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九十五章 开玩笑?

[字数:4604 更新时间:2019/12/31 7:42:00]




  邬思道说到新建,朱怡成马上就明白了。

  新建有谁?周忠良和鲍坚!如果说高进最恨的是谁,无非此二人也,尤其是周忠良,如果不是当初周忠良背主求荣,袁奇也不会惨败而死。接替袁奇的高进也许心中最为希望的就是手刃仇敌,为袁奇报仇。

  邬思道的话提醒了朱怡成,也许可以在这点上做些文章。当即朱怡成点头表示同意,至于董大山那边也很快反应过来,表示会立即给江西那边去命令,尽量生擒二人。

  翌日,朱怡成召费尔南多入宫,对于澳门如今的情况和费尔南多从欧洲招募的人员,朱怡成表示满意,同时询问了一下葡萄牙使者的情况。费尔南多大致向朱怡成汇报一下,不过他所说的和王东所讲的基本相等。实际上,费尔南多提前和王东谈这事,就是为了要把这事先由王东报至朱怡成,让朱怡成提前准备。

  和颜悦色地和费尔南多了聊了一个多时辰,勉励了对方一番,再留他在宫中用了午膳,随后就让人送他出宫去了。

  对于费尔南多这边,朱怡成还是比较放心的,以目前澳门的管理,包括他所做的这些都证明了费尔南多已抛弃了自己旧有的身份,而是以一个真正大明人看待问题。

  不过,对于葡萄牙的使者,也就是瓦斯康塞洛伯爵,朱怡成还需琢磨一下,对方的来意基本已经清楚,但不管如何,恐怕这位肩负使命的瓦斯康塞洛伯爵会失望。

  朱怡成打算过些日子再让人把瓦斯康塞洛伯爵送到南京来,然后再正式召见一下,如果对方知趣的话,大明或许会在商业上和葡萄牙方面做些合作,也算是顾全了对方面子,但如果对方提出些无礼要求,那么朱怡成也不会客气。

  至于怎么谈,如何谈,朱怡成最后决定直接交由下面人去处理。作为皇帝,能接见一个欧洲国家的使者已经足够了,这还是出于外交礼节的考虑。

  这些事很快就抛之脑后,眼下最关键的还是江西和湖北战场的情况,另外苏北,也就是淮安那边,大明一直关注着。

  新任江北提督岳钟琪已经到任,江北提督的衙门就设在淮安,一路风尘仆仆抵达淮安的岳钟琪到任后第一时间就去了扬州,在扬州仔细视察了江防布置和驻防绿营。

  岳钟琪虽说官高权重,又是康熙重用提拔的将领,但他的年纪毕竟太轻了,初到江北,岳钟琪身边只带了几百亲兵,虽然那些总兵、副将、参将对岳钟琪表面恭敬,可实际上都瞧不起这个年轻人,在他们看来,自己吃的盐比岳钟琪吃的米还多,走的桥比岳钟琪走的路还长,这么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何德何能?居然一下子爬到他们头上去了。

  对于这些情况,岳钟琪自然非常清楚,别看他年轻,但城府不浅,表面上岳钟琪对于这些“老长辈”们还是非常客气的,开口某将军,闭口某镇帅,关怀备至,甚至还以上官身份亲自主动拜见对方,谈话中常常还把对方身平得意之事拿出来说上一二,表现一副很是尊敬仰慕的样子。

  除此之外,岳钟琪还私下给几位总兵送了些礼物,再加上其父在军中的人脉,很快江北几镇总兵对于岳钟琪感官极好,如此几下散手下去,起初有些抵触的情绪渐渐烟消云散。

  当然,如果岳钟琪只有搞好关系这套的话,那么也太小看他了,岳钟琪在麻痹对手,暗中拉拢能为自己所用的人员同时,还悄悄准备着,就在几日前,岳钟琪突然发难,在召集江北各镇来淮安会议的时候,以吃空额和盗卖军粮的名义一下子拿下了一位副将,三位参将和四五个游击、守备等中高级军官,直接请出王命旗牌摘去众人顶戴后拖出衙门以军法处斩。

  一口气砍了近十颗脑袋,岳钟琪还特意让人把这些脑袋装进盘子拿下衙门给众将观赏,随后又仿如未发生任何事一般和众人谈笑风生,挥洒自如。

  这一手,可把所有人全吓坏了,谁都没想到一直以来和颜悦色,文质彬彬的这位江北提督居然还有这一面,这哪里是一头绵羊?分明就是一头猛虎!就连几位久经战场的总兵也全面如土色,心中惶恐不安。

  紧接着,岳钟琪快刀斩乱麻,直接以梳理军中兵额和追查盗卖军粮为由派出人员接管了几支部队,同时又提拔了已投靠自己的几位军官接替被砍了脑袋的那些人的职务,这一来二去,前后仅不到一个月,整个江北各镇就基本在他的掌握之下了,随后岳钟琪又以江北提督的名义传令各军,补齐所缺军饷和粮草,更使得江北各镇下层官兵欢喜雀跃,一下子就抓住了军心。

  到这种时候,岳钟琪江北提督之位已不可动摇,军令畅通无阻,而那些领教了他手段的各镇将领们哪个还敢三心二意?

