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一十章 流言

[字数:3513 更新时间:2020/1/6 7:42:00]




  回到府中,四阿哥直接就去了佛堂打座,似乎只有清静的佛堂才能让他烦躁的心情舒缓下来。

  可是,佛堂的清静并没让他心中安宁,虽然默念着佛经,可四阿哥脑海中依旧不断闪现着康熙和八阿哥的身影。

  此时此刻,四阿哥多希望十三阿哥还在京中的日子,至少那时候还有人能和他说说心里话,可是现在十三阿哥已去了直隶,在邢台练勇,同十四阿哥一东一西,驻扎当地。

  四阿哥心里非常清楚康熙如此安排的原因,康熙是要借八阿哥提议顺水推舟,用这种方法来拉拢十四阿哥,使其内部分化。作为同母的同胞兄弟,四阿哥虽更同十三阿哥亲近,但对于十四阿哥也知之甚深,十四阿哥年轻冲动,心气又高,虽一直是八阿哥的铁杆,可在如此诱惑之下,谁能保证不会有其他想法?

  康熙的这招是明谋,算得上高明。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十四阿哥封郡王后隐隐约约的确有了独立于外的姿态,自出京前更未去拜访过对他有恩的八阿哥,似乎康熙的手段奏效了。

  至于十三阿哥,说白了就是个添头,把十三阿哥如此安排一方面是要同十四阿哥展开竞争,二来也是拉拢十三阿哥甚至包括自己。

  一向以来,四阿哥做事战战兢兢,在朝中虽有铁面王之称,但口碑颇好,所有人眼里四阿哥是个做实事的人,也是个不结党的人。

  康熙当然能够看到这点,如此安排十三阿哥,其实也是拉拢四阿哥,毕竟四阿哥无论是出身还是能力在众阿哥中都是排列在前的,善查人心的康熙不可能不想到这点,而他近来频繁召见四阿哥也证明了他的用意。

  如果说四阿哥对皇位没什么想法的,这就是自欺欺人了。实际上,四阿哥一直对皇位有窥视之心,只可惜他的力量太薄弱,再加上平日里又沉默寡言,手下除了几个不起眼的门生外也只有十三阿哥一个人。

  相比势力庞大,在朝野被称为贤王的八阿哥来讲,四阿哥同他根本不是一个体量的,而如今的局势,八阿哥已当上了太子,这更让四阿哥觉得希望渺茫。

  假如是在前太子被废,八阿哥还未登上太子之位时,康熙向他伸出橄榄枝,或许四阿哥会争一争。但现在,局势已不同以前,八阿哥在太子之位越坐越稳,手中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再加上那些满清王公贵族的煽动,康熙如今的权势已不如以前,皇帝虽然还是最有权利的人,可三足分化相抗的姿态已隐隐形成。

  对于那些满清王公贵族,他们一直要求所谓的议政王制度,四阿哥心中是嗤之以鼻的,甚至他还清楚这无非就是八阿哥借力打力,同这些人故意唱的一台戏罢了。

  要不然,这事在八阿哥登太子位之前闹的厉害,等八阿哥当了太子后就消停了下去,而不久前良妃一死,这些家伙又跳了出来,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也不能说他们没有私心,可同八阿哥私下勾结是肯定的,四阿哥能看出来,康熙自然也能看出来,但看出来又如何?

  一声长叹,四阿哥觉得自己真是难啊!现在京城的这个旋涡是越来越深,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的地步。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四阿哥也只能两边不得罪,在这种情况下装傻充楞了。

  “主子,福晋请您过去用饭。”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培盛在佛堂外轻声喊道,苏培盛是王府的管事太监,也是四阿哥最亲近的人之一。

  嗯了一声,四阿哥继续默念着佛经,等这段经念完后他这才起身。走出佛堂,只见苏培盛依旧守在门口,见四阿哥出来连忙了上来。

  “走吧……。”四阿哥淡淡地说道,径直朝着正堂而去,到了地方,同福晋、侧福晋等人用了饭,用完了饭后他背着手来到书房,苏培盛依旧在旁赐侯着。

  “苏培盛……。”

  “奴才在!”

  “这些日子京中有何事?”四阿哥开口问道,苏培盛是他心腹之人,不仅为他管理王府,还负责打听消息。

  “回主子爷,京中大至如常,无非就是朝中的那些事,另外几位****这些日子依旧结伴听戏……。”

  “呵呵,听戏……。”四阿哥心中冷笑一声,这所谓的听戏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心知肚明,无非是私下串联而已。

  可苏培盛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警惕起来,苏培盛告诉四阿哥,这几如此佟国维已处在半退休状态,上书房的差事早就交了,如今只有一个领侍卫内大臣的职务还在,但这个职务只不过是康熙看在他的昔日有功才给留着的。

  说起佟国维,他可是八爷一党,当年正是因为推举八阿哥恶了康熙这才被撤去本职在家闭门思过,如今其子隆科多被康熙重用,再南方领兵,而现在这种微妙的局势下佟国维居然出来走动了,这其中可有些耐人寻味啊。

  “其他呢?”四阿哥心中微微一惊,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端起茶喝了口继续问道。

  “另外,这井市间有些流言……。”

  “流言?说些什么?”

  “主要是朝廷这些日子的加派,民间似有些怨气而已。”苏培盛陪着小心道。

  四阿哥想了想又问:“加派是难免的,老百姓日子过的不好,私下发些牢骚也是正常,等平定了南方,这朝廷自然会加恩的极是。”苏培盛低头回道。

  他这话一附和,四阿哥顿时皱起了眉头,又追问:“至于那些流言具体是什么,你仔细讲给我听听。”

  “这……这……。”苏培盛瞬间脸色发白,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渗了出来,他本觉得这事就如此过去了,谁想四阿哥会刨根问底,这位爷他伺候多年了,当然知道四阿哥眼中向来揉不进沙子,可是那些话如果从他嘴里说出来,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奴才……奴才不敢说,奴才死罪,还请主子饶了奴才一命……。”苏培盛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几下就把脑袋给磕破了,额头全是鲜血。

  “说!你如是不照实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四阿哥冷冰冰地看着苏培盛,苏培盛实在是没办法,左右都是死,无奈只能讲。

  苏培盛告诉四阿哥,近来京中流言四起,不仅是因为加派的原因,还有对良妃之死的谣传,都在传说良妃是被康熙老爷子活活逼死的事。

  此外,还有童谣在传,这主要有其二,一唱道:“康熙康熙,吃糠拉稀……。”还有唱:“金乌横空,二日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