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八十一章 乱仗

[字数:3773 更新时间:2019/12/24 7:06:00]




  “哪里打炮?”

  正在大营做准备的张高蓟突然听见一声炮响,顿时一惊,连忙喝问道。

  “副帅,是不是炮队那边出了什么意外?走了火了?”一员小将疑惑道,但张高蓟却丝毫不敢怠慢,急忙让去打探情况,可亲兵刚刚出营,又是一声炮响传来,此时张高蓟已脸色大变,甚至连身上未穿全的战甲都顾不上,直接就向帐外冲去。

  当他冲出营帐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朝着北方望去,只见大营北边一片喧哗,不少人在慌忙奔跑着。

  “不好了副帅,清狗……清狗出城偷袭我军。”刚出去打听消息的亲兵带着一员小将快步奔来,喘着粗气报道。

  “什么!”张高蓟心中一沉,顾不上询问清军是怎么出城偷袭的,此时此刻最紧要的是立即组织防御。张高蓟毕竟身经百战,他非常清楚一旦被清军攻进大营,以目前明军的状况必然会给打个措手不及。

  眼下,时间是最重要的,只要挡住清军,待他整顿兵马,才有一战的可能。

  张高蓟二话不说,立即传令各营就地集结组织防御,同时他带着身边几百亲军先赶了过去,一路上张高蓟大声喝叫让惊惶的明军组织起来,另外还让亲军打出他的帅旗,以确保大营不被崩溃。

  还多亏了六哥,在紧要关头六哥接连用佛朗机向清军开了两炮,虽说这两炮并没有打着多少清军,但这两炮不仅及时提醒了明军,而且因为这两炮打的突然,偷袭的清军也未预料会发生这种情况。

  当两炮下去,摸向明军大营的清军顿时大惊,许多清军还以为自己偷袭的动静已被明军知晓,大营那边的明军早就严阵以待等着他们到来了。一时间,清军部队稍有混乱,甚至跑在前头的清军已忐忑不安地左盼右顾,一旦明军大部队出现,恐怕就得转身而逃了。

  亏得清军带兵将领沉得住气,见明军开炮同样一惊,可马上就发现情况不对,如果明军早就有所防备,那么绝对不会就此开这两炮,这两炮一无准头,二打的时机也不对,何况两炮后明军那边也未有什么动静,所以清军将领马上判断出明军并非有所准备,而是刚刚发现他们这才慌忙开炮示警。

  “兄弟们,冲啊!为大清献忠的机会到了,杀!杀反贼啊!”清军将领大喝一声,身先士卒冲在前头,见当官的都开始冲了,清军士兵顿时也跟着冲了起来,向前跑了一段路,瞧见明军大营那边只听得喧哗却没有攻击出现,这些清军士气顿时大振,一时间喊杀声震亲自带人就顶了上去,堂堂副总兵亲自上阵,一把大刀上下翻飞,连劈三五个清军后,这才勉强挡住了清军。

  “副帅,这样不行呀,清狗子太多了!”跟随张高蓟厮杀的小将片刻中就受了不轻的伤,半边身子已被鲜血染红,只见他神色慌张,手中的刀拼命格挡着,在几个清军的围攻下已无还击之力。

  一刀砍掉正面一个清军的胳膊,张高蓟根本就来不及顺势了结对方,只见他脚步一闪,斜向围攻小将的一个清军后背砍去,只见那清军根本就没来得及,一声惨呼声中顿时扑倒在地,然后张高蓟手中大刀又朝另一清军挥去,这才解了那小将之围。

  “挡不也要挡,都给老子挡住!只要挡住些时间,等大营那边的人马过来非得让这些该死的家伙瞧瞧老子的厉害!”张高蓟怒目圆瞪,大声喝叫着,那小将连忙应了一声,随着张高蓟拼命厮杀。

