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五十七章 父子兄弟

[字数:3975 更新时间:2019/12/12 7:44:00]




  自康熙四十七年起,似乎霉运一直缠绕着大清王朝,尤其是当江南大变,大明在南京突然死灰复燃之后,盛极一时的大清猛然就开始走了下坡路,这让康熙怀疑是不是大清王朝真到了盛极而衰的地步,或者说所谓的胡人无百年之运的魔咒真正灵验了?

  近段时间,康熙心中的烦恼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甚。尤其是当明军攻入九江的消息传到京城时,前一刻还为隆科多在河南大胜而稍稍欣慰的康熙顿时怒火中烧。

  眼下,河南战事虽暂时平息,清廷表面上收复了河南全境,但由于这一年的战火,把整个河南打得一塌糊涂,大半个河南损失惨重,这其中不仅有清军和义军交战的原因,那些蒙古骑兵所作出的“贡献”也是不能磨灭的。

  河南收复,接下来就要收拾残局,但现在的清廷根本就拿不出银子来。江南半壁的丢失,导致清廷税赋锐减,而打仗又要耗费银两,这些年来康熙已是咬着牙想尽了办法,这才勉强维持。

  正是因为如此,河南非但朝廷没有拨款以救济灾民并恢复生产,反而在收复河南后朝廷恐怕还要伸手向河南要税赋银子。除了河南外,四川那边同样也是如此,刚刚收复的四川已被康熙视为财赋之源,就希望能依靠四川和河南两地为朝廷今年的收入减轻些负担。

  现在,湖北和江西又打成一团,接下来会如何康熙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位做了五十多年的皇帝,第一次感到了力不从心,更对前途产生渺茫。这种心态,在当年三藩之乱时都未曾有过,康熙常常感慨,是否真的自己老了,已失去了年轻时候的锐利和勇气?而变得如此暮气沉沉?

  除此以外,朝廷的暗流涌动也让康熙心生警惕,自他之前无奈退步让八阿哥当上了太子后,那些满清王公贵族似乎还不满足,这些日子在京中又在相互串联,甚至还有谣言四起。起初,康熙并不清楚,而当他发觉后这些谣言已传遍了整个京城,甚至传到了关外那边。如今这些联合起来的满清王公贵族已试图联手进逼康熙,大有要恢复之前议政王制度。

  相比南边的战场,这更令康熙心惊异常。虽说他早就有所预感,但却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和如此之猛。

  朱怡成是要夺他的江山,而这些满清王公贵族却是要挖他的根基。相比前者,后者却是更令他感到无法容忍和愤怒的。

  这些日子,这位老皇帝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不仅要处理朝廷的日常政务,更要同这些满清王公贵族斗智斗勇,依靠他五十多年来皇帝的威严和对臣子的掌控,把这所谓的议政王制度牢牢压下去。

  不得不说,当了这么多年皇帝康熙无论其智慧还是手段都是一等一的,而且那些满清王公贵族虽然意图恢复议政王制度,但是他们却各有心思,而且许多人除了爵位外并没有太多的实权。

  所以,从目前情况来看,康熙所采取的一系列打压和拉拢等手段还是颇有效果,至少场面还没恶化到他无法解决的局面。同时,在其中,新任太子的八阿哥却站到了康熙这边,不仅为他缓和了同一些满清王公贵族之间的关系,而且八阿哥还以太子之职协助康熙处理了不少政务,解决了一系列迫在眉睫的问题,使得康熙压力大减。

  如今,康熙和八阿哥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说句实话,八阿哥之所以当上这个太子,康熙是被迫让步,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康熙从来没有想过把太子之位交给八阿哥的打算,对于这个儿子,康熙更多的是提防和打压。

  但就连康熙自己都没想到,八阿哥当上太子之后并没有直接投靠到那些满清王公贵族那边去,反而在太子之位上做得比任何人都好。除了主动出面,帮康熙拉拢了一些满清王公贵族,协助康熙一起把之前闹得不可开交的议政王制度之说得到了缓解外,作为太子的八阿哥还亲自出马主持了户部清理工作,这个自康熙四十七年来就已着手进行的户部清理,由于前太子和一些阿哥,甚至包括大部分朝廷官员的反对,一直进展不顺,户部欠款始终无法彻底得到解决。

