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君臣(求票!)

[字数:3898 更新时间:2019/11/13 7:12:00]




  “梁世勋这老东西还没松口么?”广西桂林府,两广总督赵弘灿沉着脸问道,坐在他面前的人是北海镇总兵郭永,现在却已被赵弘灿代以广西提督之职。

  从法理来讲,两广总督赵弘灿是根本没有这个权利的,提督一职位高权重,从品级而言仅仅只低于赵弘灿的总督一级,如此大员也只有康熙才有权利任命。

  之前,广西未另专设提督,由蓝理任两广提督,主掌广东广西两省军务。自赵弘灿弃广州而走,一头跑进广西后,先是拉拢了左江镇和右江镇两镇总兵,紧接着找了个由头就把柳庆镇的总兵给抓了起来。

  广西比不上广东这样的大省,全省上下驻军仅仅三镇而已,而且还未有八旗部队驻扎。在掌控了广西三镇后,再加上手中还有着精锐的北海镇,赵弘灿就彻底掌握了整个广西的军政大权。

  郭永摇摇头,有些恼怒道:“这老东西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关了好几尽,可这老东西就是软硬不吃,不仅如此还骂个不停,大帅,依我看还是索性……。”

  郭永抬手作了个下切的姿势,赵弘灿略微想了下就摇头道:“人能不杀还是不杀的好,毕竟我们当的还是大清的官,粱世勋再怎么说也是广西巡抚,活着的梁世勋可比死了的梁世勋有用的多。”

  “这……。”郭永迟疑了下,说道:“不杀倒也可以,不过这老东西脾气臭的很,万一关久了闹出些事怎么办?要知道在广西这老东西还是有些人望的,怕就怕……。”

  不等郭永把话说完,赵弘灿摆手道:“这些都是小事,只要兵权在老夫手中,其他的无足轻重。再说了,我让你去办的那些事现在如何?同意和老夫合作的官员共有多少?”

  郭永当即就说了些人名字,这些人不出赵弘灿所料,听完后微微点头:“这样就足够了,先把梁世勋找个地方关起来吧,好好看管不能让任何外人接触,对外就宣称梁世勋操劳过度,需要静养,至于巡抚衙门的那点事,老夫就受累些直接接手即可。”

  “下官明白。”郭永当即回答道,不过他看看赵弘灿又有些欲言又止。

  “长更,你不是外人,跟随老夫也不是一二日,有什么话就直说。”赵弘灿看出了郭永的表情,当即问道。

  郭永迟疑了下,这才压低着声音道:“大帅,如今这局势,大帅为何不直接投了大明?以大帅的地位和威望,再加上直接以广西一省为筹码,如投大明的话估计大明那边决不会亏待大帅。要知道当初杭州布政使何显祖献城,如今此人已官居大明礼部左侍郎,深得那边信任。更不用说廖焕之和蒋瑾等人了,这些人当初不都是我大清的官员,但那个地位有大帅这般高的?而如今在大明那边不都已位及人臣?如果大帅能下决心投靠大明,这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啊!”

  赵弘灿静静听完了郭永这番话,他缓缓问道:“长更呀,你心里是否觉得投大明好一些?”

  “这个……。”郭永略一迟疑,开口道:“不瞒大帅,如今广东已被大明所下,而现在广西又在大帅手中,再加上中原之战未分胜负,大明百万精兵雄据南京,这些话,足以证明长更对老夫之忠心,如换其他人,万万是不会如此讲的。”

  “大帅如此说实在是折杀下官了,要知道下官先父当年就跟着老大人南征北战,下官少年时更深受老大人和大帅之恩,如不是大帅又怎能有今日?”郭永诚恳地说道,他讲的一点都不错,郭家原本就是赵良栋的家将,郭永一家深受赵良栋和赵弘灿父子信任,要不然以他的身份如何能一步步升到一镇总兵的职位?这也是郭永对赵弘灿死心踏地的主要原因。

  “你父子随我赵家多年,这些都是应该的。”赵弘灿摆手道,接着又说道:“刚才你说的这些老夫不是没有考虑过,但老夫也有老夫的顾虑,具体情况你就暂时不要问了,如信过的老夫的话,就听老夫安排,也许等过些日子你自然会知道老夫为什么会这样做。”

