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23章 匹夫公孙续

[字数:4342 更新时间:2019/7/21 9:35:00]




  自从公孙续救活了病危之人后,“神医”个个名号,在短短的数天之内,几乎传遍了洛阳的大街小巷。

  仔细想想,公孙续突然发下“人言可畏”这个词有多么的可怕,虽然现在坊间都在说他的好。

  经过此事,公孙续终于定下了自己来到大汉将要建立的第一支部下,那就是细作!

  至于这支部下的名字,当然是就要起个拉风一点的,只不过公孙续现在没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做。

  随着神医的名号传出,白马寺居然出现了车水马龙之像。

  一时间,洛阳的百姓也好、贾商也罢,凡是觉得自己身体有点问题的都来了。

  “握草,今日怎的人又多了?”刚刚从白马寺出来,公孙续发现不远处的老槐树下排队之人一眼望不到头。

  再此坐诊十日,公孙续等人也只能借宿白马寺。

  不过让公孙续没想到的事,原本在洛阳休养的戏忠,也来了。

  “戏先生应该好生休养才是!”刚刚走到马车前,公孙续便发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公孙公子这神医的名号传遍洛阳,某估么着人手肯定不够用。”

  公孙续笑着摇了摇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既然戏忠愿意帮忙,那开方子这事他自己就可以偷懒了。

  “病重者优先!”吩咐了一句,公孙续便率先进入了马车之中。

  再此坐诊已经七日了,公孙续也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了。

  至于诊费,那些穷苦人和流民自然是免费的,其余人看病公孙续也只是根据病情大小收取粮食而已。

  “汝身体无病!”看着眼前这位大腹便便的家伙,号完脉后便说了一句。

  听闻此言,大腹便便的家伙急忙问道:“神医,可某时长会头晕目眩。”

  公孙续白了他一眼,都长成这样了血压不高才怪,可这里是大汉朝,这种事情公孙续也速手无策。

  “某虽是神医,却无药可救!”公孙续说完,眼前这胖子的脸色变得煞白。

  无药可救,意味着什么,胖子肯定是知道,公孙续说的是实话,只不过某人意会错了而已。

  顿了顿,公孙续又道:“药没有,偏方倒是有一个,五十旦粮食!”

  “成成,别说五十旦,一百旦某也愿意!”

  闻言的公孙续笑了笑,早知道再多要点,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心狠。

  可跪坐在一旁的戏忠早已经惊掉了下巴,这病看的连忽悠带骗的,普天之下也只有公孙续一人。

  “回去后,每日以清淡、蔬菜为主,少吃肉食,每日早晚,绕着自家房子各跑一圈。若是不能持久,神仙也救不了你!”

  “啊?”

  “啊什么啊?去交粮食,下一位!”

  胖子将信将疑的接过了戏忠递过来的竹简,又看了一眼公孙续,虽然有些肉疼,可神医说的话又迫使他不得不信。

  不管谁出门看病也不会携带五十旦粮食,但这些公孙续就管不着了,自然有白马寺的僧人前去处理,这也是戏忠来了之后给公孙续提的意见。

  操劳了大半日,公孙续与戏忠二人,连饭食都是在马车上用的,除了中途去了三次厕所,几乎就没有休息的机会。

  戏忠的脸色有些苍白,公孙续劝了几次均无效,所信也就由他去了。

  至于黄巾道,公孙续也问过,徐荣说他们已经远离了白马寺,看来上次救人对黄巾道的打击很大。

  其实,公孙续并不清楚,正是由于刚刚抵达洛阳的唐周,才使得黄巾道人远离了白马寺。

  现在的情况看来,张角并不希望发生正面冲突,毕竟准备尚不充分。

  又过了三日,公孙续依旧忙的不亦乐乎,重症者几乎没有再出现过,富贵病的患者反而占据了绝大多数。

  也正是因为这群特殊的群体,白马寺内接济流民的粮草,勉强可以撑到三个月之后。

  公孙续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一切!

  “戏先生这是为何?”看着戏忠对着自己行大礼,公孙续急忙上前扶起。

  “公孙公子心系百姓,当得起这一拜!”

  “先生此言差矣,某所做之事,乃视为陛下排忧解难而!”顿了顿公孙续道:“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小子虽是白身,只能尽力而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公孙续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装十三罢了,不过眼前的戏忠却不这么认为。

  相处的时间久了,他对公孙续多少有些了解。

  甚至可以说,公孙续是个实干家,比那些整日夸夸其谈的家伙要好很多。

  就在公孙续与戏忠友好交流的时候,一个让人听了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声调传了出来:“好一个神医!杂家也是王臣,今日偶感风寒,特请神医一看!”

  公孙续眉头一皱,戏忠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寻声望去,一个皮肤白净,走起路来左摇右晃还端着兰花指的家伙出现在眼前。

  在他的身后,一群谄媚之人踱着小步,虽然没有士卒追随,但寻常百姓见了唯恐避之不及。

  不用多想,公孙续便知道此乃阉党一派,不过亲眼见到这群阉人,着实让人有些好笑。

  因为他们的皮肤不是天生白皙,而是化妆而成。

  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公孙续对徐荣使了个眼色,他现在根本就不想与这群阉党有太多的瓜葛。

  “脸色如此白皙,与死人一般,某无法医治!”语毕公孙续拱了拱手,转身便于离去。

  虽然心中不爽,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哼,大胆刁民,坐诊这么久可交税否?”一声娘娘腔传来,公孙续的心中当下明了,原来这群死太监是来找事的。

  公孙续笑了笑,想必是之前的话语已经被张让等人知晓,再加上最近自己声望暴涨,枪打出头鸟也是必然。

  “某坐诊救济流民,替陛下排忧解难,何曾收取金银细软?”

  “好个伶牙俐齿的匹夫之子!”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汝老母辛苦把汝养大了,汝却跑去当太监,以是不孝;不思为陛下排忧解难,乃是不忠;汝这等不忠,不孝的死人妖,安敢自称王臣?”

  公孙续此言一出,引来了附近的百姓拍手叫好,就连一旁的戏忠也有些惊愕。

  反观那为首的阉人,已经被气的胸口上下起伏。

  这个时候的百姓都是善良的,他们深信大汉天子心系百姓,否则也不会不远万里来到都城洛阳。

  俗语常言,君子动口不动手,可公孙续不认为他是君子,既然是不是君子,那自然是要动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