  原本,康熙以为八阿哥这位贤王,在担任太子之后对于此事依旧会袖手旁观,避免引火烧身。可万万没有想到,新太子入主东宫后第一个就主动挑起了这个重担,以快刀斩乱麻的果断和严厉,在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就彻底解决了户部欠款问题。

  如今,户部所欠的近九百多万两白银已全部收回,同时太子还直接自己掌控户部,严厉执行了户部各项规则,不得再有想户部进行借贷的方式出现。为此,太子还果断地处理了不少人,其中甚至包括同太子交好的几个朝臣,为向,八阿哥在太子之位上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才干的确让人惊讶,而且也是因为太子的这些措施使得康熙压力大减。有时候,康熙甚至会扪心自问,当初他因为不喜欢八阿哥,或者说因为八阿哥的母妃出身低下而使得康熙一直不喜于这个儿子,从而始终不愿意让他成为太子是否做错了?无论从何方面看,八阿哥的确比之前的废太子强得许多,而朝廷上下当初所对八阿哥所赞扬的那些话也丝毫没有任何错误。

  但无论如何,每次见到这位太子的时候,康熙心中总是会不自然地感到厌恶,而八阿哥同样也明白康熙的想法,所以这对父子一直维持着一种奇怪的状态,双方既合作又对立。

  “八哥,再这么下去兄弟我可真要去要饭了。”

  东宫,新的主人,也就是已成为太子的八阿哥如今正同十阿哥在一起喝茶。说是喝茶,实际上是两兄弟在私下谈话,而十阿哥却是一脸的苦色,对着自己这位八哥大倒苦水。

  “你这里还差多少?”八阿哥神色平淡地问。

  “差得远呢!”十阿哥愁眉苦脸道:“前些时候帮这些王八蛋填了亏空,现在兄弟我可是两袖清风,多年的积蓄全搭进去不算,外面还欠着十二万两呢。”

  “辛苦你了。”八阿哥叹了一声,从袖中取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随后向十阿哥那边推了过去:“这是十五万两,兄弟你先收着,至于其他帮忙垫出来的以后八哥再慢慢还你。”

  “八哥您这是做什么?”虽说十阿哥大倒苦水,可当看见八阿哥直接把银票放在自己面前时,十阿哥脸色顿时一变,极是不悦道:“小弟只是说说而已,八哥您现在也不容易,这些银子小弟绝对不能要。八哥您放心,小弟还是有些面子的,这些钱小弟自有办法解决。”

  “解决?如何解决?”八阿哥反问道:“赖着?不还给那些商人?还是你打算去你岳父家打秋风?行了,你八哥再缺银子也不会缺你这些,这些钱还是早点还给人家,免得时间长了闹出事来,毕竟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太子,皇阿码对我如何你也清楚,这授人以柄的事还是不要有的好。”

  “这……。”八阿哥如此说,十阿哥顿时迟疑不决,他想了想后直接在那些银票中点出一部分,随后把剩余的部分推了回去:“这样吧八哥,我拿七万两,回去再凑凑应该就差不多了,剩余的您先拿回去,如果小弟实在凑不足到时候再来找八哥您。”

  看着面前的银票,八阿哥神色有些激动,想了想后点点头:“那就如此吧,十弟,实在是委屈你了。”

  “嘿!我们兄弟之间还说这些客气话?不是小弟埋怨,要是皇阿玛他早点把太子之位交给八哥您,哪里还会有现在的情况?”

  八阿哥不置可否地笑笑却没接这句话,虽然他心里也是如此想,但他作为太子却无法这么说,言语之间当然不如性格直爽的十阿哥如此随意。

  “我说八哥,这户部之事几乎掏空了您的家底,这又何苦呢?依我看,这些借了银子的王八蛋没有一个好东西,当初您杀了几个算是杀少了,不如趁机会多杀几个,多抄几家,这就不用那么累了么?”

  “你不懂。”八阿哥摇头道:“这刀子举起来怎么砍也要睁大眼睛,皇阿码对我成见颇深,一旦处置不当,谁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再说了,我如今已经贵为太子,还要这些银子有什么用呢?只要朝廷度过难关,上下齐心协力,将来自然会有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