  既然赵弘灿这么讲了,郭永当然不会再问。两人又说了会话,郭永起身告退,赵弘灿亲自送郭永出门,等他离开才回转。

  独处的赵弘灿端起茶喝了口,随后坐在那边静静想着什么。在离开广州后,进入广西的赵弘灿先给康熙上了份折子,这奏折的内容仅仅只是告诉康熙广州已失守,作为两广总督,他赵弘灿带兵转进广西,整顿兵马以广西为根基继续以抗明军。

  赵弘灿虽出身将门,但他却是文官,不仅写的一笔好字,而且文采也不错。奏折中除了这些外还婉转地告诉康熙,只要他赵弘灿在广西,任凭什么人都打不进广西来,让康熙尽管放心,广西可以说是坚如铁桶一般。

  其实这些话是赵弘灿用来试探和表明自己意思的,他是用这种方式告诫康熙,告诉对方如今广西已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下,广西的归属也全在赵弘灿的一念之中。如果康熙不追究他的责任,甚至下旨安抚和默认广西的局面,那么他赵弘灿还是大清的臣子。如果康熙真要逼他的话,那么就不要怪他赵弘灿了,到时候鸡飞蛋打,他赵弘灿也做得出来。

  赵弘灿相信,他这份奏折康熙肯定看得懂,而且看完后必然是雷霆大怒。不过赵弘灿也有十足的信心,康熙绝对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要知道广州一战后,清廷在广东的实力基本一扫而空,能打仗的将军不是死了就是被俘,就连蓝理也在城破当日一命呜呼。

  而今,清廷根本就抽不出手来对付广西,随着广东被明军所占,明军主力已回师南京,中原之战依旧继续,随着明军的主力回归,清廷必然惧怕南京方面趁势北击,如这时候广西再丢的话,那么明清之间的实力对比更加一步向明军方面倾斜,在这种情况下康熙就算咬牙切齿,也对他赵弘灿无可奈何,甚至还得好生安抚,以保全广西一地不落入明军之手。

  这些,早在赵弘灿决定弃广州而走广西的时候就想好了,而现在的一步步也正是朝着他设想的方向在发展。说句实话,无论是赵弘灿还是康熙,自发生了那件事后,双方的信任已不再存在,说起来就算接下来和赵弘灿所料的结局一样的话,那也是表面上维持君臣关系罢了。

  至于将来会如何,赵弘灿就更不担心了,康熙年事已高,做了近五十年的皇帝,这在整个历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谁又能知道这位老皇帝那一的,直接投靠大明,以他的身份地位,如投大明的话其他的不敢说,如今的荣华富贵依旧可保,所以赵弘灿如今是胜券在握。

  事实同赵弘灿想的一点都没错,当康熙接到广州兵败和广东被明军拿下的消息后,康熙先是愣了半其他阿哥了。

  马齐这样做让各上书房大臣松了口气,同时也佩服马齐的魄力和胆略。经过救治后,康熙终于缓缓苏醒,当知道马齐的安排后,恢复神智的康熙赞许地点了点头,当即下口谕恢复马齐上书房首席大臣的职务,同时招马齐进来。

  进入宫中,马齐对着垂帘后的康熙先行跪拜之礼,磕完头,耳中听到康熙熟悉的声音传来,但着以往不同,如今的康熙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起来吧,走近说话,赐坐。”

  “谢皇上。”马齐又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这才起身,轻轻掀起垂帘,一眼就看见康熙半躺在床上,脸色蜡黄,精神却似乎还可以。

  一旁的小太监搬来个墩子,马齐半个屁股小心入坐,先是问候了一下康熙圣体,康熙淡淡表示他已经没事了,随后赞誉了马齐几句,意思说他识大体,做事谨慎,同时又告诉他已经恢复了他上书房首席大臣的身份。

  闻之,马齐连忙下跪谢恩,并称这是他的本分,康熙让他起身,等马齐起来后康熙打量着他一会儿,久久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