  这一日,岳钟琪在淮安设下私宴,特意邀请淮安知府文栋和漕运总督赫寿前来赴宴。

  接到请柬后,文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作为地方官,他和江北大营没任何统属关系,这岳钟琪莫名其妙请自己吃饭是怎么回事?

  何况,前几日岳钟琪刚砍了几个将领的脑袋,难道他这摆下的是鸿门宴不成?为此,文栋有些忐忑不安,急忙去找了赫寿商量,不过赫寿倒不以为然,他认为岳钟琪请他们吃饭无非是为了粮饷筹集一事,毕竟岳钟琪刚补齐了军中所缺粮饷,恐怕现在手头比较紧,他和文栋一个是知府,一个是漕运总督,同江北提督衙门同在淮安,岳钟琪就此找他们帮忙也是正常的。

  想想也是,再说知府虽官位比不上提督,但知府是文官更是地方官,另外赫寿还是漕运总督,其位还在岳钟琪之上,想来岳钟琪也拿他们不敢怎么样。

  既然如此,那就赴宴吧。反正离得近,文栋和赫寿就一同前往,到了地方一看,只见岳钟琪早就等候着了,见到两人一起来,岳钟琪笑容满面地直接出迎,客客气气地把他们请了进去。

  “赫大人,文大人,来来来,请坐请坐,今它了,河豚虽然美味,却怕死的人也多,所以岳钟琪就没准备,至于后两者,可以说是的没错,请他们来岳钟琪是有所求的。

  岳钟琪作为主人,主动为两位客人斟酒,这酒也是好酒,是著名的桂花酿,虽不如那些烈酒猛烈,却绵甜清口,微温之后入口再加上如此佳肴,实是乐事。

  岳钟琪同两人谈笑风生,席间气氛和谐,酒过三巡,正是微醺之时,岳钟琪却未提丝毫其他之事,而是说着一些平常趣事。

  倒是文栋有些按捺不住了,又是一杯酒下去,他主动询问岳钟琪设宴的来意。

  “哎……。”

  岳钟琪先是叹了口气,随后很是为难道:“两位大人有所不知呀,蒙皇上厚恩,本帅出任江北提督一职,实乃感激不已,以报国为志!可到江北一看,发现这江北各镇却是积重已久,困难重重呀。如今江南反贼势力庞大,江西、湖北甚至湖南,朝廷大军正同反贼大战,而我江北同反贼只有一江之隔,再加上安庆以北已入贼军之手,如不尽快剿灭,等反贼腾出手来,江北必然面临战火……。”

  说到这,岳钟琪愁容满面,拿起酒一口喝完,又叹了一声道:“江北之兵其重要性两位大人应当清楚,眼下不仅要确保江北一地,更要想办法反攻江南,以抗贼军,所以本帅思来想去,这江北之兵必须要练,不仅要大练更要猛练,只有这样才能同反贼抗衡,并联手各地官军平定贼乱。”

  “岳帅忧心国事,忠于皇上,下官佩服不已,来来来,下官敬岳帅一杯。”文栋连忙站起身来,拿过酒壶给岳钟琪的杯中倒满了酒,随后举起酒杯万分诚恳道。

  “的确如此,本帅也敬岳帅一杯,有岳帅如何猛将在江北,江北定保无忧!”赫寿同时也笑眯眯地站起身,拿起了酒杯。

  “两位大人言重了,本帅何得何能,如何能得两位大人如此之言,实在是惭愧难当,如此……谢两位大人!”岳钟琪连忙拿起酒杯爽快地一口喝尽,然后把杯底亮给对方看,顿时引来一片喝彩。

  坐下后,岳钟琪似乎有些为难,想了想后这才开口说了件事,这事并非其他,正是之前赫寿所猜到的粮饷一事,岳钟琪希望赫寿和文栋能在此事上协助一二。

  对于这事,他们来前已私下商量过了,岳钟琪毕竟是朝廷大将,也是康熙眼前的红人,再加上大家都驻淮安,所谓低头不见抬头见,既然来赴宴了,必要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此事我已同文大人商议过了,岳帅放心就是,此乃国事,淮安府和本帅定会尽力而为。”赫寿笑眯眯地回答道。

  听到这话,岳钟琪顿时大喜,搓着双手嘿嘿直笑,忍不住问他们能拿出多少粮饷支持。

  赫寿和文栋交换了下眼色,随后告诉岳钟琪可以给他五万两白银再加三千石粮食。

  原本以为岳钟琪听后会欣喜若狂,连连向他们道谢,谁想到岳钟琪的一张笑脸瞬间就沉了下去,脸色不悦道:“五万两白银?三千石粮?本帅没有听错吧?两位大人莫非在同本帅开玩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