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零五章 没装好

[字数:3379 更新时间:2020/1/6 7:42:00]




  同葡萄牙王国的会谈已近尾声,不出所料,面对强硬的大明,瓦斯康塞洛伯爵并没有太多选择,或者说他没有能拿得出来的底牌。

  这次会谈,瓦斯康塞洛伯爵注定要失望离去,葡萄牙从战场上失去的东西,在会谈中也不可能得到。朱怡成不是传统的中国君王,他可没有那种“外圣内王”的气度,甚至可以说,朱怡成相比这时代的西方人更明白力量的重要性,也更清楚国家这个名词的含意。

  江西战场在马功成部介入后,很快明军就从之前的略占优势转为全面压倒清军姿态。新建、南昌,这两城已被明军团团包围,两城的清军虽尤在做困兽之斗,但其败亡也不可避免。

  此时此刻,周忠良已惶惶不可终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末日马上就要到来了,曾许多次,周忠良琢磨着自杀,可惜他怎么都下不了这个勇气。

  实际上,周忠良从来就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对于他来讲死亡是大恐怖,如果他有这份勇气的话,在当年被袁奇俘虏之前周忠良就当了大清忠臣了,哪里还会有后来这么多事发生?

  一阵接着一阵的炮声不断传来,周忠良所居住的宅院在明军的炮击下发出阵阵“呻吟”,地面在晃动着,房梁咯咯作响,抬头向上望去,尘土被震的飘落,脸色苍白的周忠良嘴唇微微颤抖,也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老爷……老爷不好了!”

  老管家跌跌撞撞地从外面跑来,奔到周忠良面前扑倒在地:“西……西门被反贼打破了!老爷,这……这新建守不住了,跑吧,老爷您快跑吧!”

  “终于城破了么?”周忠良似乎并没太多惊慌失措,反而似乎松了口气。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计算着,等待着城破的一日,而这一日终究还是来了。西门被攻破,虽然战斗还在持续,但以明军的实力新建失守仅在顷刻。他也没问鲍坚在什么地方,也许鲍坚还在西门同明军厮杀,或者鲍坚见城门失守在组织突围?甚至也许鲍坚此时此刻已经阵亡了,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但这都和周忠良没有任何关系了,而且他也丝毫不想在意这些。

  “老爷!跑吧!再晚就来不及了!”老管家见周忠良依旧呆坐着,急切地劝道。

  “跑?”周忠良苦笑地摇摇头:“往哪里跑?去南昌么?难道那边就能有出路?”

  新建失守,南昌也快了,就算现在侥幸从城东而走又如何?渡江去南昌?要知道如今大明水师已拿下了周边水域的控制权,把两城围的如同铁桶一般。就算能逃过江去,那也是从一个牢笼跳入到另外一个牢笼内罢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再面临一回绝望呢?

  “老爷您可以化妆呀,在城里找户人家藏起来,等风头过后再另想办法呀!”老管家倒是给周忠良出了个主意,这主意听起来似乎不错,但依旧被周忠良拒绝了。

  “明军不是傻子,入城大索是必然的,与其到时候狼狈不堪被明军搜出,倒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吧。”周忠良这时候难得镇静自若,他起身对老管家道:“你去吧,无需管我,厢房那边有个包袱,里面是我为你准备的银两,带上,悄悄从后门而出,不要让人看见……。”

  “老爷!”老管家顿时老泪纵横,跪地磕头道:“老爷在哪里,老仆就在哪里,老仆陪着老爷哪里都不去,就让老仆跟着老爷吧……。”

  周忠良忍不住训斥了老管家几句,可是老管家执意不走,周忠良最终无奈只能随他去了。随后,周忠良转身回了房间,过了片刻后他穿戴整齐,只见他身着二品官服,头戴红顶子官帽,还特意戴上了朝珠。

  打量着自己这一身,周忠良嘴角露出笑容,当年寒窗苦读却一事无成,原本只以为自己这一生只能游幕度过了。谁想到,这老道,可随着明军越来越近,他的脸色就越慌张,而且两条腿开始发颤,有些快站不住了。

  明军虽然军纪严格,但功劳当前谁还在乎这些?何况这些丘八根本就没听清楚周忠良在说什么,在他们眼里只要抓到他就是一份了不得的大功。

  一瞬间,还不等周忠良把话说完,这群如狼似虎的丘八就把周忠良给抓了个正着,也不等他解释,绑手的绑手,堵嘴的堵嘴,转眼功夫就把周忠良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吓得周忠良全身乱颤,后悔莫及。如他早知道这个结果,哪里还会如何?这可真是装x不成反受其害,被捆的结结实实地周忠良直接被这些丘八给拽了过去,慌乱之中他那顶似之为宝贝的官帽滚落在地,甚至被人不小心一脚踏瘪了。

  抓到了周忠良,四周一片雷动,等杨勖闻讯赶来后,躺在地上周忠良已被诸多丘八如同看猢狲把戏一般围观许久。

  “这就是周忠良?”皱眉看着被捆住的周忠良,对于此人杨勖只是闻名却从未见过,不过对方身上穿的倒是二品官服,再从年龄来看应该不差。

  只不过,现在的周忠良早就没了一方大员的风度,身上的官服在捆绑拉扯过程中撕破不少,挂在他身上就如同破烂一般,脑袋上的帽子也不知去了哪里,就连脚上官靴也丢了一只。

  至于他的脸上更是惨白,被堵住的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整个人不住地颤抖,也不知是怕的还是气的,更可笑是当杨勖让人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周忠良刚才的位置有好大一摊水迹。

  见此,杨勖是哭笑不得,问左右为何如此?随后左右告诉杨勖,说是捆住周忠良是担心他逃跑,而堵住他的嘴是怕他咬舌自杀,至于官帽什么的,也许是在抓获时丢的,听到这些解释,杨勖摆摆手,让人把周忠良嘴中的布先拿走,随后找了把椅子让他坐下。

  “你是周忠良?”杨勖问。

  “我……我乃……我……我是……。”周忠良哆嗦着身子回答道。

  “是你就好!”杨勖冷笑一声,眼中冒出一股杀气,周忠良出卖袁奇,卖主求荣,这种人杨勖是极瞧不起的,如不是朱怡成有令,依他的脾气这种败类直接一刀砍了了事。

  “我……我同大明皇帝有旧!我要见大明皇帝陛下!你……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似乎是感受到了杨勖的杀意,周忠良是吓得魂不附体,一时间连话都利索了几分。

  “杀你?哼!老子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呢。”杨勖厌恶地挥挥手,让人把周忠良先带下去关押起来。当几个亲兵拖着周忠良走的时候,这周忠良还以为真要处决自己,吓得两眼一翻瞬间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