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叛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四十章 岳钟琪

[字数:4197 更新时间:2019/10/13 0:24:00]




  祝建才手下的兵不少,又占据了河南大部地区,大清洗后祝部的战斗力也比最初强了许多,不过祝建才是八卦教出身,部下大多又是教中之人或老百姓,这些人转为义军后虽说打过几仗,刀上也染了血,但同一开始就注重军队建设和班底的朱怡成不同,从本质来讲祝建才这位汉王依旧未能脱离“农民起义”的范围。

  从实际来看,祝建才走的路和当初袁奇没什么两样,靠的就是人多势众和自身在义军的威望。袁奇几次兵败,再加上朱怡成横空出世,使得袁奇开始反思,着手逐步从义军向正规军开始改变,可惜的是袁奇还没做完这步就导致九江大败,最终含恨而逝。

  但祝建才还未明白这点,或者说他已明白了但没来得及做。所以,从祝部如今的情况来看,祝建才的心里对于如何面对这次清军来袭是有些担忧的,尤其是当得知开封出现了蒙古骑兵后,一种不安的预感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许昌是绝不能丢的,不仅是许昌不能丢,就连许昌周边的新密、新郑、尉氏、通许等地也必须守住,一旦许昌落入清军之手,那么清军就能直接向南攻祝建才的要害了,这是祝建才绝不允许的。

  祝建才很快就下令集结兵力向许昌调动,他要在许昌以北和清军较量一番,可同样川中的王致清也不能不防,祝建才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决定先北后南的策略,同时暗暗盘算着如何打开局面。

  广元,这是四川北边的一县,广元同甘肃、陕西交接,北部是曾家山,地势较高,南部地势稍缓,又有明月峡、七里峡和唐家河,属于山地向盆地过渡的区域,是入川要害重地。

  王致清拿下四川,但广元依旧还在清廷手中,如今驻守广元的是岳钟琪,岳钟琪乃宋时岳飞之后,将门子弟,其父岳升龙原为四川提督,已于去年告老还乡。谁想岳升龙刚开四川后不久,这四川就闹出了白莲教王致清起义一事,而且如此短的时间内几乎四川全境全部陷落。

  岳钟琪官职不高,如今仅是一个游击,他之前在西安绿营任职,当得知四川出了大事后主动向总督殷泰要求,这才被调派至广元驻守。抵达广元之后,岳钟琪加紧训练兵马,加强防务,同白莲教几次交战都获小胜,牢牢替清廷守住了广元,同时抑制了白莲教向西北发展的势头。

  这一日,岳钟琪正在营中看着部下操演,岳钟琪带兵严厉,指挥有度,广元的二千绿营这些日子被他练的嗷嗷叫,战斗力直线上升。看着部下进退有度,如使臂指,岳钟琪心中微微点头,同时又有些惋惜。

  他惋惜的是手中兵力实在是太少了,二千绿营,对于小小广元仅是防守还行,可要出击的话根本没有余力,不过也没办法,如今岳钟琪只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像他这样已能做到游击职位除了他骁勇善战深得总督殷泰看重外,更重要的还是他父亲在军中的资历帮了不少忙。

  “将军!”

  一个亲兵急急赶来,说是总督衙门来了信使,要岳钟琪速去。

  岳钟琪把操演一事交给部下,随后急忙赶回,等到了地方就见一个风尘仆仆的把总喝着水等着。

  道了声辛苦,说了几句话,岳钟琪接过信后让人带把总下去好好休息,随后他坐下拆开信看了起来。

  刚开没几眼,岳钟琪情不自禁就站起身来,等把信看完后,他神色凝重的同时却又有些兴奋,在屋内缓缓笃着步,静静思索着。

  总督殷泰的信中告诉岳钟琪,朝廷已派兵南下,不仅调集了大部绿营还有一万多蒙古骑兵随行,以康熙的战略部署,准备一口气先解决盘据河南的祝建才部,随后联同江西清军合力进攻四川。

  在这情况下,陕甘两地的清军要随时做好反攻四川的准备,岳钟琪所在的广元是攻川前线,尤其要提前做好准备,一旦时机成熟直接接应大军突入四川,联合友军扫荡川中白莲教势力,以复全川。

  此外,总督殷泰对岳钟琪前些时候几次打退白莲教对广元的进攻表示赞赏,并关照岳钟琪千万不要小看了白莲教,所谓骄兵必败,现在最重要的只要牢牢守住广元即可。

  从信中看得出,总督殷泰对岳钟琪的拳拳爱护之意,殷泰和岳升龙同僚多年,相互之间以兄弟称呼,所以他不仅是岳钟琪的上司,更是他的长辈。对于这个晚辈,殷泰一向是照顾有加,要不然以他总督的身份也不会特意给一个小小游击写这么一份信。

  “来人!”岳钟琪在屋里转了几圈,突然大声喊道,很快就有在外守候的亲兵进来。

  “让黎百户带些兄弟,立即弄清楚旺苍和苍溪的反贼动静,告诉他千万小心,不要打草惊蛇,一有消息马上来报!”

