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零九章 惊弓之鸟

[字数:3954 更新时间:2019/11/19 7:35:00]




  从南京至安庆实际路程并不远,再加上黄朝云和朱一贵等人是坐船而上,现在明军已完全控制了长江中下游,安全是没任何问题的,两日后,坐舰抵达安庆码头,出乎意料的是董大山作为军中第一人,居然早早就在码头等候了。

  “大帅!有劳大帅亲自来迎,卑职实不敢当。”远远瞧见董大山,船刚靠码头,黄朝云急急就跳上了岸,三步并成两步上前行礼。

  “哈哈哈,都是军中自己兄弟,有何敢不敢当的。”有些日子没见黄朝云了,董大山笑呵呵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神态极是亲切,紧接着目光就落到了朱一贵身上。

  “卑职朱一贵,见过大帅!”朱一贵一步上前恭恭敬敬地参见董大山。

  “一贵兄弟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庄将军不知几次在我耳边提起过你,就连皇爷也对你颇有赞许。”董大山和朱一贵没打过什么交道,不过正如他所说的,朱一贵的大名早就有所耳闻,最初就是朱一贵在福建起事的时候,今日一见,样貌普通的朱一贵初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但他一双眼睛却异常明亮,而且举止行为不亢不卑,颇有大气。

  众人在码头寒喧了几句,随后上了董大山早就准备好的马进了城。

  安庆城并不大,仅仅只是江南小县的规模,可安庆的地理位置异常重要,所以在拿下安庆后,董大山对城墙重新进行了修缮,同时在城西和城北两处设置了重点防御,以确保安庆安全。

  董大山的帅府未设在县衙,在拿下安庆的同时,南京方面就已向安庆派遣了地方官员,所以董大山就把帅府和兵营全设在了城北一处,同样便于指挥和军中日常训练。

  进了帅府,让人上了茶,众人各自按职位高低坐下。

  这时候,黄朝云才把军机处的公文取出交给董大山,如今军机处已替代内阁正式实施职权,所有的重要公文和命令必须通过军机处,然后再由朱怡成朱批用印后方能执行。董大山作为军机大臣,由于他一直不在南京,所以也是头一回见到军机处的文件,接过后细细看完,随后又确认了最后朱怡成用印,以确保文件的真实和有效。

  这份公文的内容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是由朱怡成授意,军机处发出的调令。董大山让人拿来笔墨,在公文后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又用了印,这样一来这份调令就正式生效了。

  “朝云贤弟远道而来,今了些闲话,这些闲话当然也离不开皇后诞下皇子,这可是大明的大喜事,如不是董大山远在安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原本在皇子诞下的第二起来并不算丰富,相比南京的那些大馆子是不能比,可一些当地的菜品颇有特色,尤其是江鲜做的极好。众人边喝边聊着,气氛很是融洽,聊了些时候,董大山借着话题就说起了安庆的情况,虽然正式交接是明日,但大家不是外人,为让黄朝云更多的了解情况,董大山丝毫不做隐瞒,细细同他们讲了讲。

  听了董大山的讲述,黄朝云和朱一贵这才知道如今明军在安庆已控制了不小的一片地区,这片地区北至怀宁,西致望江以东,至东边嬉子湖和巨石山一带也在明军掌控之中。

  如果不是考虑到不过分刺激清军,董大山完全可以直接占下更北的桐城,然后直接向北或者向西进去。

  “九江那边是什么情况?”黄朝云静静听完后想了想问道。

  “惊弓之鸟!”董大山笑呵呵地说了四字,听了后黄朝云顿时大笑起来。

  见他们两人笑的开心,朱一贵一时间有些不明白,等黄朝云笑完后解释了几句,朱一贵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九江是江西省府,如今江西布政使不是别人,正是周忠良。这周忠良当年也算得上是义军老人,和朱怡成之间有些交情,如果一直跟随朱怡成的话,以周忠良的身份根本就没后来廖焕之出头的机会。

