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42章 表字子衡

[字数:4459 更新时间:2019/7/21 9:36:00]




  招募白马义从这事,公孙续虽然也想从自己老爹手下去选人,可那毕竟不是自己的军队,用起来总有些掣肘。

  于是乎,公孙续退而求其次,在公孙瓒手下的普通骑兵中来了一次大规模的海选。

  选兵的条件,那就是黄忠与张飞二人的事了。

  骑兵之事公孙续不懂,他也不会胡乱插手!

  至于步卒,右北平这地儿不是很好招募,只有返回涿郡之后在想办法!

  反正这事,公孙瓒没有多说什么,任由自己唯一的儿子去折腾,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紧紧一天时间,五百骑兵便全部挑选完毕。

  得到消息的公孙瓒来到校场之时,眼前这五百被挑选出来的骑兵已经被公孙续煽动的嗷嗷直叫。

  “公子,俺们是不是都可以配白马?”

  “配,当然陪!身为白马义从怎能没有白马!”

  “公子真的要为俺们取妻?”

  “取,当然要取!若是汝愿意当光棍,某也不强求!”

  “公子……”

  听到这些条件的公孙瓒,身形不由得晃了一晃,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了一抽。

  自己养活三千白马义从,已经是费了血本了,若是按照这些条件,这五百骑兵养起来不必自己的三千骑兵便宜。

  当公孙瓒走进之时,外围的士卒们已经发现他的到来,纷纷起身行礼,就连被士卒围着的公孙续也急忙起身。

  “末将见过将军!”公孙续的话语,出乎了说有人的意料。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这军营之内,没有父子自有将军与士卒。

  这一点,公孙续拿捏的十分到位。

  既然是打着右北平太守的名义组建,那公孙续自然就是军中的一员。

  如此称呼,是的公孙瓒重重的点了点头。

  上前摸了摸公孙续的脑袋,又叹了一口气,公孙瓒笑着道:“吾儿长大了,是该取个表字了!”

  在当下,但凡家中子女成年,都要举行成人礼,并取表字。

  成人礼中男孩子的叫做“冠礼”,女孩子的叫做“笄礼”。

  冠礼的全称乃是士冠礼,冠礼即家人用加冠的仪式来标志一个到一定年龄的少年进入成年的一系列礼仪形式。

  “冠者,礼之始也”,“嘉事之重者也”。

  女孩的及笄礼,俗称“上头”、“上头礼”。笄,即簪子!

  自周代起,规定贵族女子在许嫁以后出嫁之前行笄礼。

  一般在十五岁举行,如果一直待嫁未许人,则年至二十也行笄礼。

  至于行礼的时间,一般都在农历三月三,而并非生日那天!

  仔细的观摩了一番挑选出来的五百骑兵,公孙瓒有些肉疼。

  虽然这些士卒目前还不能算得上是合格白马义从,但稍加训练便可!

  既然是自己儿子的起家班底,公孙瓒也没有藏着掖着,大手一挥,便拨付了五百匹白马,这也是公孙瓒最后的家底了。

  为了这些白马,公孙瓒可没少费心血,不仅花大价钱购买,更多的乃是战阵上的缴获!

  五日之后,公孙续带着五百骑兵先行返回涿县。

  至于公孙瓒,在安排好一切之后,也会返回,只因农历的三月三,要给自己的爱子举行成人礼。

  表字这事,自己的老爹没有多说,公孙续亦没有多问,因为那是长辈该操心的事。

  眼下,他最关心的还是两千五百士卒的军械粮饷。

  甚至来时路上遇到乌桓人之事,都被公孙续抛到了脑后。

  直到众人再一次经过那座村子的时候,公孙续又停下脚步祭拜了一番。

  五百骑兵出现在涿县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好在公孙续手续齐全,又加上自己老爹的疏通,才没有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回到了家中,公孙续一股脑的将二十名侍卫全部派往了军营。

  由于之前他们就是白马义从中的精锐,因此训练起来格外的得心应手。

  至于招募步卒这事,公孙续也交给了徐荣,他相信徐荣的能力,毕竟是可以打的孙坚狼狈而逃的主儿!

  做起了甩手掌柜,公孙续便整日里被黄忠、张飞蹂躏的死去活来,为了保证日后在战阵之上不被秒杀,公孙续也是豁出去了。

  再不济,也不能丢了师傅李彦的名声!

  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公孙瓒返回的那一天才被打破。

  此番回来,公孙瓒先是拜会了幽州刺史,说明了练兵的原由,同时也帮公孙续彻底的解决了困扰他的军资问题。

  若是再不出现,公孙续就只能厚着脸皮去求糜家的三小姐了。

  公孙家与糜家的合作,全部由侯氏打理,公孙瓒也没有多问。

  此次返回,公孙瓒不在向以往那样整日腻歪着侯氏,而是忙前忙后,张罗着公孙续的成人礼。

  农历三月三,这日公孙续起的格外的早,各种礼节学了两日,今天总算要用上了。

  主持成人礼的不是别人,正式公孙续的外公,昔日的涿郡太守,到场的人众多,绝大多是都是公孙续不认识的。

  成人礼并不复杂,时间也不是太长,眼看到了最后取表字的时候,公孙续有些紧张起来。

  “续儿行医济世,心底善良,喜好白马白袍,倒是与伯圭无二!”说话的乃是自己的外公。

  在公孙续看来,自己的表字恐怕早就商量好了!

  顿了顿,自己的外公再次开口:“白者,上阳下阴,依老夫之见,不若就叫子衡!”

  “子衡?治衡?”公孙续大气都不敢出,没见在军营里威武霸气的老爹都没有开口。

  躬身行礼,公孙续算是接受了这个表字!

  不接受也不行啊,万一再起了一个什么奇葩的名字出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成人礼结束的第二日,公孙瓒便匆匆返回了右北平。

  胡人蠢蠢欲动,他这个白马将军就是幽州的主心骨!

  只要公孙瓒在,胡人便不敢妄动!

  即便是动了,那也必然被白马将军大的屁滚尿流。

  不管朝廷信不信,反正百姓们是相信的!

  时间,就在这样的日子中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大汉的疆域内,天灾、人祸不断,百姓的积怨已经到达了爆发的顶点。

  现在,他们欠缺的紧紧是一个带头挑事之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