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17章 老友重逢

[字数:4283 更新时间:2019/8/17 6:31:00]




  九月的洛阳,天气已经开始转凉。

  由于现在的时期处于小冰河期,冬季的即将到来,让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又开始不安起来。

  洛阳的官道上,一支千余人的骑兵队伍,缓缓的向着虎牢关而去。

  马车内,从来没有离开过洛阳的万年公主略显兴奋,不时地挑起车帘,四处张望。

  对于她来说,宫外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只不过,如果让她看到那些流离失所百姓的遭遇,又会是怎样的一众心境呢?

  千余人的骑兵出现在虎牢关前,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好在公孙续手续齐全,使得整支队伍通关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过了虎牢关不远,整个画风一转,刘莹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对此,公孙续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把她揽入了怀中。

  在笼子里长大的金丝雀,突然面对满目疮痍的大汉帝国,一时半会儿难以适应!

  “夫君,黄巾已平定,为何……”

  后面的话刘莹没有出口,她自己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眼前的一切。

  深呼一口气的同时,公孙续放下了车帘,并将自己在平定黄巾中的所见所闻,统统的讲述了一遍。

  不知何时,刘莹的双眼中充满了泪水,刚刚她所听到的事实,从来没有遇到过,也没有想过。

  “天灾连年,国库空虚,各州郡赋税繁重。”

  说完这句公孙续长叹了一口气,有些话适可而止。

  说白了,当今天子刘宏不是不清楚当下的局势,怎奈国库空虚,根本就拿不出太多的赈灾救灾的钱粮。

  更何况,即便是朝廷拿出了赈灾救灾的钱粮,绝大部分也会落入那些有权有势的世家手中,真正能够到达百姓手里的少之又少。

  从与刘宏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来看,刘宏不是没有想法皇帝,而是无能为力。

  即便是他有政令,也很难出的了朝堂。

  洛阳朝堂的官员,整日除了斗来斗去,关乎自身的利益外,只有少部分官员想着为百姓做些实事。

  一路南下,凡是遭受过黄巾的地区,景象惨不忍睹。

  虽然不少百姓已经开始自发的恢复家园,可老天爷并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

  公孙续此行的目的乃是颍川,当初他还没有实力和资格招募的目标,现在也不一定有把握招募得到。

  但这层关系,总是要维护的!

  刚刚进入颍川地界,还坐在马车内的公孙续便在一旁的人流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停车!”向外喊了一声,自有侍卫负责通报前军。

  匆匆起身,公孙续一边向马车下跳去,一边大喊了一声:“志才兄!”

  “公孙…将军!”话音刚出,戏志才又硬生生的改口了。

  原本戏志才是打算称公孙贤弟的,可突然想到如今的公孙续身份早就不同意以往,匆忙之间改了口。

  “某表字子衡,志才兄还是向以往那般称呼即可!”公孙续快步上前,给了戏志才一个大大的熊抱。

  戏志才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总觉得这种老友相逢的方式才能表达心中的喜悦。

  望了望天色,公孙续向着不远处的廖化喊道:“元俭,传令大军就地安营,一切照旧!”

  前半句话戏志才听懂了,可后半句话他却不知所谓,眼下公孙续没有解释,他也没有多问。

  总之公孙续的言行,总能给他带来惊喜。

  又和戏志才东拉西扯一会,公孙续才表明了来意,见此情况,戏志才知道今天的路不用赶了。

  晚膳时间,戏志才总算知道一切照旧的意义所在。

  望着忙碌的公孙续夫妇的身影,戏志才的内心突然涌出了一股冲动。

  只不过,这样的冲动被他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大营的门口,聚集着周围的流民,每日安营之后,公孙续都会下令多煮一些稀粥,虽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能帮一天是一天。

  在准备出发之前,公孙续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因为有过糜贞的先例,因此早就传信糜家在自己经过的地方准备足够的粮食。

  如此以来,在加上每日安营后派出的狩猎将士,一顿简单的饭食,还是可以满足路上遇到的这些流民。

  “草民戏忠,见过公主殿下!”

  望着缓缓而来的公孙续夫妇二人,戏志才急忙起身行礼。

  虽然他与公孙续关系交好,但刘莹始终是大汉的公主。

  更何况,能与大汉公主共同用膳,已经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哦不,应该说是沾了公孙续的光!

  “先生不必多礼,夫君经常提起先生的大名。”

  此言一出,戏志才诧异的看了看公孙续,之间公孙续摊了摊手。

  就在南下的路上,公孙续为了缓解路途的烦闷,便将自己的所经历过的一切,向着刘莹诉说了一遍。

  这其中,但凡自己接触过的人和事,公孙续都没有保留,包括现在还住在公孙府上的糜贞在内。

  匆匆用过了晚膳,刘莹便告辞而去,如此知情达理的夫人,让人看了就羡慕的紧。

  按照后世的话来说,这一顿晚膳,戏志才已经被狗粮喂的饱饱的。

  “志才兄所去了何处?某此番特地带着夫人来请兄长与奉孝喝喜酒,未曾想到在此间相遇!”

  打了个饱嗝,伸了个懒腰,公孙续打破了沉默。

  食而不语,这可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更何况有万年公主在场,戏志才显得也有些拘谨!

  “公孙…”刚一出口,戏志才发现公孙续有了表字。

  于是道:“子衡贤弟有所不知,某亦是游历而回。”

  游历这种事,说白了就是借着游学的名义前往各地体察民情、风俗,随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份工作罢了。

  看着戏志才风尘仆仆的模样,想必这其中的经过必然很艰辛。

  借着酒意,二人又聊了许久。原来戏志才远赴并州,结果他所看到的依旧是满目疮痍之地。

  相较于其他州郡,常年被匈奴、鲜卑袭扰的并州,根本就是人烟稀少,经济萧条。

  而那并州刺史丁原,打仗或许是一把能手,发展经济却差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