  谁想,这师爷出身的周忠良眼界不宽,,袁奇对周忠良实在不薄,可谁想到这周忠良见利忘义,居然转手出卖了袁奇,导致袁奇部在江西大败,最终造成袁奇兵败身亡的结果。卖主求荣的周忠良摇身一变,就此成了清廷的地方大员,如今不仅是江西布政使,更被康熙抬进了正白旗并授一等子爵。

  这样一个家伙,卖主求荣后得了如此高位很是得意风光了一段日子,而当董大山突袭安庆后,周忠良就惶惶不可终日,前些时候明军向北拿下望江以东,这周忠良更是吓得不轻,要知道从望江到九江水路仅只有一日,就算陆路最多也就三日可达。如果董大山直接挥师西进的话,周忠良根本不敢保证九江是不是能守的住。

  被吓着了的周忠良急急向清廷求援,清军方面主要军力还河南和江西以西,在九江仅只有一镇人马。为确保九江防守,清军只能抽调部分兵力进行协助,同时要求周忠良自己想办法守住九江,故此,这些日子周忠良可以说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吃不好睡不好,生怕那一起来朱怡成起兵的家底还是袁奇的老部下,对于袁奇这个人,朱怡成虽然没太多好感,但却不得不承认拉开复明起义序幕的袁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雄。

  大明军中,许多老人对于袁奇的感情也很复杂,而且中国人又讲究死者为大,如果袁奇还活着话,也许黄朝云他们这些大明将领并不会把袁奇太当一回事,可如今袁奇已死,更重要的是袁奇的死因是因为周忠良的出卖导致和清军作战兵败而死,这就不是大明将领们能够承受的了,所以周忠良和鲍坚这种人,在大明将领们眼里根本就不算是人,卖主求荣,投靠清廷,简直应该千刀万剐。

  “人在做,道,众人点头表示赞同。

  这时候,朱一贵忍不住问了一句,在接手安庆后,是否可以向江西方向施加压力,以逼迫清军。

  “一贵兄弟为何如此想?”董大山听后一愣,紧接着颇有兴趣的问道。

  朱一贵先迟疑地看了黄朝云,见黄朝云微微向他点头,这才开口说道:“不瞒大帅,其实在来前卑职就一直在琢磨此事,这次朝廷调大帅回京,一来是军机处离不开大帅,二来广东拿下后,我大明接下来的目标必然要向其他方向转移,以皇爷的英明,拿下安庆本就是早早埋下的一步棋。”

  “说的倒有点道理,可为何是九江呢?”董大山笑问道。

  “原本卑职也不确定,可刚才听了大帅和黄帅的话,卑职方才明白过来。”朱一贵恭敬地回答道:“卑职原在总参谋部任职,对于中原局势稍有了解。如今清军和祝建才、王致清两部在河南大打出手,三方主力谁都奈何不了谁,形成僵持。至于在四川,陕甘清军趁王致清出川机会已占了上风,而在湖北,高进部连战连捷,拿下岳阳后已朝江夏进军,使得江西清军主力向西,力保江夏,以守江西。”

  顿了顿,朱一贵继续说道:“而我军在大帅指挥下拿下安庆后并无太大举动,仅仅只是巩固地方,更重要的是大帅刚才说了,我军已控制了望江以东,九江清军已如惊弓之鸟,以大帅的本事,如向直接西攻应该不算那事,但大帅并未这么做,想来是打算给清军一个错觉,先按兵不动坐山观虎斗,最后再渔翁得利。”

  “哈哈哈,既然一贵兄弟如此判断,那为何又要说向西压迫清军呢?这不是自相矛盾么?”董大山笑着问道。

  “非也!”朱一贵说道:“此一时彼一时,战局千变万幻,如大帅依旧镇守安庆,那按兵不动乃是正常,可大帅如今要回京了,那么依卑职看,这说明机会已经到了,更重要的是因为周忠良此人。”

  话音刚落,董大山仰错,而且朱一贵的判断不仅仅是根据形势,而且根据人来判断,同时把两者加以结合。

  “鸭王就是鸭王,名不虚传!”董大山忍不住赞道,随后笑着对黄朝云道:“朝云贤弟,等我走后,这里就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