  “嗻!”

  亲兵打了个千连忙应道,起身后急急通报去了。等亲兵走后,岳钟琪走到墙前仔细看着墙上挂着的地图。

  岳钟琪虽然年少,却精通兵法,更骁勇善战,当他看完总督殷泰给自己的信后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一直等待的机会来了。其实在广元这些日子,岳钟琪同白莲教交过几仗,这几仗下来白莲教的战斗他心中是一清二楚。

  别看如今白莲教在四川声势浩大,甚至几乎占了全川,而且白莲教众作战凶悍不畏死,可在岳钟琪眼里这些白莲教却并不是太难对付的家伙。一来,白莲教的作战章法不多,无论是野战还是攻城基本依靠的就是人多和一股不怕死的血性。二来,白莲教并未有一个明确的战略目标,采取的是打到哪里算哪里的办法。

  毕竟,白莲教只不过是一个以宗教组织形成的结构,白莲教大起义后,在如此短时间内几乎占了全川,更是让白莲教上层欣喜若狂,或许连他们都没想到胜利会来的如此容易,进展会如此迅速。

  在这种情况下,以宗教结构组成的白莲教还没有完全转变成为正规的军事组织,再加上白莲教中缺乏有长远眼光和军事能力的将领,所以导致白莲教的战略决策和目标模糊。虽说王致清有总盘考虑,但王致清一时间也无法顾及全面,对于现在如此庞大的白莲教掌控也稍有不及。

  至于高进那边,虽说高进和王致清合二为一,但实际上两部还是泾渭分明的,高进部依旧保持着其独立性。何况王致清也担心高进借此插手自己的势力范围,表面上两几亲如一人,可实际上却又相互防备。

  随着白莲教几次攻击广元无功而返,如今白莲教的目光以投向了河南和湖南两地,意图从那边打开出川的道路。这些日子,岳钟琪已感觉到广元的压力锐减,应该是白莲教已放弃了攻击广元的企图,既然如此,那么岳钟琪也不会安分守己地呆在广元仅以守住广元而满足,何况现在又有了总督殷泰的来信,当得知清军主力动向的时候,岳钟琪那颗不怎么安分的心顿时动了起来。

  几日之后,岳钟琪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报,旺苍和苍溪的反贼少了许多,虽说两县依旧被白莲教占据,可白莲教的主力已向东撤走,如今两县最多也就五六千反贼盘据着,听闻此讯后,岳钟琪顿时大喜,他决定出去干一票大的,以为清军反攻四川打开局面。

  攻击旺苍可直接威胁到巴中,进而向重庆逼近,如果岳钟琪手中握有二万兵马的话,他一定会先选旺苍。但是别忘了,岳钟琪在广元仅仅只有二千人,如果去掉必须在广元留守的近千人话,岳钟琪能够动用的机动兵力只不过一千人而已。这一千人就算能够拿下旺苍恐怕也应付不了巴中反贼的反扑,所以岳钟琪在选择目标的时候很快就把旺苍给排除了。

  排除了旺苍,那么只有苍溪可打。打苍溪虽然路远些,但别忘了从广元到苍溪有水道之便利,由江而下可直达苍溪。而且拿下苍溪后,也可以借水道之利进可攻退可守,再加上苍溪之南就是阆中,阆中乃川中交通要地,一旦攻下阆中就可以直接切断川东和川西的连接。

  但是同样,兵力的限制使岳钟琪没有十足的把握,为此他只能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另找援军。向陕甘那边求援是不太可能,而且岳钟琪也不想这么做,所以他就打起了广元附近土司的主意,这些土司都是当地的土皇帝,手中有人有兵,而且又是地头蛇,如果有土司协助那边岳钟琪的把握就更大了,至于土司是否会同合作,这个岳钟琪有他的盘算,别忘了他父亲岳升龙为四川提督多年,和川中许多土司交情不浅,再加上白莲教大起义后已影响到了许多土司在当地的统治,对于这情况岳钟琪是非常清楚的。