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白马公孙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7章 熏蒸法救人

[字数:4191 更新时间:2019/7/21 9:35:00]




  回到了公孙府,公孙续对救人之事只字未提,就连徐荣没有多说什么。

  原本侯氏还想安慰一下自己的爱子,那曾想刚刚回到府中,公孙续便将自己锁在了屋内,一直到晚膳之时,才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出现在侯氏面前。

  “娘亲安好!”

  看着神色自若的公孙续,到了嘴边的话,又被侯氏咽了回去。

  涿县,作为涿郡的治所,在整个幽州来说也算是较大的县城。公孙续白日里救人的事,已经开始疯传了。

  这种事情一传十,十传百,难免有夸大的时候,但是看着大家都振振有词,由不得你不相信。

  华灯初上,作为前任涿郡太守的刘和,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一日滴水未进的他已经疲态显露。

  上苍总是非常的残酷,他那苦命的孙女,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不是没有想过寻找黄巾道的教众,但是身为皇室宗亲的他绝不能带这个头。

  身旁妻儿的哭泣声已经是让他十分的烦躁,就在这时,跟随自己多年,中心耿耿的管家带来了一条好消息。

  “老爷,今日城内传出有神医出现,就连黄巾道人都救不活的人居然被救活了!”

  面容憔悴的刘和闻言,顿时来了精神,不过转瞬之间又消失在脸庞。

  “什么神医不神医的,除了华佗华神医,通通都是骗子!”刘和挥了挥手,他压根就不相信。

  自己派人寻找华佗有些时日了,若是在找不到,自己的宝贝孙女就真的没有救了。

  “老爷,老奴打听过,这位神医不是别人,正是右北平太守公孙瓒之子公孙续!”老管家依旧没有放弃,弓着身子继续说着。

  闻言的刘和微微皱眉,公孙瓒是自己一手提把起来的,貌似他那儿子与自己孙女年纪相仿,如此年纪怎么成为神医?

  “休要道听途说!”刘和真的有些怒了。

  “老奴怎敢乱言,时才询问了被救之人后方才返回!”老管家跪倒在地,语气铿锵有力。

  待在刘府十几年了,他对这个家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

  看着老管家出神了半天,刘和缓缓开口:“果真如此?”

  “千真万确!”

  老管家坚定的语气,由不得刘和不信!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有一丝希望总比没有希望要强很多。

  纠结一阵之后,刘和决定亲自前往,便道:“备车,老夫亲自上门请神医!”

  冬日里的涿县异常的寒冷,除过大户人家府门灯火通明之外,寻常百姓早已安睡。

  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公孙续有些辗转难眠,一直捧着自己那本无字天书用心的拜读着。

  对于这个生活了六年的别院,公孙续已经有了感情,今日送走师傅李彦,他并没有搬走,而是继续留在这里,包括自己的侍卫徐荣也住在此处。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门外传来了徐荣的声音,“公子,夫人有请,说是有贵客到访!”

  闻言的公孙续不敢怠慢,深夜贵客来访一定是有要事。可仔细想想,莫不是自己的父亲公孙瓒出事了?

  可按照历史的记载,管子城之战并不是在这个时间段啊?思来想去,公孙续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后便急匆匆的向着正堂而去。

  刚刚进入正堂,公孙续便发现堂内高座之人他认识,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侯氏,另一个就是一手提拔公孙瓒的老太守刘和。

  “见过娘亲!见过刘爷爷!”公孙续进门便拜,对于刘爷爷这个称呼,刘和很是享用。

  闻言的刘和哈哈一笑道:“嗯,数月未见续儿又壮实了不少!”

  “刘爷爷深夜来访想必是有要事,莫不是爹爹他?”公孙续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闻言的刘和眉头一皱,这事他还真不好出口,就在犹豫之际,侯氏也有些慌神了!

  “呃…并非伯圭,而是我那孙女!”发现了侯氏露出焦急的神色,刘和急忙开口解释。

  公孙续长处一口,还好历史的走向没有发生变化!

  接下来的半柱香时间里,刘和将自己孙女和城中的传言说了一遍。

  对此公孙续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刘和对公孙家有恩,他也不能拒绝不是。

  “娘亲,救人要紧,待孩儿回来后在解释不迟!”

  匆匆告别了刘氏,公孙续带着徐荣跟随刘和而去,一路上又细细的问了问病人的情况,公孙续的心中多少有了些底气。

  病倒不是什么绝症,只是汤药无法从口中灌入罢了!

  思绪间,马车已经到达了刘府。与公孙府比起来,刘府大的不是一丁点,皇室宗亲的身份可不是他们公孙家可以比拟的。

  进了刘府,公孙续未做停留,匆匆看了病人,望闻问切一样不落,最后还施以银针,方才放下心来。

  “刘爷爷,事情紧急,某就直言不讳了!”来到了正堂,公孙续已经想到了办法,这还是从后世的电视剧学来的。

  “立刻派人按方抓药三幅,而后准备铜洗三个,火盆三个!”公孙续一遍按照记忆中《天平要术》的方法开着药方,一边说着。

  停下笔,将药方递给刘和继续说道:“准备竹床一副,需将小姐衣物除净,置于竹床之上。再讲铜洗灌满水倒入草药,火盆置于其下,使用熏蒸之法!”

  一口气说完许多,刘和的脸色有些微变,公孙续意识到不对急忙补充道:“安排丫鬟去做便可,天亮之后小姐便可苏醒。”

  熏蒸法有无用处,公孙续不知道。从理论上来讲,应该不会有差,现在的情况,他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一切都看造化吧。

  安排妥当,剩下的事就不是公孙续操心的了。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他这苦练了六年的身子也有些困乏。

  迷迷糊糊中,公孙续被一阵惊呼声惊醒!

  “发生何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公孙续开口问道。

  “续儿真乃神医,老夫那孙女醒了!”不带徐荣打探,刘和那激动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公孙续长出一口气,好在自己成功了,否者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脱身。

  言辞拒绝了刘和命人取来的金银之物,公孙续带着徐平离开了刘府。

  望着离去的背影,刘和捋着胡须言到:“此子定非池中物!”

  这样的评价,公孙续是没有听到,他更没有想到,身为皇室宗亲的刘和,居然因为这件事而联合涿郡一众官员,为其举了孝廉,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