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八十六章 荣盛昌

[字数:2962 更新时间:2020/2/18 9:25:00]




  “起来吧……。”穆忠明叹了口气,抬手让白晓鸣起身,白晓鸣抹去眼泪又磕了个头这才站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你倒是同我仔细说说,这荣盛昌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晓鸣平复了下心情,这才道:“回大人,卑职入职锦衣卫来,这城西就是卑职平日的辖区。荣盛昌就开在城西,平日里卑职巡视自然会经常路过……。”

  穆忠明静静听着,并未打断白晓鸣的话。

  白晓鸣继续说道:“自我大明复京以来,卑职又蒙大人抬举进了锦衣卫,平日里战战兢兢办差丝毫不敢怠慢。之前卑职说过,这荣盛昌的包掌柜之前看不起卑职,但如今见卑职出息了,倒是变了嘴脸,三个月前,包掌柜还亲自登门向卑职赔罪,虽说卑职本不想和他这种人再有瓜葛,但因为包掌柜早年同亡父有旧,这家中老母劝卑职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当了大明的差,之前的事放下也就放下了。所以卑职听后也就尊了老母之意原谅了这包掌柜。”

  “揭开那事之后,由于卑职平日经常要路过荣盛昌,这包掌柜有时候就会请卑职去他店里坐坐,喝碗茶歇歇脚什么。卑职受不住他的热切,再说卑职自认从未拿他一分一钱,也就是喝口茶坐一会而已,这就答应了。一来二去,卑职去的多了,这包掌柜也就自然更熟了,喝茶之时也会交谈几句,一开始还没什么,可时间久了,包掌柜有时候会问起一些事来,这让卑职渐渐起了疑心。”

  听到这,穆忠明有了些兴趣,顿时问:“这包掌柜问你些什么?”

  “包掌柜问了些锦衣卫的事,但更多的问了关于新军的事,甚至还问到新军军备和火器这些。”白晓鸣说道这连忙又道:“请大人放心,卑职知道机密所在,绝无半点泄露,由于包掌柜并非直接问出,只是谈到当时我明军攻城的些事,所以卑职一开始还只以为包掌柜是同普通人一般好奇而已,但后来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一个普通的商人,如何能问得这样仔细?”

  微微点头,穆忠明听白晓鸣如此解释,倒是觉得他的警惕是对的。一个布店的小老板居然关注锦衣卫的事,甚至还打听有关新军的军备和火器,这完全不合理。

  就算是普通老百姓,最多也就是对于新军强大的战斗力而感到好奇,另外问一下当初如何在城外大败清军的经过而已,但绝对不会问这些敏感的事。何况,锦衣卫是什么地方?这现在的锦衣卫和之前的锦衣卫有所不同,但锦衣卫的赫赫大名流传数百年了,旁人见到锦衣卫躲都来不及,哪里有他如此胆量还直接打听的?

  白晓鸣继续道:“正是因为如此,卑职就此对荣盛昌上了心,隐隐约约觉得包掌柜有些问题。但因为只是问了些话就确定包掌柜和清狗有关联也未免草率了些,所以卑职就暗中查了一查,没想到被卑职真的查出了问题所在!”

  “究竟查出了什么?”

  “回大人,大人可还记得之前朝廷拍卖店铺之事?”

  “这事记得,怎么了?”穆忠明有些奇怪道。

  白晓鸣道:“之前朝廷查抄敌产,拍卖了大量店铺,如今北京城中商贾云集,尤其是浙商、粤商等千里而来,北京繁华日胜一日。其他的不说,仅以布匹来讲,如今北京城里就有十几家大商的布店布庄开业,无论是绫罗绸缎还是江南最新的棉布等等,可以称得上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此外,各大商的的布类不仅齐全,而且售价也不高,有些好布甚至比几年前还便宜几分,如此令北京城中百姓受了不少好处,这可是我大明的仁政啊!”

  穆忠明笑了起来,现在的北京城在经历过刚刚收复后的萧条后已经开始了大发展。随着大明南边的各商人甚至大商行的进入,市面上已呈现了一片繁荣景象。就如同白晓鸣所说的布匹吧,现在大明在南边不少商人已自建工厂,无论丝绸还是普通的布,无论制造手段还是成本远远不是以前能比的,尤其是皇家研究所所制造出来的那些机器更是推动了纺织业的发展,再加上染料的进步,同时又使得印染业蓬勃兴旺。

  生产力的提高,生产成本的大幅度降低,当然也会反应到成品的价格上。所以,现在大明的许多产品,包括布匹在内,质量和品种都比以前好了许多,但价格却下降了三成,从而使得在北京甚至北京周边的北方大受欢迎。

  想到这,穆忠明脑海中突然一闪,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这时候就听得白晓鸣继续说道:“之前卑职同大人说过,这包掌柜的荣盛昌就是一个布店,但他所售卖的布只是普通的布,根本不能同我大明从南方而来的那些布相比。同样的价格,新布不仅比他的布更好更漂亮还能多扯三成布,这样一来,这荣盛昌如何会有买卖?这北京城里的老百姓又不是傻瓜,谁会去买他的布呢?”

  “他就没去想办法进点新布?”

  “大人问的极是啊!”白晓鸣道:“关键就在此,要是换了别人,见这买卖如此下去早就急上火了,可这包掌柜非但一点都不急,反而悠闲的很。之前也有一家南方商人找过包掌柜,毕竟他的店面位置还不错,打算入股同他合作,一方提供布匹,另一方在北京经营,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坏事,但这包掌柜居然没同意,您说奇不奇怪?”

  “也许是他打算卖了店,关了张呢?”穆忠明想了想问。

  “这不可能!”白晓鸣道:“就我刚才说的要合作那商人之事,对方也曾提出要买他的店铺,价钱出的不低,但包掌柜也未答应。”

  “那他就没自己另想办法找货源?”

  白晓鸣摇头道:“没有,丝毫没有!这已经一个来月了,荣盛昌几乎日日没进项,就连里面的伙计都闲出病来了,可这包掌柜却依旧丝毫不急的样子。这天下有这么做买卖的?能有这样的掌柜的?这打死卑职也不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