  而在这时候,清军那边也瞧出了张高蓟军官的身份,虽然暂时不知他是谁,但从他的穿着和气势来看,绝对官小不了。

  刘泰的赏额说的清清楚楚,参将以上无论生死赏一千两并升三级,如果能杀了张高蓟,砍下他的脑袋,那么飞黄腾达就在眼前。

  “杀啊!杀!”红了眼的清军顿时爆发出极大的战斗力,如潮水一般朝张高蓟这边扑来,张高蓟虽然武艺高强,但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如今敌众我寡,一时间张高蓟是险象环生,如不是身边亲兵拼死相救,弄不好张高蓟就得血溅当场。

  突然,一声惨叫入耳,张高蓟眼角朝右边一看,只见刚才被他救下的那员小将此时身中数刀,全身早已成了血人,张大的嘴中不住的有鲜血涌出,整个人摇晃着扑倒在地,眼看着就不活了。

  “副帅,清狗势大,您先退……。”

  “退个屁!给老子杀!”张高蓟不知道已砍了多少刀,一刀接着一刀,倒在他面前的清军估计也有十几个了,可是清军依旧前赴后继朝着他扑来,张高蓟只觉得手中的刀越来越沉,就连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但这时,张高蓟所带的近千明军已损失了大半,就算还在厮杀的人也大多带着伤,瞧着情况不对,亲兵队长带人拼命上前抵挡,同时又有两人架起张高蓟拖着就往回跑。

  要知道张高蓟可是主将,一旦他身陷此处,那么这仗就不用再打下去了。幸亏刚把张高蓟拖下去,后面赶来了数百明军援军,见此情况连忙上前迎战,这才让愤怒不已的张高蓟松了口气。

  “副帅,您没事吧?”带兵援救的是一位游击,见全身是血的张高蓟他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老子能有什么事?”张高蓟虽然气喘,但声音依旧洪亮,接着直接问道:“其余各营的兵呢?怎么还不来?”

  “请副帅放心,各营正在组队,末将先行赶来,其余部队随后就到!”

  “好!”张高蓟大喜,把大刀朝地上一插:“老子就在这看着,你上去给老子顶住那些清狗,等后续兵力一到就同老子一起把这些清狗杀回去!”

  “得令!”游击答应一声,转身就带人冲了上去,张高蓟稳稳站在原地,目光朝着厮杀的方向看着,同时等待援军到来。

  游击说的没错,各营的确在组队救援,但由于事发突然,大军组织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援军都是一营甚至半营陆续赶来。虽然来的人不算少,可陆陆续续地增援却无法形成有效打击,而且这时候清军已经打出了气势,士气高昂的清军仗着人多依旧占了上风。

  见到自己的部下一个接着一个倒在阵中,张高蓟痛得心如刀搅,两眼赤红。这种乱仗,使得明军的优势无法发挥,只能用这种方式和清军硬拼消耗,所带来的损失是异常惨重的。

  这时候,张高蓟只希望自己的队伍能尽快完成全部调动,然后击退来犯的清军。但这需要时间,以双方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有先死死顶住对方的猛攻,随后再想办法反击。

  同时,张高蓟心中郁闷不已,他不明白清军为什么会突然间偷袭自己大营,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战术不当被刘泰发现了什么?可刘泰为何又会如何确定呢?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探马在哪里?要知道大营扎下后张高蓟是派出斥候的,按理说南昌的清军出城应该得到消息,可清军这回偷袭却未有任何报告,如不是自己营中有人放炮示警的话,也许等清军杀进大营自己才会得知。

  这些疑惑,令张高蓟百思不得其解,可现在却不是深想这些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应过的明军渐渐组织起了有效抵抗,终于把清军给挡住了,当见到阵脚稳住的时候,张高蓟终于松了口气,而正当他准备组织部队进行反攻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得右边猛然传来震天的喊杀声,张高蓟闻声脸色大变,这喊杀声是怎么回事?难道又冒出来股清军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