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93章 刘宏的布局

[字数:4518 更新时间:2019/8/5 6:25:00]




  公孙续返乡带来的轰动效应,是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不过,最让公孙瓒始料不及是,刘虞居然要将公孙续及其手下调归自己管辖。

  对于公孙瓒来说,刘虞的做法无可厚非。

  反正儿子的兵也是自己的兵,不在右北平那个时不时发生冲突的地方,自己对侯氏也好交代。

  但对于公孙续来说,刘虞的做法有些让他看不懂!

  难道是刘虞在试好?

  公孙续心中一直隐隐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

  不过眼下,在刘宏的诏书还没传来的时候,公孙续难得有时间陪陪自己的母亲。

  说实在的,对于母亲侯氏,公孙续觉得亏欠的实在太多了,回到家中的第一天,公孙续几乎是吃了八顿饭。

  没错,确实是八顿,对于现在只有一日两餐的大汉百姓来说,公孙续吃掉了四天的饭食。

  好在公孙续饭量大,也才勉强吃完了所有东西。

  “续儿,吃饭了!”

  正在练习枪法中的公孙续,突然一个趔趄,这中情况已经持续了四天了,在这样下去是要出人命的。

  一旁的廖化咧着嘴直笑,自从跟随公孙续一来,这还是头一个能把自家主公整治的服服帖帖之人。

  “哦!”

  无奈的应付了一声,公孙续只得收起兵刃乖乖的开始吃饭。

  最要命是,公孙续吃饭的时候,侯氏仍然在一边看着,连倒掉的机会都不给他。

  “娘,这也太多了,孩儿吃不完。再说了,孩儿只是晒黑了,长得壮实了,又不是被饿瘦了!”

  吃了两口,公孙续觉得还是乖乖的摊牌为好,在这样下去,即便是不被胀死,也会被自己的娘亲补死。

  侯氏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公孙续,她在这个家中的地位绝对是不允许任何人来挑战的。

  公孙续顿时一个激灵,他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了公孙瓒的苦衷。

  有这么以为强势的夫人在家,难怪出了名的暴脾气公孙瓒乖得跟猫一般。

  吃完了这顿,公孙续急忙借口刘虞找见,领着廖化夺门而去,那速度如果放在后世,绝对可以破了百米飞人的记录。

  望着公孙续的背影,侯氏喃喃道:“这傻孩子,跟他爹一个样!”

  涿县太守府,刘虞正在处理公务。

  黄巾爆发的这段时间,鲜卑人没少打坏主意,若不是公孙瓒力挽狂澜,这幽州怕是要毁于一旦。

  挨了一顿胖揍,鲜卑遣人来降,对于他们来说,只要向大汉认个错,基本上就是高枕无忧。

  等到那天大汉这只猛虎打盹的时候,鲜卑人不介意再来咬上一口。

  总之一句话,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低头认错。

  刘虞师出名门,在其心中一直以教化外族为己任。

  他始终认为,只要能够让那些外族学到儒家思想,必然会改掉他们的暴脾气。

  这也是为何与公孙瓒闹翻的根本原因所在!

  抬起了头,刘虞活动活动了胫骨,人上了年纪,不服老不行!

  “子衡何时前来?”余光猛然发现了公孙续的身影,刘虞急忙开口问道。

  “刚来不久!”闻言的公孙续开口解释。

  其实早在半个时辰前,公孙续就出现在了这里,只不过他见刘虞忙于公务便没有出口打扰。

  之前刘虞有过交代,公孙续进入不必通禀,这种特权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享受的!

  “刘使君,不知洛阳可有消息?”

  公孙续随口提了一句,他是想通过刘虞了解下朝堂的动向。

  按照刘宏的尿性,这会应该在琢磨着如何恢复西园八校尉了吧!

  不过这句话,在刘虞听来就又是一层意思了。

  “子衡不必担忧,子干那家伙早就被赦免了。”

  喝了一口案积上的凉水,刘虞再次开口道:“此番前来,子干可是有言在先,让老夫好好教导子衡。”

  此言一出,公孙续恍然大悟,弄了半天,刘虞如此行事,完全是看在卢植的面子上。

  不过公孙续并不知道,除了卢植之外,刘宏亦是专门交代过。

  为何,就因为王越一句“此子可用!”

  王越是谁,当下大汉朝的首席剑师,皇子刘协的师傅。

  不过这都是表面上的,一心追求官场名利的王越,其实一直在暗中帮助刘宏调查被他看中的事或者人。

  表面上刘宏是个昏君,可能够用宦官和外戚来平衡士族力量的人,难道就真的事昏庸无能之辈?

  最起码,刘宏的这套权术玩的还是相当的溜。

  洛阳皇宫,刘宏手中拿着一份写在锦帛上的名单愣愣的出神。

  在他身前不远处的一个黑暗角落里,赫然出现一道人影。

  “王爱卿,你认为和人可用?”刘宏突入起来的问题,让王越有些吃惊。

  对于他来说,能够为皇家做事,得到认可就已经极大的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虽然是在阴暗中,但那也值了。

  至于为何刘宏会有此问,王越认为正是因为自己既不属于外戚,也不属于宦官。

  他这种侠士,更不被士族所待见。

  “公孙续!”三个字出口,王越便低着头不在言语。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他完全是站在中立的立场上。

  别看眼前这个皇帝整日花天酒地,但真的发起怒来,王越也承受不住。

  刘宏没有接话,只是收起了锦帛转身离去。

  平叛黄巾的大军早已回京,不过从实力上而言,此番平叛,自己手中多年培养的精锐,基本损失殆尽。

  如若自己的皇子没有军权在手,下场是可以预见的。

  刘宏自己如何当上的皇帝,以及前几位先帝的遭遇,他都一清二楚。

  西园八校尉设立在即,各方面的因素都需要考虑,虽然不能全部安排自己的人手,但是最强的战力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涿郡公孙续!”刘宏口中念叨了一句。

  三日后,一匹快马从洛阳飞奔而出,向着幽州方向而去!

  刘宏终究是下定了决心,大汉帝国的未来究竟能不能交到他所希望的人身上?

  这一切还有待公孙续抵达洛阳后才能知晓。

  黄巾平定,大汉的天空万里无云,可在这晴朗的天空下,一波又一波的暗流开始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