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36章 糜家的打算

[字数:4242 更新时间:2019/7/21 9:35:00]




  徐州自古便是北国锁钥、南国门户、兵家必争之地和商贾云集中心!

  其经济之发达,就连曹操都垂涎若渴。

  据史书上记载,曹操为其父报仇而兵发徐州,皆因陶谦部将张闿贪图财货,起了私心而杀害曹蒿一家。

  不过话又说回来,陶谦本就惧怕曹操,才会安排张闿护送。

  试问一下,做这种事情的难道不是心腹?既然是心腹,又岂能不知其中利害!

  再说了,曹操手下猛将如云,怎的没有派遣任何将领前去接应?种种迹象表明,这都是个阴谋。

  换句话说,恐怕这事完全就是曹操栽赃陷害,只不过后世根本找不到证据罢了。

  不过此时的徐州治所乃是郯县,徐州牧也不是陶谦。

  至于糜家,此刻仍在东海郡的朐县。

  此处靠近大海,因此才有了公孙续用海盐制法换取名贵药材一事。

  由于携带者黄忠的家眷,再考虑到黄叙的身体情况,因此公孙续一行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整整用了一个半月方才抵达朐县。

  而得到消息的糜竺,早就出城十里,对于这位让糜竺伤透脑筋的合作伙伴,他可是一点不敢马虎。

  别看公孙续年幼,坑人法子层出不穷。

  凭借着自己被坑的经验,糜竺总结出了一条经验,那就是,宁可当面被坑,也不能背地里被坑!

  出城十里相迎,这已经算得上是大礼了,刘备当初投靠袁绍之时,袁绍亦是如此!

  总之,只要不嫌麻烦,这种事就是做给天下人看的。

  老远看见一对人马从南向北而来,糜竺便已经策马而出。

  公孙续这一路的行踪,糜家可是派人反反复复的不间断打探。

  深怕惹的某人不高兴,一下子断了合作!

  至于战马这事,糜竺早就跑到了脑后,眼下就蒸馏酒和海盐已经让糜家忙的不可开交!

  “公孙贤弟!公孙贤弟!”还隔着老远,糜竺一面策马飞奔一面真臂高呼,深怕公孙续不认识他似的。

  闻言,公孙续的面部肌肉不由自主的抽了一抽,糜竺这搞什么飞机?

  心中腹诽这,但公孙续却不能丢了礼数,自然是策马前出,学着糜竺的模样,那感情,要多丰富有多丰富,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烦劳兄长出城相迎,某惶恐!”

  这见面第一句话,糜竺就在心中暗骂“还惶恐,不坑某就不错了!”,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不是如此说道。

  “贤弟见外,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说完便翻身下马,待公孙续站定之后,立马上前给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若不是侍卫和家奴们知道二人的关系,铁定会一位见到了龙阳之癖的爱好者!

  热情交流了一番,糜竺偷偷的瞄了瞄黄忠,而后两队合一队便向着朐县而去。

  在那里,糜家早就备好了一个公二十多人休息的院落。

  一夜无话,就连接风宴上糜竺也没有多说什么,这反倒让公孙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次日一早,刚刚练完枪法,糜竺便笑盈盈的出现在了公孙续的眼前。

  不过这次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糜贞。

  “子仲兄,三小姐!”胡乱擦拭了一下,公孙续急忙穿上了衣物,此时的糜贞还背对着公孙续。

  糜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之前见公孙续练枪法,可没这样光着身子!

  气氛好不尴尬,背对着众人的糜贞,此时脸蛋红扑扑的,刚刚公孙续光着上半身她可是看的清楚。

  那肌肉,那轮廓,谁见了都向上去掐上两把!

  糜贞强压下了蠢蠢欲动的心,艰难的调整着呼吸,使自己的脑海中尽量不去像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知三小姐前来,罪过罪过!”整理好衣物的公孙续急忙行礼道歉。

  这一年多的游历,他的身体有壮硕不少。

  尤其是在宛城被黄忠操练的那一百天理,公孙续的体型有了明显的变化,肤色黑了不少……

  缓解了尴尬的气氛,三人便进入了正厅。此刻除了徐荣之外,公孙续的身边还多了一个黄忠。

  昨日初见,糜竺便看出眼前这汉子非比寻常,若是糜家商队又这等护卫那该多好!

  “子仲兄勿再多看,汉升兄是要隋某返回涿郡的!”似乎是发现了糜竺的想法,公孙续急忙开口,堵住了缺口。

  “哦,呵呵!”糜竺也只能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反倒是一旁的糜贞,及时开口,缓解了气氛。

  听到糜贞的话语之后,公孙续的小心肝猛地跳动了几下,跟随自己返回涿县是什么鬼?难不成还要赖着去见娘亲?

  “贤弟勿怪!为兄俗事缠身,怎么说两家合作都要渐渐白马将军不是!”

  糜家兄妹二人这一唱一和,让公孙续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之前自己挖的坑,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跳了。

  即便是见到了公孙瓒,这生意上的合作怕也是自己做主!

  当初的挡箭牌,如今反而成了自己被制约的手段。

  拒绝吧,公孙续觉得会薄了糜家的面子,毕竟日后还有很多事需要糜家从中去做。

  不拒绝吧,带着糜贞返回涿郡,让侯氏如何想?

  思来想去,公孙续没有好的方法应对,也只有先答应下来,船到桥头自然直,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总之,在朐县这些天,只要公孙续在哪里,糜贞必然在其身边,即便是视察海边的制盐厂。

  公孙续有些头大,徐荣和黄忠却用眼神交流着什么,反正气氛及其的诡异。

  而盐这个东西,原本在武帝的时候是官方严格管制的,直到和帝以后,官方管理反而松懈下来,主要以收税为主。

  因此,公孙续抛出的海盐制法,对于糜家来说完全就是天上掉下的一块巨大的馅饼,这里面有多大的利润,就看糜家自己的运作了。

  虽然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海盐的制法,但产量却低的可怜,在试过公孙续的方法之后,糜竺兴奋的三天三夜都没有合眼。

  “此法一处,势必影响整个海盐产业的格局,不得不防啊!”

  猛然间,公孙续的口中蹦出了一句与其年纪不相符的话语,让一旁的糜贞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