疯似的四处乱串,可公孙续率领的三万大军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殊不知,此刻的公孙续率领的大军,就在斥候的眼皮之下。

  好几次都差点暴露,好在苍天不负有心人,汉军将领的思维方式,匈奴学不来!

  大军能够到现在都不被发现,除了运气好之外,在没有其他能够解释的了。

  地图前,戏志才拿着羽毛扇,指着河曲缓缓开口道:“主公,此处距离河曲不足三日的路程。”

  顿了顿,戏志才继续道:“河曲往东便是偏关,按照既定的计策解决完匈奴之后,便从此处进入雁门郡。”

  公孙续点了点头,在自己的谋划中,最重要的环节,乃是赵云率领的两万乌桓骑兵。

  如果,赵云能够神出鬼没的率领两万骑兵出现在轲比能的身后……

  想到这里,公孙续的嘴角微微的上扬!

  三日后的河曲,当一杆汉字大旗高高竖起在城头的时候,让之前还在四处瞎逛的匈奴斥候大惊失色。

  三万大军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河曲,可以说是狠狠的在匈奴人的脸上扇了个巴掌!

  得到消息的羌渠单于不淡定了,自己拖拖拉拉了一个月,没想到汉军已经攻上门了。

  虽然号称有十万大军,但羌渠单于清楚,可战之力并不多。

  虚张声势这种事,在古代的大战之时乃是常态。

  而公孙续的三万人马,则是实打实的。

  就说这神出鬼没的行军,已经让匈奴人心里泛起嘀咕来。

  “这汉军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羌渠单于雷霆大怒,公孙续突然出现在河曲明显是针对自己而来。

  “父王,既然汉军找上门了,那就打吧!”

  於夫罗起身,在整个大帐之内,也只有他一个人主张开战。

  至于呼厨泉,坐在那里虽然一言不发,但羌渠单于知道,这两个儿子没有一个不想开战的。

  来回踱了几步,羌渠单于总算是下定了决心。

  羽林军,作为汉人皇帝的亲卫军,羌渠单于也很想知道他们的战力如何。

  如果初战获胜,那就说明大汉已经是强弩之末。

  如果初战失败,目前为止双方还没有彻底的撕破脸皮,退路还是有的。

  “既如此於夫罗、呼厨泉,率领本部出战!”羌渠单于下达了将令,二人喜上眉梢。

  姜还是老的辣,虽然是迎战,但却限制了作战的规模。

  既同意主战派的要求,又从某种程度来说达到了消耗他们的目的。

  羌渠单于看起来十分英明的阳谋,实则为南匈奴的彻底失败买下了伏笔!

  不管於夫罗也好,呼厨泉也罢,这两个家伙手中的兵力加起来还不满四万。

  从兵力上来将,并没有绝对的优势。

  但从兵种的角度来说,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是骑兵,即便是战败了,也是可以轻松逃脱的!

  三日之后,於夫罗、呼厨泉率领着三万余骑兵出现在河曲附近。

  而挡在他们面前的,则是汹涌的黄河。

  自大的匈奴人,并没有仔细的侦察,便匆匆开始了渡河。

  而在河对岸的丘陵之间,公孙续率领着众将正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半渡而击只,公孙续不是第一个使用此方法之人,但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人。

  若是匈奴人熟知汉人兵法的话,又或者於夫罗、呼厨泉二人稍微谨慎一些,或许就不会发生眼前之事。

  除了城内留下五千人马外,公孙续早在抵达的第二日便将剩余的兵马全部埋伏在了城外。

  河曲周边多丘陵,郭嘉这个鬼才,第一时间便提出了伏击之法。

  眼下,看着匈奴人离岸边越来越近,羽林军的将士们已经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了。

  “传本将令,羽林骑出击!”眼看着登岸的匈奴人越来越多,公孙续下达了将令。

  一时间,整个东安马蹄声隆隆,早就习惯了马背上生活的匈奴人自然之道,这种声音代表着什么。

  慌乱间,已经登岸的匈奴骑兵开始结阵阵,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张飞怒吼着冲在最前,挥舞着丈八蛇矛如入无人之境。

  羽林骑们也不肯落后,手起刀落,看砍向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匈奴骑兵。

  屠杀,一场绝对意义上的屠杀!

  虽然匈奴人奋起抵抗,可有着张飞这样的猛将在场,任何抵抗都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