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七十章 包宏辉的决断

[字数:3888 更新时间:2020/2/5 12:20:00]




  包宏伟刚才见到包宏辉的喜色瞬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懊恼和忐忑,随后就开始讲述了起来。

  在包宏伟的讲述下,事情大致是这样的。

  包家自包宏辉南下香港后,宁波老家这里的事基本就由包洋生负责,作为包家家主,包洋生虽然长袖善舞又精明强干,可毕竟年龄大了,而且随着这些年包家的兴旺发达,包家的产业也越来越多。

  正因为如此,包洋生就开始逐渐让二儿子和三儿子协助自己处理宁波老家的商业,甚至包括上海、南京这边的生意。其中二儿子包宏伟其能力虽不如包宏辉那么强,但也算是做买卖的一把好手,所以家族中大多对外生意的打理现在基本是由包宏伟出面。

  两月前吧,包宏伟的一个生意合作伙伴找上门来,说是要有笔大买卖要和包家谈。起初,包宏伟并不以为然,可谁想到对方提出要见一见包老爷子,还说这笔买卖很重要,必须要由包老爷拍板。

  因为这个生意合作伙伴这些年和包家合作了多次,双方一直合作不错,包宏伟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过不多久,对方亲自来宁波拜访,包洋生和包宏伟就见了对方一面,同时也好奇究竟是什么好买卖。

  谁想到,对方这买卖居然是要想购买火器,而且不是普通的火器。对方的目的是需要如今大明新军的新式火器,不仅是实物,甚至还想要制造方法,如果能有制造这种火器的工匠那就更好了。

  为此,对方开出了极优厚的条件,同时暗示只要包家能帮这个忙,还能在之后双方合作的商业上进行让利。

  但是,这个要求让包洋声和包宏伟吓了一跳,别人不知道,他们包家难道还不清楚么?普通火器购买大明有着严格的规定,至于新军的新式火器更是机密中的机密,就连包家这样的商家都搞不到,何况是别人?

  而且,这不是能不能搞到的问题,对方虽然打着保护商路的借口,但包洋生是什么人?做了一辈子买卖的生意如何不明白其中的问题?再加上对方虽然和包家有商业合作,但是对方的合作商品和商路明显都在北边,也就是说对方极可能是清廷派来的人,其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见着大明新军火器锐利,企图用这种方式搞到制作新式火器的办法。

  虽然已经心知肚明,但包洋生和包宏伟并没有直接揭穿对方,毕竟他们骨子里是商人而已。商人是什么?商人图的是财,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所谓和气生财嘛。不合作,也不需要直接撕破脸,多一个朋友也就多一条路。

  也不能说包家父子这想法不对,实际上许多商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但是他们恰恰忘记了自己所处的身份和地位,甚至包括他们财富的来源。

  就这样,包家父子找了个借口婉言拒绝了这件买卖,表示实在是无能为力。随后好吃好喝招待了一番,就把对方给送走了。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谁都没想到这事居然惹了大麻烦!

  不久之前,锦衣卫指挥使张冉突然到访,不仅问起了当初那件事,甚至还带来了朱怡成的一句话,这使得包家大为惊恐不已,所以这才有包老爷子写信急急让包宏辉赶回来的事发生。

  “张指挥使带了皇爷那句话?”包宏辉眉头紧锁,他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事,不过细节他必须问清楚。

  “大哥,张大人说,皇爷讲国家二字,国在前,家在后,无如国,这家自破,让我包家好自为之……。”包宏伟的声音越说越低,说到最后脑袋垂了下去。

  “什么!”包宏辉顿时大惊,吓得站了起来:“张指挥使当真如此说?”

  包宏伟点了点头。

  “你找来的那人叫什么名字?同我包家做的又是什么生意?你快快道来!需不得有丝毫隐瞒!”

  “那人自称方翊畴,是个直隶商人,同我包家已做了两年的买卖,主要经营辽参、皮毛、牛马牲口等物,另外还经营瓷器、丝绸、铁器等等……。”

  “你……你们实在是糊涂啊!”一听到这,包宏辉百分之百就能肯定对方的身份,这绝对是北地大商。如果是普通的走私商人如何能做这种买卖?

  要知道这些商品可不是一般商家能做,没有清廷的关系连接触都无法接触。这种商人不仅是大商,还肯定有清廷皇商的背景,如果只是普通的交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可偏偏对方找上门来居然要做那种买卖,这买卖是能做的么?这是杀头买卖!

  包家和大明是一荣皆荣,如今包家如果没有大明的支持如何有今的如此清楚,更表示朱怡成对此事的愤怒。

  如果当时,包洋生和包宏伟就扣押住对方,直接报官,包家非但无过反而有功。可谁想到他们以商人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这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私下通敌之过了。

  和包洋生、包宏伟不同,包宏辉不仅善于商业,更有着极强的政治敏感性,他知道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那么就会给包家带来灭顶之灾。

  “辉儿,此事还不至于如此糟糕吧?”包洋生还带着三分侥幸,见包宏辉愤怒中带着惊惶的表情忍不住问。

  “哼,张冉是领着尚方宝剑来的,如不是皇爷念着我包家有从龙之功,这些年又战战兢兢为大明效力的话,恐怕我包家满门都已人头落地了!”

  “什么!这……这怎么至于……怎么至于……。”

  “此事需尽快解决,父亲,二弟,这事必须听我的,此事事关重大,千万大意不得,说不得要委屈父亲和二弟了,至于包家破财是小事,破家才是大事啊!”

  “如何会……。”虽说之前担心,可包洋生却没想到会是如此严重,毕竟包家不仅是豪商,包宏辉更有爵位在身,可包宏辉这番话分明就是要家破人亡的结果,这可把他们吓得不清。

  瞧着他们的表情,包宏辉叹了口气,这才细细为他们分析此事,并说明其中利害。等包宏辉一一讲明之后,包洋生和包宏伟这才明白过来,两人如同丢了魂似的惊恐不已。

  “难道……难道皇爷要我包家一家老小性命不成?”包洋生呆然而坐喃喃道。

  “这尚还未到这步,不过如果我包家应对不当,也许这就是最坏结果了。”包宏辉道。

  包洋生似乎听到了希望,猛然道:“辉儿,只要能保住包家,我这把老骨头就算舍出去了都没问题,至于伟儿,能否想办法摘出去……?”

  “不成!”包宏辉看了看同样惊恐的包宏伟,摇头道:“这事没有半点退路,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参与此事之人必须要给皇爷有个交代,不过请父亲和二弟放心,依我来看,皇爷需要的是我包家的态度和决定,如果想要你们性命也不会如此安排。”

  包洋生和包宏伟面面相觑,过了好久两人无奈点头。

  当天傍晚,也就是包宏辉抵达包家老宅的一个多时辰后,包宏辉突然做出了个决定,他作为包家新任的家主居然押着包家前任家主包洋生和二弟包宏伟直接就去了锦衣卫驻宁波的衙门,然后以包家误通北国间谍隐瞒不报的罪名把自己父亲和弟弟亲手送进了锦衣卫监狱。

  随后,包宏辉自己呆在锦衣卫也未离开,主动要求以包家家主的名义自行入狱,并且亲自去南京向朱怡成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